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一号大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金河大赛(十一)——一中vs三中

一号大王 我是句号 5713 2019.07.14 14:53

  十月十一日的秋日温暖舒适。

  六强对决的抽签结果显示在现场的大屏幕上,今天上午要对战的队伍是一中和三中,在六强的对战抽签结果中这两个队伍的对战强度是最强的。

  五中和学府更多的是靠着运气进入了六强,他们的运气没有持续到这一次抽签,他们都抽中了强队。

  五中对战的二中,学府对战的金河。

  结局在一开始就注定了。

  陈默这样想到,胜利遥不可及,他们只能看着对手的背影。

  休息室里的队员们并没有太大的压力,和往常一样愉快的交流着。

  陈默准备好一个假笑然后抬头对队员们说:“我先出去了。”

  “唉,不开会了吗队长?”

  “队长的分析可是给了我们好多帮助呢。”

  “是啊是啊。”

  “昨天就做过对一中的分析了,今天就不多说废话了。”陈默拿走桌上的资料纸走出休息室,来到选手区。

  一中的队员已经全都到了,对方的队长朝他打了招呼,陈默回应了。

  陈默坐在位置上翻看着资料,他偶尔会抬头看一眼对面,眼睛里浮出白色的数据。

  陈默的实力比起天才来说不强,现在陈默也才四阶,他小时候出过车祸,导致双目失明,现在在他眼眶中的是一双电子眼。

  靠着电子眼来分析数据,陈默能够战胜比他强很多的敌人。

  但这并没有为他赢来赞赏,反而多了个作弊人的称号。

  自己只是用低星角色挑战高难度副本而已。

  现场的观众来的差不多了,陈默的队友也都有说有笑的从休息室里走出来。

  两边开始排兵布阵,选定上场的人。

  “佳佳你第一个上场,对面很大可能上的是钱溢,钱溢的缺点我已经说过了,他不擅长来自地底下的攻击,他战斗中喜欢将身体向右侧,如果能够抓到机会……”

  “我知道,从左侧进攻然后打连击呗,反正也赢不了,我多消耗一下他就行了呗,最后能不能结束他的连胜还是要看任凝的,我都记住了,放心吧。”

  张佳佳上场,钱溢早就在场上闭目养神。

  裁判一宣布比赛开始,张佳佳直接从钱溢左侧发动土刺攻击,突如其来的偷袭的确给钱溢造成了一点麻烦,等钱溢躲过去他手上多了一把黑铁手枪,黑色的枪身两侧绘制着红色喷射状的火焰。

  陈默从来没有见过钱溢使用过这把手枪,他的电子眼很快亮起淡淡的光芒,但很快就黯淡下去,无论是队友,还是其他的什么人,目光都不在赛场上,而被他眼中的光芒吸引了。

  “看呐看呐,作弊人又开始作弊了。”

  “真羡慕啊,我也想要有一双电子眼。”

  “人家有钱,你有吗?”

  “这数据分析有这么厉害吗?”

  “你看他的战斗,哪一场不是靠数据分析赢的,我们金河其他有实力的选手在大城市都不知名,反而是他,四阶就靠电子眼打出名声了。”

  双枪鸦火,是两把喷火枪,开枪间隔1.65秒,和鸦火对战的信息还没有找到。

  陈默犹豫着要不要把自己知道的信息告诉张佳佳,面对喷火枪,土系是有优势的。

  扳机扣动,鸦火两侧的火焰呗枪柄的鸦嘴吸入,大火从枪口喷出,张佳佳反应极其迅速的在身前立起一堵土墙。

  张佳佳回忆自己总结的陈默的战略。

  从左侧进攻,击倒钱溢,然后连击。

  有火焰和土墙阻隔自己和钱溢之间的视线,是个机会。

  缩地成寸。

  什么‘枪王’啊,我拿下了!

  带着铁爪的张佳佳从钱溢左边的土里钻出来,迎接她的是另一把鸦火。

  张佳佳动弹不的,耳朵被“枪王!”“枪王!”的呼声淹没,她认输走下台,失败来的太快,用正常的战斗方式来对战还能撑的更久,不该听陈默的。

  “没事,做的很好了。”陈默给张佳佳递过去一瓶水,安抚失败的队友情绪是队长该做的。

  张佳佳没好气的接走水,什么也没有说坐回了原位。

  陈默趁着短暂的休息时间给大家说着自己掌握的新信息,主要是讲给下一个出场的任凝说:“钱溢这两把双枪叫鸦火,能够喷出大范围的火焰,明显是要弥补他自身近战能力的不足,你记住,双枪喷火间隔1.65秒,两把枪独立计算开枪时间,鸦火在脱手后控制者也能用意念开枪,范围是控制者自身周围2米。”

  “没了吗?”任凝等了一会儿发现陈默没讲话了,她追问道:“我该怎么打?”

