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长生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一个加湿器?

长生影 游家人 3558 2020.02.19 15:04

  终于只剩下三个人了,虽然有千言万语要说,但是乘着时来去泡茶的功夫,李幽最后又想了想,决定先这么问。

  “我真的帮了这么大忙?”

  时来打趣道:“你看我这么张狂的态度还不明白吗,现在的我已经不需要做些隐瞒情报之类的小把戏了,干嘛要骗你,直接问你想问的吧,所谓的‘幻’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对吧?”

  易中轻不冷不淡地说道:“我觉得你不如直接说为什么要把我们两个单独留下来,到底是有什么事情是只有我们两个才能做的。”

  时来叹了一口气:“我一直喜欢你这务实的作风,只是你就不能偶尔考虑一下我的心情,我干了这么大的事情很想找人炫耀一下啊!”

  “那加班有奖金吗?”

  “我可以把故事讲得生动一点,以后拍成电影版税全归你。”

  “好!”

  听到易中轻一口答应,时来不知为什么突然感觉心里有点慌,仿佛在不久的未来,自己会被这会儿的一句没过脑子的话狠狠坑一顿。

  可事到如今也没法改口了,只好吞下一口气当此事没发生过。

  李幽用他那通过仪器发出的电子音问道:“那么老板,我想先问一下‘幻’的存在到底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要说刚刚我说的那番话里面有是假的的话,大概就是我能看到因果这一点是假的……其实我也不太清楚算不算是说错了,因为那种感觉很玄乎,从便于理解的角度来说的话说是‘因果’也不算错,反正谁真的能说清这玩意儿是什么。

  严格来说的话我也不是看到,那种感觉比起看更加接近于听,我一直以来都把那个东西叫做时间流淌的声音。”

  李幽问道:“那是怎样一种感觉?”

  时来道:“当然不可能是在超自然状态下就能感觉得到,平时状态下的我感官上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只有我刻意针对某件东西的时候我的力量才会开启。

  那种感觉就像是突然被从沙漠城市里光着身子丢到大海边,无数种出自同源的信息以不同的形式扑面而来,在反复实验之后我发现,这些信息是这个物件的历史,当然很是模糊,感觉就像是被熊孩子在水里泡过一遍的光碟。”

  易中轻毫不避讳地进行推论:“从你目前所说的点来进行推理的话,你为了进一步强化自己的力量,所要进行的行为恐怕就是大量的实验,而样本自然是越古老越好,你就是在大量感应各种古董的时候发现了‘幻’的存在是吧?”

  时来得意地打了个响指:“不愧是易中轻,一点就通!不过我可不是从大量的信息中,只摘取了其中科技的部分来为我所用,而是我只能得到科技部分的信息。”

  这就有些奇怪了。

  按照道理来说如果‘幻’那个时代的人类刻意留下遗产的话,怎么会只有科技部分,难道那时候的人类行事作风真的就如此实用主义。

  假如一个文明面临灭顶之灾,想要给之后的星球主宰留下什么自身存在过的证明的话,那么遗留下来的东西必然十分全面,政治、历史、文化、语言以及自己个人的名字,为了留下自己存在过的证据,多大的存储空间都不够用。

  实际上向一个完全未知的文明馈赠这种事早就有人做了,人类在太空事业开始的阶段,就在尝试向太空发射地球文明的信号,利用无限循环播放的超长纪录片,向可能存在的外形文明介绍自己。

  所以时来仅仅得到科学技术这一点是极其不合理的,难道上一个时代的人类一点都没有想要留下自己存在过证明?一点都不介意下一个时代的人类不懂感恩,不树立纪念碑纪念自己,而只是把自己的文明当成用完就丢的工具?

  高尚到这个地步还能算是人类吗?

  时来道:“忘了说了,你知道那些上个时代的人类是怎么灭绝的吗?”

  易中轻道:“你不是说是因为干了某种蠢事吗,是污染环境还是资源开采过度?”

  时来道:“你个大资本家在说什么呢,现在长生会里面就属你名下污染环境的企业最多好不好。”

  “……”

  易中轻决定不回话。

  “人类可不会因为区区地球的报复而灭亡,实际上‘幻’的技术已经是能够轻易在宇宙移民的级别,可他们还是灭绝了,所有的人在同一瞬间毫无抵抗地灭亡了,原因就在于他们爬错了科技树,在时间与空间的研究上走得太远了。”

  易中轻道:“也就是说那些人并不是有意识地留下文明的,一瞬间灭亡的话根本没有时间去干这事。”

  时来道:“没错,那些人对时间的奥妙还未理解得透彻就做了危险的事情,以族群为单位的时空移民,这个过程中他们出了乱子,导致了‘幻’的消失和现在人类的崛起。

  要注意我说的灭绝可不是他们全死光了,实际上他们有相当一部分人都活着离开了时间隧道,但是他们在踏出时间隧道的一瞬间却失忆了,然后成了现代人类的祖先。”

  到了这个地步易中轻已经完全在当小说听了,李幽却是呼吸越来越急促起来,很显然这位老祖宗并没有考虑过时来说谎的可能性。

  正因为完全没什么负担,易中轻没过脑子地问:“他们都能飞出宇宙了,干嘛还要搞什么时空移民,为什么是全种族一起?”

