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书后我和摄政王HE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0章 去往尚书府

穿书后我和摄政王HE了 乔一水 2012 2021.09.19 12:20

  柳大夫不知道宫里的安神丸如何,但据他所知,这京城乃至其他的州府还没有能比得过夏姑娘手里的。

  不知道她是哪家的弟子,可那药方与他熟知的药方大致相同,却又有一点不同,只是药丸有些粗糙,但那也是他家医馆的问题。

  简简单单的一个药方,就好像经过几百年的实验得出来的,那些药恰到好处,相辅相成,他从来没想到有两味药材竟然可以这么搭配,而且发挥的效果也是他意想不到的。

  他也不傻,毛豆那孩子还在医馆,夏姑娘早晚会来。

  可他还是心急如焚的等待着。

  终于,盼来了夏姑娘。

  没想到这姑娘不跟他谈方子,也不谈安神丸,只问户部尚书的老母亲现在如何?

  她说,她也许可以试一试。

  当然了,能不能试试,还要看他能不能进了户部尚书的大门。

  就在这时,一辆马车停在了他的身边,而此时他们依然在大门外,一个门房去通报了,已经半炷香的功夫还没人出来。

  显然,是不想搭理他的。

  看到这辆马车,柳大夫脸上一喜,恭恭敬敬的对着马车施礼:“谢过吴阁老。”

  吴阁老掀开帘子,身旁的随从扶他下了马车。

  这些日子他深受失眠之苦,人消瘦了很多,而且还总是胸闷眩晕。

  府里和其他医馆制的安神丸,他吃了不管用,卧室里点的安神香也无济于事,赵老侯爷听说之后,给他送来了回春堂制的安神丸。

  老侯爷的人品他信得过,可当知道回春堂的柳大夫将户部尚书的母亲医治出了问题,就很难让人相信,但他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已没别的办法。

  皇太子死的不明不白,詹士院无辜被连累,其他跟太子走的近的要么被贬,要么被下到天牢。

  北鞑国气势汹汹,康元帝听从了蓝玄凌和一些主和大臣提议,竟然心安理得地送他的大公主去和亲。

  当今皇帝眼里只有蓝贵妃一个女人,为了那个女人他是要将皇后一族以及与皇后有关的全部铲除。

  这其中也包括他!

  他忠于这个国家,可也不能让自己的九族被他连累。

  这世上哪有万全之计呢?

  所以他真的是寝食难安啊。

  于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一粒药丸下去,他睡得很好,早上起来头脑前所未有的清明,精神上竟然也觉得轻松了许多。

  所以接到了柳大夫的求助,想了想,就也过来了。

  看到柳大夫身旁站着一个少年,没当回事,可柳大夫还是恭恭敬敬的介绍道:“阁老大人,这是我师父新收的徒弟。”

  夏云桐忙给吴阁老深施一礼,尊敬的道:“草民见过阁老大人。”

  吴阁老轻轻的嗯了一声,就背着手慢悠悠的走到了户部尚书大门前。

  门房当然认识吴阁老,不用禀报,吴阁老的职位是比他家老爷大上一级的,哪怕他现在被排挤,权力已经快被剥夺的差不多,可人家品级在那里呢。

  所以他就恭恭敬敬的带着柳大夫和夏云桐进了大门,而户部尚书得到消息之后,也急匆匆的迎了过来。

  户部尚书刘大人看到柳大夫,脸色登时就变得铁青。

  可有吴阁老在,虽然不知道这柳大夫是如何说动吴阁老的,但吴阁老昔日对他有恩。

  刘大人马上换了一张笑脸,远远的拱手施礼:“吴阁老,您贵脚踏贱地,真是荣幸荣幸啊,快请快请……”

  随后又夸赞道:“吴阁老,今天您的气色真不错。”

  吴阁老随即伸手指了指后边诚惶诚恐的柳大夫:“他们回春堂制的养神丸,我连吃了三天,效果的确不错。”

  户部尚书眨巴眨巴眼睛,冷冷的又瞥了一眼柳大夫,冷冷的哼了一声:“回春堂的安神丸?”

  柳大夫忙点头,毕恭毕敬给刘大人深施一礼,声音带着愧疚:“刘大人,还望您给草民一个机会,我想再给老夫人诊治一番。”

  吴阁老在此之前已经打探过柳大夫了,回春堂是整个京城医馆口碑最好的,童叟无欺药材货真价实从不掺假。

  就是这柳大夫为人过于正直,为此得罪了不少同行。

  户部尚书的母亲身体一直不好,但这两年在柳大夫以及府里大夫的调理下,身体已经日见好转,前些日子他给开了一副药,吃下去之后,老夫人口吐鲜血昏了过去。

  这些时日断断续续地醒过来几次,但神智不清醒,如果不是赵老侯爷帮忙说项求情,如今的柳大夫能不能站在这里还不一定。

  吴阁老就又问道:“可是请过大夫了?”

  户部尚书脸色有些难过:“已经请了太医院的太医,可也不见好转。”

  “那就让他试试吧,不管他是开药还是行针,旁边再派一个大夫看着就是了。”

  这倒是个办法,户部尚书想了想就点头应下。

  随后一行人就去了后院,吴阁老则是坐在前厅喝茶,户部尚书让几个儿子恭恭敬敬地陪在一旁说话。

  户部尚书刘大人是个谨慎的,他家的宅子合乎规矩,不寒酸却也不张扬。

  老夫人的宅院布置的很是典雅,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绿树红花,应该是府里最好的地方。

  进了屋子,就见一个脸色蜡黄的老夫人躺在帐子里,旁边有两个夫人在侍候着,看到刘大人进来,又看到身后跟着柳大夫和一个背着药箱子的少年,其中一个与刘大人年龄相仿的妇人眉头微皱,不过却也没说什么。

  但其中一个稍微年轻些的夫人,声音有些尖利的道:“大哥,这柳大夫已经让母亲昏迷不醒了,怎么还让他进来?”

  夏云桐看了一眼,这个女人这应该就是二房夫人了。

  父母在不分家,这个时代就是这个规矩,户部尚书只有兄弟二人,所以刘大人的弟弟也住在尚书府。

  不过下一刻,夏云桐眉头就微微皱起来,不动声色的翕动了一下鼻子,几息之后视线落在帐子旁的熏香炉上。

  最后,夏云桐看向了躺在帐子里的老夫人……

举报

作者感言

乔一水

乔一水

继续求收藏~~

2021-09-19 12:2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