  “和昨天我说的一样,利用分身,隐身让他失去目标,不过他有了鸦火,近身后的打法要你自己发挥了。”

  休息时间结束了。

  任凝嘟囔着“完了完了。”“这可怎么打啊?”“为什么要我去打钱溢啊。”“根本打不过。”这样的话走上台。

  “拜托,手下留情。”任凝买了个萌,然后进入隐身状态。

  任凝的隐身特性非常克制枪手,大家阶位都还很低,没有有效的手段代替眼睛。

  如果要在三中的队伍中找出最有可能击败钱溢的人,那那个人就就是任凝。

  风系隐身特性,能够迅速的接近钱溢,然后发动狂风暴雨的攻击。

  不过不能第一时间就冲上去,陈默盯着场上,他能看到任凝的身影,自己已经无数次的和他们说过了,比赛就该有比赛的打法,场地就这么大,对手又有防备,这么能够直接冲出去呢?

  钱溢的鸦火再次上手,身前浮现五边形的无形盾牌,这个在金河大赛的赛场上就出现过——移动堡垒。

  任凝叹了一口气,这还打什么啊,进身肯定会把被他的两把枪烤焦的。

  她回头看了一眼陈默,用眼神询问怎么办。

  可是陈默不能给出提示的,这是规则。

  任凝又叹一口气,自己早说了,她打不过钱溢的,非要让自己上。

  那就打一套连击然后下场吧。

  杨帆启动。

  任凝的速度陡然拔快,大风呼啸,任凝双手握着雪白匕首贴到钱溢的背后,金属交击声响起,无形盾牌化为有型,拦下这急速一击,咔擦!无形盾牌破碎,钱溢并没有用太多的星力维持这个技能。

  任凝丝毫犹豫,立刻用出下一个技能,这是陈默告诉他的连击。

  风龙舞!

  “砰!”钱溢抬起头,看着用风龙舞躲过自己一枪的任凝,有点意思,他后撤一步,移动堡垒再现,抬枪……

  陨星坠击!

  咔擦!移动堡垒再次破碎!

  任凝看着还在调整弹道的钱溢,她眼睛一亮,有机会。

  反向杨帆!

  大风将钱溢推向任凝,打断了他的瞄准,任凝衣袖鼓荡,最后一击了。

  风……

  被风吹向任凝的钱溢一个转身,火枪杆就砸在了任凝脑门上。

  风行被打断了。

  任凝一下子蹲下来:“好痛。”

  钱溢觉得这个对手简直有病,上场装可爱,被打了还装可爱,装可爱有用吗?

  冰冷的火枪抵着任凝的脑门,钱溢看向裁判。

  裁判吹哨,宣布钱溢获胜。

  任凝捂着额头被打的地方跟陈默抱怨道:“我就说反向杨帆没用吧,我这种刺客类型的战斗方式怎么能主动让别人靠近自己啊。就应该直接风行斩过去的,好可惜啊,本来有机会赢的。”

  “直接风行会给钱溢开枪的机会的,而且招式是死的,人是活得,钱溢最后那一下……”

  任凝摆摆手,“算了算了,我也没有怪你啊,你不用解释了。”任凝走到陈默身后和其他人聊起天来,讲自己该怎么和钱溢打,讲要是自己再和钱溢打一场那自己就有机会赢,然后她得出了和张佳佳一样的结论——钱溢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陈默往前走了两步,走出遮阳棚,在阳光中陈默面无表情,在心里将自己没有说完的话用更恶劣的语句说完了。

  钱溢最后那一下,只有傻逼才会被打中,草。

  两分打完,中间的休息间隔更大一些。

  第三场开打,光是听场上疯狂的欢呼就知道对面上的是谁了,火烈鸟尤里,一个兽人族的选手,和青鸟付乐欢一样是金河大赛的颜值担当,金河大赛的宣传海报就是以他们两人为模特的。

