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一号大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和平之死(二)

一号大王 我是句号 2122 2019.08.18 18:58

  黑灰色的藤曼狂暴的蠕动,和平被树皮包裹强化的拳头也紧跟疯狂的藤曼。

  王子面对和平迅猛的攻击无动于衷,他全心全力的凝聚自己的星力,终于赶在和平的拳头和藤曼到来之前将自己冰封住了。

  和平面对的是一块天蓝的棱柱,棱柱颜色深邃,和平看不见棱柱中的王子,他的攻击打在棱柱上只会留下一条白色浅痕。

  没想到王子最后换了技能。

  和平仔细回想今天的战斗,知道了和平是将霜枪换了。

  不过已经无所谓了,地面上的藤曼被和平全部收起,现在他需要集中星力,全力攻击才行,他不知大王子破茧的进度到哪里了,但是王子能在决斗中破茧,并且专门为了破茧而准备一个技能,证明王子有信心在比赛中完成。

  现在的和平所需要做的就是全力的攻击,而攻击就是和平的弱项,前面说了,他的所有技能都是为了克制王子所练,基本上都是防守反击的技能,再加上他本来就是不擅长攻击的木系,所以他想要打破王子全力凝聚的冰封陵墓并不容易。

  于是观众看到了一场最最无聊的比赛。

  蓝色棱柱立于场地上,和平的背后伸展出无数藤曼,抽出漫天残影,和平他的拳头也和快速的轰击着,但是无论是和平的拳头还是藤曼,都只能在棱柱上留下浅痕。

  让和平没想到的是他的攻击正好帮助了王子的突破,其实王子自己也没能想到这一点,算得上是意外的收获。

  网上只有零星的消息指出以破而后立为立意凝聚武装时,挨揍也是一种提升破茧速度的方法。

  和平就像铁匠,而王子就是被锻打的铁剑。

  这种对手帮你提升的感觉很好。

  王子更加放心的提升,以和平的能力要打破冰封陵墓至少要十分钟。

  如果十分钟内自己能升到六阶,那么自己赢,反之,和平赢。

  在观众的骂声中,冰封陵墓在八分钟的时候就碎裂了。

  并非和平击破了冰封陵墓,而是王子提前突破了。

  突破所回馈的星力形成肉眼可见的旋风,和平当机立断,用出所有星力形成巨森,巨森阻断旋风,和平全身被藤曼包裹,像是穿了一身铠甲,巨森回馈的星力都让和平凝聚在他的右拳之上,他高高跃起,一拳击出,决斗场土崩瓦解。

  解说员哇哇叫着提高悬空台的高度,同时场地里出现好几个黑衣人帮忙稳固观众席。

  “随着和平惊人的一拳,王子是否被他击败呢?观众们不要着急,马上为您播放森林中的画面。”

  智能浮空摄像头飞入森林中,将画面呈现在展开的大屏幕上。

  在四散的土黄色烟尘中,王子半个身体都扭曲成一种奇怪的姿势,而和平还好好的站着。

  红豆十分开心,卖力的欢呼着,庆祝着胜利。

  和平听到红豆的声音忍不住遥头,这孩子分不清场上的情况啊。

  “我输了。”和平说。

  红豆的欢呼停下了,她不知道她哥哥在说什么,怎么会输呢?这不是都快把对手打死了吗?

  “当然。”王子喘着粗气,他每呼吸一次都有血丝从他口鼻中溢出,“最后还是我赢了。”

  解说员对不解的观众解释到:“虽然场面上看上去是和平胜利,但其实和平体内的星力已经荡然无存,而王子体内星力充沛并且还在不断增长中,王子突破了六阶,和平已经完全不是对手了。”

  观众在经过短暂的愣神之后,骂声就淹没了决斗场,他们大部分人都买了和平赢。

  巨森在一点点的崩塌,和平全身都被被冰冻起来。

  王子的身体一点点的恢复,他戴上了一个冰霜头盔,头盔是全覆盖式的,但却不会妨碍他视物,呼吸,这是他的武装,暂时还只是覆盖头部,随着等阶的提升,会逐渐覆盖全身。

  “说真的,你是我在这个决斗场里最想杀的人。”王子的身体终于恢复了,他往前走了两步来到和平身边,“知道为什么吗?”

  没有星力的保护,和平全身都被冻僵了,他根本不能开口说话,只能听王子独白。

  “因为你太卑鄙了,你胜之不武,但是观众不这么认为,他们直觉得你比我强。”王子手上多出一把冰刀:“还好我天赋比你好,下辈子记得投个天赋好点的胎。”

  刀起人头落。

  红豆和滚落的冰雕人头对视在一起,声音离她而去,只有眼泪滚落。

  她回忆自己第一次得知哥哥参加这种比赛时那种担忧和震惊的心情,是啊,自己应该担忧才对,为什么自己会被哥哥的胜利麻痹,赛场上的哥哥拿生命赚钱,自己却总是在欢呼,你在欢呼什么?

  是自己害死了哥哥。

  现在她重新意识到这里是地下决斗场,死人是常有的,死亡在这里是最常见的。

  地下决斗场这么危险的地方为什么自己以前不劝哥哥早点离开呢?为什么自己要鼓励哥哥多打比赛呢?就因为打完比赛之后哥哥会多陪自己?

  红豆不停的质问自己,越问她越后悔,心脏被拽的越紧。

  散场了,终于散场了。

  这场比赛由于王子拖延的时间,打的比以往都要久,观众从各个出口离开,从各个出口回家。

  但是红豆呆呆的坐在场地中,看着工作人员像收拾垃圾一样将她哥哥的尸体收走,她不知大自己该去哪里了,她没有家了。

  工作人员来叫她走她也不动,她失了魂。

  最后她和她哥哥一样,被当作垃圾从决斗场里丢了出去。

  一辆黑色跑车从红豆身边经过,王子从车中探出头吹了个口哨:“红豆是吧?你是和平的妹妹?”

  红头神情呆滞的看着王子。

  “这个给你。”王子将冰头丢出来,“我知道你和你哥哥的事情,说实话,挺恶心的,不过我看在你那么伤心的份上,特意找他们要回来的,抱着一个死人头可把我寒颤坏了。”

  红豆闭着眼睛紧紧抱着头,她将脸贴近冰块,冰冷的刺骨。

  王子看到红豆痴恋她哥的样子露出嫌弃的表情:“你的那个同学,就是那个精灵,你看她和她哥就正常多了,如果是她的话我说不定还愿意在她哥死后包养她呢,你就算了,我向来讨厌二手的,拜拜啦。”

  跑车轰鸣,寒风呼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