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末痕予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我叫林小伊

末痕予心 淡若欢喜 2667 2019.04.09 18:03

  我曾经拥有过的,比我失去的还多。

  ——余生

  走进窗明几净的教室,眼前是多么的似曾相识,课桌上的笔记本,讲台上的粉笔,耳畔还传来了调侃般的笑语。

  我压抑着自己内心深处的自闭,渴望一个新的开始,曾经我所拥有过的,现在,我要一样一样的夺回来。

  “余生,坐这!”

  一声亲切的话音打破了我那支离破碎的回忆,眼前的挥手少年,正是昔日的同窗好友,白天。

  他这人呢,倒是挺讲义气的,不仅视我为出生入死的兄弟,平日里还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咳咳,说白了就是为了让我帮他做作业。

  美人关是所有男人都逃不了的劫,白天正是这么一个人,他失恋的时候,一个人静静的躲在角落,任由着风吹雨打,而我也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

  那个时候,我的情绪就像被人硬生生的撕裂了一般,看他淋着暴雨在跑道上咆哮,拿着手机舔自己的前女友,可最后换来的是时候,一声“我们不合适”而已。

  第二天,我在上学的路上看见了白天的前女友,她依偎在另外一个男生的怀里,脸上露出了那种淫贱的表情,我顿时才明白,白天不过就是个备胎罢了,就好比卫生纸似的,用完就随手扔进了垃圾桶。

  有时候,我常常会吮吸一口教室中的空气,看一眼身旁熟睡的同桌,躲在空无一人的角落里轻声哭泣,而失恋后的白天总是掐着情绪对我说:人活着就好,管他三七二十一,先谈个恋爱。

  说真的,他对我的好,都快超过我记忆中的人了。

  白天看着我发呆的样子,皱了皱眉头,大声说道:“余生,余生?”

  闻言,我心头一振,旋即缓过神来,点了点脑袋,正要向他走去,却被一个女孩给抢了先——

  “我坐着,可以吗?”女孩眨了眨眼睛,放下书包对白天说道。

  “余生,你不介意吧?”白天咧了咧嘴角,稚嫩的脸颊上洋溢着几分戏谑的味道。

  “这算是在求我吗?好吧。”我无语摇了摇脑袋,转身注视着眼前空缺的位子,默默的走去。

  深秋的寒风不断的掠过窗头,男生们却聊的面红耳赤,吵的都要让老师讲出她的口头禅——我站在办公室操场都能听到你们的声音。

  凝视着眼前趴在桌子上休息的女孩,我的心悄然一怔,曾经的记忆在脑海中不断涌现。

  女孩睁开双眼看着正要坐下的我,娇声念道:“这里有人。”

  当我正要离开时,她似乎又在嘴边呢喃着什么,直到今天,我才明白我错过了什么。

  “算了,你坐着吧。”女孩见我要离开,慌忙说道。

  我眉头一皱,傻愣愣的看着她,随后慢吞吞的坐到位子上,放下书包,对她笑道:“你是那个学校毕业的?”

  女孩哑然一笑,闷不做声。

  一旁的女同学见状,连忙理了理额前的刘海,咧了咧嘴角解释道:“我是她小学同学,她这个人从小就这样,你别在意。”

  我拉开书包拉链,拿出一只黑笔在笔记本上写到——

  2017年9月1日,自从妈妈死后,到现在业已是七年了,这七年间,叔叔抚养我长大,婶婶教导我识字,他们待我就像亲生父母,可我的心,始终是孤独的。

  比起待在欢喜的人群中左顾右盼,在那和颜悦色的笑容中丧失自我,还不如独自一个人迎着海风,或是依偎在冰冷的角落里,喝着闷酒,醉着那颗根本就不属于自己的心灵,这么一想,会是何等的快乐?

  …………

  当我合上笔记本,在脸上露出一抹愁叹时,女孩似乎看到了什么,在心中默念几句,主动对我说道:“我叫林小伊,你呢?”

