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书后我和摄政王HE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 毒哑

穿书后我和摄政王HE了 乔一水 2028 2021.09.12 09:58

  夏云桐到了院门前,就碰上一个大夫提着药箱出来,她抱着花盆挡住了脸站在一侧。

  院子里仆妇在低声交谈:“张嬷嬷不让我们声张,你怎么还去找大夫?”

  “不去找大夫,她拉肚子拉的要没命了,你能眼看着她去死啊?”

  “唉,这是得罪谁了呢?”

  “得罪的人多了,要是被人知道她不行了,肯定会被赶出府去,换个人来,我们也未必有什么好处,还不如就她呢。”

  “府里的大夫说怕是不好……”

  “尽人事听天命!”

  交谈戛然而止,因为夏云桐抱着花盆进了院子,恍如性格莽撞的丫头:“哎呀,我刚才听大夫说张嬷嬷拉肚子拉的要没命了?”

  两个仆妇警惕的看着夏云桐,其中一个喝道:“你是哪个院子的丫鬟,胡乱说什么?”

  “不止大夫这么说,你们也这么说呀。”夏云桐将花盆放在墙角,大咧咧的道:“张嬷嬷可能不认识我,但她对我有恩,我恰巧会治拉肚子,让我去试一试。”

  仆妇对视了一眼,倒是真没有一点怀疑,关键是她们也根本不会想到面前的人是冒充的,也是昨夜拍门的少年。

  死马当作活马医。

  让她试一试也好。

  于是,两个仆妇带着夏云桐就要走,夏云桐却指着花盆:“这个可别乱动。”

  “放心,没人敢动你的东西。”

  夏云桐这才跟着两个仆妇去了张嬷嬷住的房间。

  她住的地方自然是最好的。

  就见张嬷嬷脸色蜡黄的躺在那里,连进来几个人都没有什么反应,还有,屋子里的味道实在是不好闻。

  那味道是从屏风后传来的,旁边一个脸色惨白的小丫鬟伺候着。

  “嬷嬷,有个丫头说你对她有恩,她还说她会治拉肚子,您让她试一试吧。”仆妇声音亲切,可是却是强忍着恶心的。

  张嬷嬷有气无力的睁开眼睛,不等说话呢,就觉得肚子疼的如刀搅一般,她连人长得什么样都看不清楚,她不由得佝偻起身子,想起了大夫说的话,她怕是熬不过今天了。

  这丫头是谁呀?真能治好她的病吗?

  她这可是遭了暗算的,已经禀报夫人了,可夫人也没派人来,显然是不想管她了。

  夏云桐忙上前,似乎闻不到她身上的异味,声音恳切的道:“张嬷嬷,我帮您治病,保证您马上肚子就不疼了。”说着就看向仆妇和丫鬟:“不过你们两个都出去,我这方法是家传的,我爹不让给别人看到。”

  仆妇就朝着躺在床上佝偻着身子的张嬷嬷看过去。

  只见张嬷嬷半闭着眼睛,意识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了。

  仆妇心有点慌,顾不得想别的,拉着丫鬟就退了出去。

  夏云桐不用搭脉,都知道现在张嬷嬷是什么情况。

  她从怀里拿出一个纸包,捏着张嬷嬷的嘴,就将纸包里的药倒进嘴里,然后拿起旁边桌子上的茶杯将半杯水都给她灌了进去。

  随后按住穴位一分钟,就见张嬷嬷紧皱的眉头舒展开,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果真是不疼了。

  而她也看清了眼前丫鬟装扮的姑娘,很陌生,并不是她认识的人。

  没想到这丫头竟然有这能力,这可是个人才,想起来仆妇说她对她有恩,倒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咳嗽了几声,支撑着身体缓缓的坐起来。

  夏云桐不给她张嘴的机会,欺身上前一把扼住她的喉咙,声音狠厉的道:“你这是中了毒,我刚才给你灌的是解药,想要活命就听我的安排。”

  张嬷嬷一下子想起昨天晚上扼住她喉咙的那只手,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丫鬟,莫名的和昨晚的身影重合起来,眼底里露出绝望,她现在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本能的连连点头。

  夏云桐并没有松开手,而是压低了声音问道:“后院那些姑娘们的卖身契在哪里?”

  “在在……在夫人那里。”

  “从现在开始,看好这个院子,如果你家老爷来要人,你就说这些姑娘都得了伤寒病。”

  张嬷嬷听到这话,明显迟疑了一瞬,夏云桐却松开了手,居高临下地看着张嬷嬷,而张嬷嬷不明所以,下一刻,她的肚子又开始翻江倒海的疼起来,好像有无数把钢刀在里面搅动。

  张嬷嬷浑身大汗淋漓,疼的似乎马上要死去一般,再也不敢有丝毫怀疑,用力的点头:“我听你的,看好这院子,不让别人进来,姑娘饶了我吧。”

  眼底里闪过阴狠,心里却在想,等她好了,一定要将这个贱蹄子千刀万剐。

  夏云桐冷冷的看着她:“还妄想老爷夫人救你吗?开什么玩笑,你们竟然敢将侯爷的爱女给绑来,你还亲手将她给毒哑了,如今侯爷已经知道真相,你猜,事情败露之后,老爷夫人会不会将你推出去背黑锅,然后将你乱棍打死?对了,还包括你的家人,你再猜猜靖远侯爷会不会放过他们?”

  张嬷嬷眼睛里终于露出惊恐。

  后院柴房里那个要死的小姑娘,的确是她给毒哑的。

  那小姑娘说她是靖远侯爷的嫡女,她也吓了一跳,就赶紧将这事禀报给老爷,哪里想到老爷直接让她给这小姑娘灌哑药。

  但依照他们的性子,事情败露,百分百是她背黑锅。

  她并不是一个人,她有儿女还有孙子孙女,大儿子已经脱了奴籍,大孙子正在学堂读书,小儿子一家在庄子里做庄头……

  主子犯错,倒霉的都是他们这些奴婢。

  这一次张嬷嬷终于老实了。

  而夏云桐的心终于稍微安稳一些。

  她去了后院,看到妹妹躺在大通铺上,衣服很干爽,睡得也很沉稳,身上的红点并不多,在可控的范围内。

  那些姑娘也没察觉有什么不对劲,她们坐在屋子里,看到夏云桐进来都不由得紧张的站起来。

  等夏云桐出去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张嬷嬷病了,她们暂时得到了解脱。

  而夏云桐又去了柴房,心里估算时间,靖远侯爷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将景宝珠安全的带出来。

  这和她的计划不谋而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