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澜衣调—冥府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寒意……

澜衣调—冥府 千弦月 2148 2018.12.26 20:33

  “我不知道。”

  狐小白再次用狐瞳盯着她……

  “我不知道。”

  狐小白闭上狐瞳,低下头沉思:我的狐瞳没有可能失灵啊,怎么回事……

  狐小白低头沉思的时候,同学甲飞一般的逃掉了,夜澜也来到了狐小白身边。

  夜澜“你究竟是什么人?”

  “啊?”狐小白吓了一大跳,退后了好几步,好不容易立定后,故作镇定的面对夜澜。

  “你告诉我她为什么不受我的控制,我就告诉你我是谁,怎么样?”狐小白摆出招牌式的微笑。

  夜澜看着狐小白,不屑的笑了“你跟我谈条件?”

  “是,是啊。怎么了,大家各取所需。”狐小白强装气场,双眼盯着夜澜,打开狐瞳,迷惑他。

  夜澜闭上眼睛,再睁开,轻轻松松的破了狐小白的瞳术。

  狐小白受到反噬,捂着胸口,擦掉嘴边的血迹“咳咳。你是什么人!”

  夜澜“你还没资格知道我的身份。”

  说完,夜澜走过狐小白,临走时留下一句“刚才那个女的你不用管,免得把自己搭进去。”

  “你……”

  夜澜离开现场,狐小白的伤也完全好了。

  她看着宣爱栏里的夜澜,施了个法术,保护这张照片安安稳稳的待在上面。

  嘴里小声地说“虽然你这个人很讨厌,但是你好歹也是帮我治了伤。本狐大人有大量,就原谅你这一次吧。”

  【其实,也不敢不原谅啊……】

  设置完,狐小白蹦蹦跳跳地跳回了班。

  一进班门,狐小白就感受到一股刚刚经历过的寒意……

  众多学生围在寒衣的座位周围,寒衣的源头也在这里。

  狐小白凭借身高优势,从人群挤了过去,【小巧的身子,也是不容易啊。】

  同学甲坐在寒衣的座位上,目光呆滞,直坐不语。在她旁边,坐着寒衣的同桌,整个人阴沉沉的,人称“尸女”。

  尸女毫不掩饰脸上的阴笑,和同学甲一起面对夜澜的黑脸。

  狐小白还没站稳,就听见夜澜简短的,冷冷的说“起来,这不是你该坐的地方。”

  同学甲跟着尸女的节奏,机械的转过头,看着夜澜。尸女开口道“夜大帅哥,干嘛这么大火气,不就是寒衣的位置吗,她怎么坐不得了?”说着,尸女搭上同学甲的肩膀,同学甲配合的、机械的点了一次头。

  尸女与夜澜对视,她的厉气越发浓烈,本来一层一层围在他们周围的同学也都渐渐地离开。

  叮叮叮——

  尸女看了看正前方的广播器,转过来笑着看着夜澜“夜大帅哥,上课了,请回吧。”

  张木杉拿着教案走进来,看到夜澜,很自然的说一句“夜澜同学,寒……”说到一半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扶了扶眼镜,看仔细些,“甲同学,赶紧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要上课了。”

  夜澜恶狠狠地瞪了尸女一眼,不情不愿的走回自己的位置,尸女以微笑回应,夜澜走后,笑容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同学们,我们开始上课。”张木杉开始了无聊的讲课,“巴拉巴拉……”

  狐小白用胳膊肘碰了碰夜澜。

  夜澜满脸写着不悦,不耐烦的看了过去。

  狐小白立马弱了下来,小声的说“那个,你是不是也觉得尸女有些不对劲?”

  夜澜“尸女?”

  狐小白“对。刚才跟你抬杠的那个就是尸女。不过是外号啦,时间久了,不记得她叫什么了……”

  夜澜轻笑“尸女。倒也是符合她的身份。”

  “你们俩聊什么呢!”张木杉严厉的话打断了两人的讨论。

  张木杉把手里的书一扔“狐小白,夜澜,你们两个下课到我办公室!”说完,张木杉自己捡起书,接着讲课。

  下课铃响——

  夜澜和狐小白跟在张木杉身后来到办公室。

  张木杉把书扔到桌子上,坐下,深深叹口气“你们,上课不听讲!你们讲的,有我讲的好吗,啊!”

  狐小白低下头,乖乖认错“老师,对不起,我错了。”

  夜澜则站在一旁,没有丝毫反应,他心想:我身为判官,上通先秦,下知当今,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还用得着听你讲什么历史。

  张木杉听到狐小白的道歉,气消了一半,他又看向夜澜,见他没有丝毫反应,一点儿没有道歉的意思,他的火气瞬间集中在夜澜身上。

  张木杉摆摆手让狐小白先回去,自己好好跟夜澜探讨一下人生……

  张木杉“夜澜,你……”

  夜澜立刻打断了张木杉即将开始的演讲“老师,我觉得您的历史课我没有必要再听了。”

  “好,好啊,挺狂啊,小伙子。”张木杉从最下层的抽屉拿出一道题“这样吧,你要是能把这套题答对了,我就准许你不上历史课。”

  夜澜“一言为定。”

  夜澜开始浏览,拿起旁边的笔,草草写两两笔,交给张木杉。

  张木杉翻开答案,开始核对,速度越来越快。合上答案,看到卷子上满满的对勾,张木杉深深地叹了口气“行,你以后不用上我的课了。”

  夜澜“老师。”

  “还有什么事?”张木杉不耐烦的说。

  “我想申请寒衣历史课也自习。”

  “你…”张木杉一口气没捣匀,卡在嗓子里,引起了猛烈的咳嗽“你…不要…得寸进尺…咳咳……”

  夜澜丝毫没有在意,接着说“在您的课上,寒衣学不到任何东西。更何况她是我的人,我要对她的学习负责。”

  “你……”张木杉被夜澜气的快要吐血了,却想不到任何话来反驳“……随你。”

  夜澜“多谢。”

  夜澜离开阴沉的办公室,迎着夕阳回班,一瞥,就看到坐在他位置上的寒衣。

  夜澜露出一抹浅笑,他自己都不曾注意的笑容。他快步走过去“你怎么来了,不在家多休息休息。”

  寒衣一下子环抱住夜澜的腰身“想你了。”

  夜澜的脸上多了几抹红晕,目光交错下,他尴尬的咳了几声,顺便脱离了寒衣的怀抱。正当周围人谈论怎么回事的时候,夜澜顺势握住寒衣停留在空中的手,拉着寒衣出了教室,走到了一个无人的小走廊。

  夜澜环顾四周,没有人,便立刻甩开寒衣的手“不知礼数。”

  寒衣则更大胆的贴近夜澜“到底是谁说的,思想前卫,紧跟时代。”又立刻闪开“夜澜大人,要不是因为宣爱栏,你以为我愿意跟你一个面瘫脸,桃花树绑在一起啊。”还挡着老娘开辟后宫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