  时来用稍微有点疑惑的口气把话接了下去:“这对我来说也是个谜,大概是宗教文化方面的问题,因为他们的科技树实在是太过倾向于时间空间领域了,而这一方面在探索的前期可以说是毫无收益,只能猜测他们信仰的对象就是时间之神之类的。”

  易中轻摇了摇头:“还是有些不合理,难道他们所谓的失忆是全部在一瞬间变成了白痴,还是说他们在穿梭时间的时候,是把几十亿人光着身子直接丢到未来去的?既然他们的科技发达到这个地步,那么他们中肯定不缺聪明人,就没有人能反推出到底发生了什么?”

  时来反问道:“既然没有记录,那你觉得我是怎么知道他们集体失忆了的?”

  易中轻恍然:“你是已经进行过试验了……等一下,你知道这实验导致了一个远高于现代的人类文明灭绝,你居然又尝试了一遍,你这个疯子!”

  时来道:“我当然没有立即自己实验,是事先找了大量的志愿者进行实验,之后才自己亲自进行的。”

  很明显重点搞错了,对此易中轻再次保持了沉默。

  时来继续道:“我尝试了无数的办法,文字记录、暗号甚至是催眠术都一一尝试过了,但是就像是有一层过滤网一样将所有穿梭时空之人关于时间的记忆都抹除掉了,至于发生这种现象的原因我也只是有一点猜测而已,无论如何我们这些时空技术的继承者还真是幸运啊!”

  易中轻了然:“要进行这么巨大规模的移民活动,即使‘幻’的人类全部信仰同一种宗教,也绝对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做成的事情。

  恐怕得有十几代乃至数十代人持续不断地宣传,这才有可能达成这种共识。也就是说,至少移民的那一拨人之中,几乎所有人都是从小到大听着关于时空的知识理论和各种政治宣传长大的,即使只针对时空的部分记忆进行删除,对于‘幻’的人来说也等于是从瞬间多了几十亿学龄前儿童,这种情况下就算是他们乘坐的时光机器是全自动的又能撑几时。

  而你在现代继承了‘幻’的技术之后进行试验,因为是短时间内培训,所失去的记忆也很短,所以能很清楚地意识到问题出在哪里,然后再进行改良。”

  一直在旁边沉默不语的李幽这时也终于认忍不住插话了:“老板,您所说的‘幻’的幸存者成了现代人类的祖先到底是……”

  时来拍了拍他的培养槽:“别纠结这些东西了,当个故事听就好,历史的价值不在于让人纠结,而在于让人获得教训。

  现在唯一知道的事实就是,现在流传下来的法术和‘幻’的科技有很大一部分相似,或许是当初的‘幻’还有一部分人存活了下来,又或者是我们的祖先得到了部分‘幻’科技的遗产。

  可这又怎么样,后世的人或许会说我所获得的一切不过都是拾人牙慧,不过是运气而已,可这又怎么样,不丢人!

  真正丢人的是因为中奖金额太大被吓得不敢去领!

  得了一百万那就用这一百万去赚个一千万回来,得了一千万就用一千万去赚个一亿回来,对于已经摆脱寿命限制的我们来说,这种挑战不过是刚刚好而已。”

  李幽深深地望了时来一眼,低头道:“受教了。”

  易中轻不在意时来说的故事的真假,反正这家伙不可能和盘托出,自己的科学造诣也完全没法去验证,真正让他心惊的是,时来此刻的那股几乎要溢满而出的雄心壮志。

  毫不客气地说,在他不再惧怕个人安全问题之后,即使是征服世界,也不过就是到门口买一瓶可乐,这种按部就班便可以完成的事情。

  所以他这会儿的这种,仿佛古代即将开疆扩土的帝王的野心目标到底是什么啊!

  完全没看到易中轻这种质问的眼神,时来一脸无辜地看着对方,像是在问他的角度为何如此刁钻一样。

  时来想了想也拍了拍他的肩膀:“别发呆了,有个事儿还要拜托你,帮我找个人。”

  易中轻静静地看着他不说话。

  “之前我在做时光穿梭实验的时候,突然检测到了一股和‘幻’同一个科技体系的电磁波,帮我找出到底是谁在作怪。”

  易中轻都呆了:“你原来不是‘幻’唯一的继承人啊!?”

  时来摆了摆手:“顶峰确实是我,可是无论哪个时代总有些擅长偏门的怪嘎,只能猜测是来自于‘幻’未来移民计划中,某个坚挺地保留到现在的装置,因为我早前的行为再度启动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不过能量强度并不高,说不定就是一台加湿器呢。”

  易中轻道:“那我这会儿就叫手下的人去帮你把加湿器找回来。”

  时来道:“别啊,我之前说过了这个时代遗留下来法术的源头就是‘幻’的科技,所以有强大气运而且本身又会法术的人去办这件事再好不过了,你就辛苦一下呗,说不定对你这段时间的私人小兴趣会有所帮助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