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澜衣调—冥府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新族长

澜衣调—冥府 千弦月 2438 2019.01.23 22:11

  寒衣深深的抱住狐小白“张木杉的借口却是蹩脚,但我没有能力,帮不了你,对不起。外面不比学校,你要照顾好自己。”

  狐小白愣了几秒,回报寒衣“嗯!我会的。”

  除了姐姐古月,狐小白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么温暖的怀抱。

  狐小白再用力抱紧寒衣“寒衣姐姐,照顾好自己。等我们再次见面的时候,我一定会有保护好你的力量。你一定要等我!”

  “好。”

  ……

  狐小白离开学校,偷偷化了本形,跑向祖宅。偶尔停下来歇口气,又继续赶路。

  一扇印有九尾白狐图案的古铜门映入狐小白的眼帘,她这才变回人形,走了上去,推开大门。

  狐二伯坐在院子的正中,对着门口“来了?”

  狐小白稍微喘口气“嗯。二伯,我想好了,我要成为男狐!我要成为狐族最厉害的狐狸!”

  “好。跟我来。”狐二伯热泪盈眶,紧紧抓住狐小白往祭坛去,生怕这个美梦一下子跑了。

  狐小白坐在祭坛中央,四个方位上分别是狐二伯,狐二伯的分身,古月,和,狐二伯的分身。

  他们一齐施法,催动狐小白身边的四个光点。光点亮起,汇在狐小白头顶,又化作四片光屏,将狐小白围在正中。

  一滴滴雨落在狐小白身上各处,变化也正在进行中……

  狐小白在光罩内不断长大,变化成男狐的那一刻:光罩消失,变化停止,此时的狐小白已是青年,二十岁的样子。

  狐二伯应声倒下,两个分身消失。古月、古乐立刻围上去……

  狐二伯紧紧握住古乐的手“古乐,咳咳。你现在已经有了我九成的功力,离,咳咳,离狐族族长的位置只剩,咳咳,只剩一步了。你,你知道该做什么。”

  古乐当然知道,但他没想到会这么快……

  “二伯,我不要!我还有好多东西没学会呢,您走了,谁来教我啊!”古乐哭着说。

  狐二伯用颤抖的手拭去古乐眼角的泪水“都是要当狐族族长的人了,就不要哭哭啼啼的了。”

  古乐紧紧咬住下唇,尽量控制住眼泪不要流出来。他缓缓举起手臂,变出锋利的狐爪,别过头去,闭上眼睛……

  古乐又颓然放下狐爪“我,我做不到。”

  狐二伯用尽全力抓起古乐的狐爪,强行捅进自己的心房。古乐赶紧抽出自己的手,一起出来的,还有狐二伯的精元。

  精元自动融入古乐的身体,带来了狐二伯最后一分力量,也带走了狐二伯的生命……

  消散前,狐二伯说了最后一句话“古乐,这是二伯唯一能教给你的东西了。”

  说完,狐二伯分散为颗粒,飘散在世界的每个角落,滋养着整片大地。

  异族生时靠吸收天地灵力获得力量,死后又用自己的身体滋养万物,供其他异族吸取。这也是一种自然循环吧。

  古月扶起古乐,帮他把狐爪收起来,轻声安慰道“古乐,我们回家吧。回家。”

  ……

  狐氏集团因狐二伯的突然逝世,紧急召开董事会。

  狐族的长老们,久违的,一个不落的全都参加了这次会议。

  古长老“各位,我相信我们来这里都有同一个目的……”

  木长老打断了他的讲话“古长老,此言差矣。我们来这里是因为族长的逝世,您来,是为了您那个不省心的古乐孙女吧。啊,各位,你们说,是不是啊。”