  兽人族只是一个统称,他们里面还有很多分支,像是鸟人啊,猫人啊,狮人啊各种各样的,总类繁多,人数也众多,和人类一样是个靠人数取胜的种族。

  面对尤里,陈默并没有太好的战略,尤里在战斗中的各项数据都很优秀,而且还拥有得天独厚的空战优势,这两分是对面的囊中之物。

  三中这两边要上去人是王英才和王贤志,两人是双胞胎,都是水系。

  利用属性克制这是陈默能想到的唯一办法了,原本按照计划,钱溢只能拿走一分,他们这边用三个人就能解决在陈默眼中最麻烦的尤里,之后的分数陈默会自己去拿。

  “加油。”陈默对上场的王英才说。

  “嗯。”王英才和王贤志,天生的乐天派,和谢才用有点像,却又有一点不同。

  对于比赛,他们从来就不会拼近全力,其实不止比赛,其他事情也是,靠着高人一等的天赋,不需要特别的努力就能取得普通人很羡慕的成就,所以王英才和王贤志都是很懒却又自负的人。

  赛场上,尤里一开场就飞上了天空,火焰羽毛纷乱飘落,这些羽毛只是帅而已,唯一的用处就是引起女生的尖叫。

  王英才伸手往下一抓,一个巨大的冰爪从尤里的头顶抓落。

  王英才疯狂舞动双手,数十个冰爪就一起出现攻击尤里,身陷冰爪包围的尤里不慌不忙的扇动翅膀,从容的在冰爪中串行。

  “爪之牢笼!”空中的冰爪紧紧的组合在一起,虽然困住了尤里,但王英才没有松懈,因为他知道自己和尤里之间的差距,最好是趁尤里还没认真起来的时候打败他。

  “虎刃——破冰牢。”王英才左手横于胸前,右手高高抬起。

  巨大的冰刃随着王英才右手的切落而切落。

  “呼呼~”

  风呼啸的声音从冰爪牢笼中传出,火之风破牢而出,火焰刮在斩落的冰刃上,将冰刃扇断,断裂的冰刃砸在地上扬起烟尘。

  尤里不断旋转着身体拔高,火焰在他周围变成各种各样华丽的图案,这和他的火焰羽毛一样,毫无用处。

  终于,在一个可以俯瞰整个决斗场的地方,尤里的翅膀有力的张开。

  火圈以尤里为中心爆发。

  赛场的保护屏障一闪而逝。

  王英才被扫出赛场,打了好几个滚。

  尤里在获得胜利之后在他的粉丝之间飞行了一伙儿,飞了好几个飞吻才从新落回场上。

  王英才站起来扫了扫身上的灰尘,看到走过来的王贤志说:“太强了,不是一个量级的选手。”

  “是啊,非要我们两个当炮灰。”说完王贤志就走上场了。

  王贤志摆开架势。

  这一次尤里不在飞天,他同样摆开架势。

  王贤志不认为尤里是在轻视他,陆地的尤里和空中的尤里一样强,尤里之所以不飞天,只是为了换一种姿势耍酷而已。

  尤里进攻了,身后留下一串残影,每一个残影都摆着不同的动作,残影是有用的,但是不用摆这些动作,尤里只是为了跟大家说我很强,强到可以在这么断的时间里摆出这么多不同的动作。

  类似瀑布冲下的声音传入尤里耳朵,王贤志清除了尤里身后的残影,并且接住了尤里的火焰冲拳。

  尤里啧了啧舌,直接清除火焰残影,这么怂的打法还是第一次见,尤里看到了场下的陈默,应该是这家伙交的吧,虽然残影很有用,但是对付眼前这家伙其实用不到残影。

  尤里侧头躲过王贤志刺来的一掌,掌上附带的水花打湿了尤里的头发,尤里反手扣住王贤志的手将他摔在地上。

  地面喷出火焰将王贤志淹没,尤里将贴在脸上的湿漉头发往后撩,朝粉丝那边摇摇手,在欢呼声中走下赛场,台上的王贤志防护服爆裂,人已经昏迷了过去。

  “下手太狠了,下次注意。”钟鸣,也就是一中的队长对尤里说道。

  尤里笑嘻嘻的说:“他弄乱了我的发型嘛。”看到钟鸣一脸严肃的样子,尤里道歉道:“是是,我下次注意。”

  王贤志被送去医务室,其他队员借着去看王贤志的借口都离开了。

  现在陈默这边就只有他自己一个人了,他们三中没有替补,因为新生不喜欢作弊。

  哨声响起,休息时间结束。

  陈默站起来对自己说:“加油。”

  然后一步一步朝赛场上走去。

  一中是一个可怕的对手,钱溢、尤里、钟鸣、李中夜、楚伤,五个主力全部是五阶实力,就连那两个替补,两个一年级新生也都有四阶实力,也许下下界的金河大赛能看到两个六阶的出现?

