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末痕予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老师,你看我干嘛

末痕予心 淡若欢喜 2034 2019.05.05 20:46

  “老师,你,你看我干嘛?”我的嘴角微微的抽搐了几下,迷离的目光犹如犯了错的小孩,央求的看着白天。

  “那啥,你们先聊,我回避,我回避。”白天心头一振,还未来得及考虑,便挥手想要离去。

  见白天如此的配合,云宓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

  而此时的我,就好像空巢老人一般,一边失落的寻求帮助,一边畏惧的盯着云宓。

  “该死的白天,一秒怂,垃圾人,完蛋了,这回怕是逃不出她的魔掌了。”我咬紧下唇,在心中嘀咕道。

  “余生,我想和你谈谈。”云宓撇了撇嘴角,“跟我来一趟好吗?”

  闻言,我那稚嫩的脸颊顿时惨白的骇人,洋溢在眼眸中的苦涩,毫无保留的点缀在了目光中。

  云宓理着耳垂边上的发丝,向前走了几步,又格外在意的扭过脑袋,用她眼角的余光瞟了我一眼。

  走进一间房间后,我静静的站在原地,似乎有些不知所措,稚嫩的脸颊上充满着一股死气。

  云宓转过身子,看到我心事重重的样子,不禁眉头一皱,随即笑道:“余生,你给白天准备了什么秘密礼物?”

  话音落下,我抬起脑袋,抿了抿嘴角说:“如果告诉你了,这还叫秘密吗?”

  听到我的回答,云宓嫣然一笑,向前靠近了几步,好奇的问道:“为什么你一见到我就担心害怕,是不是现在的学生都这样。”

  在最后一个字音传入我的耳中时,那暗藏在心中的恐惧顿时迸发出来,其实,我之所以害怕云宓就是担心被她强行蹂躏,看着她靠上前来,再加上那莫名邪恶的笑容,换谁谁都忍不住。

  不过,云宓心中的想法,我大致还是可以猜到一点的,若是她并没有对我产生邪念,那她此刻就应该在反思“为何学生见到老师都会害怕”的问题了。

  “老师,要杀要剐随你,还请你保留我作为男人的那一丝尊严。”我一脸生无可恋的望着云宓,在心中弱弱的念叨着。

  “余生,其实我挺可怜你的,之前说做你妈妈,你可以当做一个玩笑,也可以真的就喊我一声妈妈,但我希望你能像看待朋友一样看我,行吗?”云宓轻声说道。

  “嗯~”我一边回应着,一边在心中嘀咕道:“原来是这样丫,吓我一跳,算了,答应她也无妨。”

  “周天出来吃饭木?”云宓咧了咧嘴角,在死亡的边缘疯狂试探道。

  “emmm……”我沉默了一回,“为,为啥?”

  “就是想和你吃顿饭。”云宓极力掩饰着自己的目的。

  此时此刻,我的心是崩溃的,如果可以用三个字形容,那我就用mnp来表达我的痛苦:“看来她对我还是有邪念,现在故意这么说,为的就是打消我的防备,然后再……”

  “我没钱啊,还是算了吧。”我疯狂拒绝道。

  “没事,我煮饭不用收钱。”云宓咧了咧嘴角,像是有意而为之的说道。

  “去,去你家里?”我吞吞吐吐的问道。

  “有什么不好的吗?”云宓笑着说道。

  “我,我明天可能没空。”我十分慌乱的说道。

  “为什么?”云宓不解的问道。

  “我,我要和白天出去玩。”十万火急之下,我瞎编了一个谎。

  “呃,明天白天就走了,你怎么和他玩?”云宓似乎看出了我的小心思。

  “咳咳,我……”我尴尬的挠了挠脑袋,在心中咆哮道:“woc,老子怎么连这都忘了,她看起来已经知道我的小心思了,怎么办?”

  “你不用这么害怕,我要想对你下手,那天在办公室,你就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了,懂吗?”云宓安慰道。

  “那你到底对我有没有想法?”我弱弱的问道。

  “呵,12岁能硬吗?”云宓无奈的摇了摇脑袋,“我说过了,我有喜欢的人,不过,他倒是和你很像。”

  “他是做什么的?”我好奇的问道。

  “嗯,他现在是在政府里上班,以前做过刑警。”云宓笑着说道。

  “性格也和我一样吗?”我再次问道。

  “有点相像,但又不完全一样,他比你来的稳重。”云宓别有用心的看了我一眼。

  “仅仅只是差了稳重,老师你居然不会喜欢上我?”我略带戏谑的说道。

  “你想追我也不是不可以,首先,你在二环有房子吗?”云宓咧了咧嘴角说道。

  “老师,你居然拜金!”我一脸惊愕的说道。

  云宓捏着我的脸蛋回应道:“什么叫拜金,说你是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你没钱,拿什么养我,不说二环,三环四环呢?感情是需要物质来弥补它为时间的利刃所划破的伤痕的。”

  我说:“难怪老师25了还找不到男朋友。”

  听了我的话,云宓顿时龙颜大怒,原本柔和的捏竟变成了抓,还放声喊道:“我云宓很暴躁的,最讨厌别人戳我的年龄,以后再敢提一句,信不信我锤死你。”

  我奋力反抗道:“老师,饶命啊。”

  云宓撒开手,先前的愤怒在她那白皙的脸颊上留下了几点红晕。

  “我读书的时候,经常带小刀进学校,上课的时候看我同桌不爽,就直接把刀拿出来架他脖子上,所以,请你不要惹我生气。”云宓艰难的压制住心中的怒火,强行恢复平静的说道。

  “她和妍希不会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吧,怎么说话的语气和态度都这么TM的相像。”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在心中呢喃道。

  “话说回来,你考虑好了吗?”云宓开始平静下来,亲切的问道。

  “考虑什么?”我一脸茫然的看了看四周,似乎根本就没有把之前老师说的事放在心上。

  话音还未落下,云宓便抬起脑袋,犀利的目光犹如寒冰锥子,猛的戳进我的心脏,而我的大脑,则是不停的描绘着云宓拿刀架在我脖子上的场景。

  “当然,我当然要去,岂能辜负了老师的一片好心。”我一脸骇然的望着云宓,徘徊在心中的恐慌,就好像女巫手中烧的火红的铁针,毫不留情的穿刺中我的全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