  “哈哈哈……”其余五位长老附和木长老笑起来。

  “你……”古长老想说什么来反驳,却说不出来。毕竟他那个古乐小崽子,却是不想成为男狐。

  “各位长老在聊什么,这么热闹。”一身西装革履的古乐和一身干练衣裙的古月一起推门走进会议室。

  听到古乐声音的时刻,七位长老齐齐转头,看到古乐的时候,六位长老笑不起来了,笑容僵硬在脸上。

  古长老激动地站起来,泪目奔向古乐。他拍拍古乐的肩膀,连说三个好。

  古月上前扶着古长老回位,并朝古乐点点头。

  古乐示意,站在主位上。那是只有狐族族长能坐的位置。

  木长老“古乐,你年轻气盛,木爷爷不跟你计较。只是,你现在虽然是男儿身,但这族长之位也不是你想坐就能坐的。”

  古长老“木脑袋,你这什么意思!狐族长逝世,古乐自然是新一任族长。这有什么可争论的!”

  木长老“老古董,古乐当然是族长继承人,只不过,这要是没有族长信物-狐族令牌,这事可得从长计议。”

  古长老“你……”

  古月拍拍古长老的肩膀,对他耳语“爷爷,别急。”

  “啪!”一声脆响,令牌被古乐拍在桌子上。木长老彻底闭嘴了。

  “哈哈”古长老仰天长笑“怎么样,木脑袋?这回没话说了吧。”

  说完,古长老站起来,六位长老也相继站起,木长老最后。

  八人齐齐跪下“拜见族长大人。”

  “起来吧。”

  ……

  寒衣站在家里的阳台,手里捧着一杯热牛奶。夜澜走过去,坐在一旁,看书,喝茶。

  过了一会儿……

  寒衣转向夜澜的方向,坐在他旁边“判官大人,你说张木杉为什么要开除小白啊?”

  夜澜若无其事,继续看书“不是说了吗。因为成绩。”

  “这种唬人的话你也信!”

  夜澜“自是不信。”

  寒衣“那你还!”

  夜澜“我之前跟你说过,张木杉的事自己解决。”

  寒衣“我……”

  夜澜合上书“阎王有事找我,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多加小心。”

  “哦,好。”寒衣漫不经心的回答。

  夜澜瞟了寒衣一眼,轻哼一声,甩袖走了。等寒衣回过神,夜澜早已化为本身,站在地府大殿上,面对秦广王了……

  秦广王“夜澜,本王让你查的事怎么这么久都没有结论?”

  夜澜召开阳卷,写上寒衣的名字,展现在秦广王面前“大人,属下很早之前跟您汇报过,阳卷并无异常。”

  “你是在责怪本王年纪大不记事吗!”

  “属下不敢。”知道还问……

  秦广王一挥衣袖,夜澜手里多了一样东西。

  夜澜“大人,这是何物?”

  秦广王“这是上代钟馗,渊使用的阴兵令。你替我交给寒衣那丫头。”

  “是。”夜澜紧紧握住这块珍贵的令牌。这可是除了十殿阎罗以外,地府最后一块。

  秦广王“你许久未归,先去处理积压的政务吧。”

  “是。属下告退。”

  夜澜离开大殿的同时,秦广王两侧的九道暗门相继打开,九殿阎罗齐齐现身。

  不知哪道门的阎王发声“你们说,寒衣那丫头真的是渊的女儿吗?”

  秦广王“是,还是不是。一切等寒衣用阴兵令的那一刻就清楚了。”

  “真是等不及了呢。”

  秦广王露出阴险的笑容“本王相信,尸女不会让我们等太久的。”

  “哈,哈,哈……”十殿阎罗的笑声响彻整个大殿,也仅仅响于大殿。

  ……

  夜澜放了个分身处理公务,分身一坐进去就被落成高台的公文淹没了。夜澜深深叹口气,离开了这里。

  奈何桥

  怜衣悠闲的坐在亭子中喝茶。顺便看着在这里的鬼一个个端起碗,喝掉孟婆汤,最后再排队离开这里。

  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怜衣正要离开,夜澜瞬移到她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