  自己打完这一届就推出三中的队伍吧,太累了。

  对面会上谁来对战呢?

  呵,是钟鸣啊。

  来吧。

  两人站定。

  代表比赛开始的红旗唰的落下。

  数字、文字、线路都在钟鸣的眼中飞快的下落。

  钟鸣对着陈默打出第一拳。

  数个视频瞬间出现在陈默眼中并且播放着——第十四届金河大赛钟鸣的第三、五场比赛,第十三届金河大赛钟鸣的第一、二、四场比赛,动作符合度在87.3%上下浮动。

  数据分析完毕,闪避动作构造成功。

  陈默在钟鸣出拳之前就开始了闪避动作。

  闪避成功。

  进攻路线分析钟,进攻路线分析失败,建议防守。

  “翁~”

  钟鸣往前一踏,钟声传出,造成陈默一瞬间的停顿,钟鸣往前伸手抓陈默,他伸出的手上也带着音波。

  钟鸣的战斗往往朴实无华,但破坏力巨大,因为钟鸣的攻击是无形的。

  星力震动频率264次每秒,建议反向抵消。

  钟鸣的星力向上,陈默的星力就会向下,力度稍有不同,这是由于陈默实力较低导致的,但这也成功抵消了散布全场的声波。

  本来是很精彩的操作,但是迎来的是一片嘘声。

  更有整齐划一的:“作弊者,作弊者!”这样的喊声,有领导站起来制止,这样的声音才弱下去。

  钟鸣说道:“很厉害的操作。”

  陈默点头说道:“我知道。”

  陈默从来没有对自己产生过怀疑,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自己。

  和钟鸣交手的陈默身上黑光闪烁,一个影子冲陈默身边冲出,影子手上横握一把长刀,影子长刀横扫。

  “翁~”钟鸣猛然之间变换了频率,长刀被无形的波纹挡住。

  但是只有一瞬间,陈默星力的变换不可谓不快!

  刀只停顿了0.16秒,在普通人看来是没有停顿的。

  “哇靠,钟鸣也太强了吧!这都能躲过去?”

  “毕竟是钟鸣,无属性的他把身体的机能发挥到极致了。”

  “我服,要不是遇上陈默这个作弊的,其他四阶的人早输了吧。”

  钟鸣跃起躲过这一招之后没有任何的停顿,在空中借助星力向下跃去。

  技能凤跃,建议后撤逃避,在和黑影交换位置攻击。

  不需要后撤,陈默一瞬间就和自己的影子交换的位置,影子手中的长刀也到了陈默手上。

  机器是死的,人是活的。

  医务室里的人陆陆续续的都回来了。

  要是这些家伙能明白这个道理该有多好?

  黑色雾气从长刀上出现,任何斩落。

  侵蚀之斩击——

  行为偏差,纠正偏差中——

  偏差纠正完毕。

  钟鸣加快了凤跃的速度,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这一剑,地面蹦出大量的碎石。

  陈默面无表情,在这一瞬间,钟鸣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暂时失控了,也就是说陈默取得了先手。

  要是按照机器所给的建议,这个先手是取不到的。

  一剑又一剑,陈默不止自己在攻击,还控制着黑影一起攻击。

  钟鸣只能被动的防守,每一次的音波反击,都被陈默以极快的速度抵消。

  两个人都在寻找对手的破绽,但两个人都像是精密的时钟,不出一丝差错。

  普通人看的昏昏欲睡,只有内行人才能看出这一场战斗的精彩之处,每一剑,每一次脚步的变换都有值得称道的地方。

  十五分钟后,陈默的第1804剑,剑身飘忽不定,陈默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甘,但很快就被陈默掩饰过去。

  “我认输。”陈默说道,同时他的剑和黑影都消散成星力飘回他的体内,他的星力不够了。

  和往常一样,陈默的比赛没有欢呼,三中的记分板也定格在0分。

  陈默开始收拾行李。

  “已经很厉害了,毕竟队长你才四阶嘛。”

  就算尽最大的努力,还是一分都没有拿到。

  “对啊,我们都已经尽最大的努力了。”

  啊啊,别说了,你们哪里有尽全力啊。

  “对手太强了。”

  去看看王贤志吧,顺便给他分析一下合理的恢复方案。

  “结局一开始就注定了吧,不公平的对决。”

  “对,这是不公平的对决。”

  大家都收拾好了行李。

  陈默带着平常的假笑说:“走吧,大家以后再一起努力。”

  说完陈默走在最前面,恢复面无表情的状态。

  失败者,总擅于寻找借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