  “小伊。”我紧紧的握着笔记本,在嘴边嘀咕了几声,“我叫余生。”

  约莫五分钟后——

  老师拿着点名册迈着清脆有序的步伐走进教室,樱桃红色的双唇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年轻。

  白皙的脸颊上泛着许些粉嫩,修长的指尖轻点着册子上的名字,随即对我们笑道:“我叫云宓,你们肯定写不来我的宓字。”

  她拿起粉笔转过身在黑板上写下大大的宓字,挑眉看着我们,嫣然一笑,“没想到我们班上的同学都是帅哥美女啊。”

  我略有兴趣的看了眼讲台上的班主任,再想想曾经那个老大爷,不禁洋溢出了几分笑意。

  “现在呢,就请每个人都介绍一下自己,按座位,这位美女请。”云宓用余光瞥了一眼余生,轻笑着说道。

  那女孩没有半分犹豫,欣然的点了点头,慢步走到讲台桌上,大声地介绍道:“大家好,我叫刘韵文,从小学习优秀,当过三年的学习委员。”

  她走下后,老师将目光聚焦到了我的身上,那一瞬间,我的心就像在与地面摩擦着,不由的默念道:我叫余生,毕业于,毕业于…当过六年吃白饭的。

  “嗯,下一个。”云宓边翻着档案边说道。

  女孩身旁的少年有些害羞,在迟疑片刻后才从椅子上站起来,抖着手臂站在讲台桌上念道:“我叫林邵,毕业于xxxx,当过两年的体育委员。”

  …………

  到我了,就像如梦初醒不知所措一般,我慢悠悠的走上讲台,咽了口水说道:“我叫余生,剩余的余,生命的生,妈妈给我取这名字的意义是珍惜剩余的生命,相当于珍惜时间。”

  这很艰难,每一分每一秒都异常的漫长,仿佛全身被火焰灼烧一般。让一个人做一件不情愿的事,就好像让他亲手挖出自己的心脏。

  话音未落,震惊的先是我自己,珍惜剩余的生命?原来这才是妈妈对我的寄托,她仅仅只是希望我能好好活着,如果我连这都做不到,还这么面对妈妈。

  随后,讲台下涌起了欢呼的掌声。

  林小伊抬起头,注视着犹如在漆黑夜空中,闪闪发光的萤火虫一般的我,眼神中充满了许多说不上来的味道。

  她与走下台的我擦肩而过,却没有半点害怕的感觉,站讲台桌前说:“我叫林小伊,深林人不知的林,小时不识月的小,所谓伊人的伊。”

  话音落下,一股前所未有的掌声淹没了教室中的一切,就这样一连过了十来分钟,这种漫长的气氛才戛然而止。

  云宓抿嘴一笑,目光紧紧的盯着林小伊和我,随即说道:“林小伊,班长;余生,副班长;白天,值周班长;李潇,值周班长;刘韵文,学习委员;林邵,体育委员……”

  我转过脑袋,目光紧紧注视着正在看书的林小伊,稚嫩的脸颊上洋溢着言语难尽的思绪。

  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小心翼翼的用余光撇了我一眼,神色黯然的呢喃道:“余生,之前有些对不住的地方,还请你多多包涵。”

  “呵,你长的好像我以前一个朋友啊,不过她的脸比你的稍微肥了点。”我眯着眼睛对林小伊默念道。

  林小伊心头一怔,闷不做声的继续看书。

  “余生,你带第一排的男生去拿书本。”云宓放下手中的茶杯,看着我说道。

  “哦。”我点了点脑袋,走到前门时轻轻拍了下白天的肩膀,领着一群心思还停留在小学的男生走出教室。

  一路上寒风凛冽,吹的我心里发凉——“哎呦,这不是那个余生吗,不知道是不是死了妈妈的那个?”

  林瑾戏谑的站在我面前,他身旁的六七个人将我紧紧围住,那个混蛋的话更是让我怒不可遏。

  “林瑾,你说的话,我就当没听见,带上你的人,给我滚。”我压抑着心中的火浪,对林瑾轻蔑道。

  “副班长,怎么办?”身旁的男生抖着双腿,扯着我的衣袖念道。

  “去找老师。”我故作镇静的倾着脑袋说道。

  “余生,我忍你好久了,今天,看我不打死你。”林瑾握紧双拳,对余生咆哮道。

  “能打的,我绝不跟你讲道理,但今天,我懒得理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