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书后我和摄政王HE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 东宫

穿书后我和摄政王HE了 乔一水 2021 2021.09.09 09:58

  这是一个风雨之夜,这同样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此时的沈栖已经从湖水里浮了出来。

  南梁国的皇宫,本就是一个城池,城池下面是人工开挖的围绕着皇城一圈的护城河。

  但是宫门紧闭戒备森严。

  这里,连苍蝇想随便飞进去都没那么容易。

  但是这对沈栖来讲,没有那么难。

  皇宫本来就是他的家。

  况且对于一个文武兼备的未来储君来讲,一定要熟知皇宫的布局和路线。

  比如这条护城河下面有暗河,其中有一条水路,就通向御花园的烟霞湖。

  沈栖还清楚的知道禁卫巡逻的时间人数。

  他停在一片荷叶下,看着灯火通明的皇宫,当一队禁卫走过之后,他迅速的上了岸。

  找到一处耳房,这里是大通铺,一大半睡着人,一小半还空着,有此起彼伏的呼噜声,还有人说着梦话,他迅速的换上一套太监服,朝着东宫的方向疾步而去。

  夜色是最好的掩护。

  尤其是风雨交加的夜晚。

  沈栖顺利的到了东宫,这里依然被重兵把守。

  黑暗里,这座承载了他伟大梦想的宫殿还做不到固若金汤。

  有重兵把守,那是康元帝不想被人知道他残害太子,也同样不想皇后来这里发现蛛丝马迹,只等着时光飞逝,东宫的大门会再次的打开。

  那时候,主人应该是蓝贵妃生的三皇子。

  沈栖嘴角带着冷意,他不会让他们如愿的!!!

  沿着安全的路线,沈栖进了自己的大殿,径直的朝着他的寝殿而去,这里没有灯笼,四处黑漆漆的。

  太监宫女或者被活活打死,或者被发配去了冷宫,他没有太子妃,也没定亲,身边也没伺候的宫女。

  父皇只说让他不要着急。

  如今看来其实并不想让他留下子嗣。

  而他也志不在此,无意于儿女情长,如今看来,反倒是没连累无辜。

  思绪如电转,沈栖已经来到了床前,犀利的视线梭巡了一圈,他动作利落的按了一处凸起。

  随着咔哒一声,一个小木盒从底座缓缓的升起来。

  沈栖打开木盒,里面是特制的皇太子印鉴,他拿出印鉴放进了怀里,随后将木盒放回原位,又按了一下,这里恢复了原样。

  他十二岁那年,开始着手训练暗卫,暗地里选了一部分人,交给了表姨丈靖远侯景宸和小侯爷洛西河负责,五年的时间,有十二个暗卫经过了重重考验,只不过没等选出暗卫统领呢,他就出了事……

  沈栖漆黑的眼眸在夜色中分外幽深,嘴角抿了抿,他谨慎的迈步出了寝殿,却没有想到门口突然站了一队人。

  没有灯光,可只看身形沈栖也知道这人是谁。

  禁卫军的副统领,也是户部尚书的儿子罗仲炎,今天竟然是他值夜。

  沈栖悄无声息的退到了门后,袖子里的铁栗子滑落到手心里,同时几乎是屏住了呼吸。

  不知道怎么的,罗仲炎就觉得不对劲,一挥手,这一队人就持着长枪进了大殿。

  他忽然矮下身子,伸出手摸了一把地面,怎么感觉有些湿漉漉的,似乎有人走过?

  心里一惊,刚要让禁卫军搜寻,可就在这个时候,东宫前院的鹰舍里,本来已经奄奄一息的一只雪鹰倏然的睁开了眼睛。

  它发出一声凄厉的嘶鸣,随后奋力的扇动翅膀朝着沈栖的方向飞起。

  随着锁链哗啦一声响,雪鹰跌倒在地面上。

  这里是鹰舍,苏大将军送给沈栖一只雪鹰,沈栖很喜爱它,精心的养了四年,每年冬天的时候都会飞去丘州。

  熟悉的鹰鸣让沈栖心神一震,他记得在被废那日,已经将雪鹰给放了,它怎么还在这里?

  来不及去想这些,鹰舍的动静惊动了罗仲炎,他带人朝着鹰舍的方向疾步的跑去。

  沈栖抓紧机会,出了大殿隐进了长廊后。

  走了几步,他顿住了脚步,看着鹰舍的方向,不知道雪鹰是否察觉到了他的存在,但是它却帮他躲过了危机。

  万物皆有灵,冥冥之中,这只雪鹰也许是察觉到了他的气息,属于他灵魂的独有气息。

  所以才奋力的嘶鸣的。

  这雪鹰本就是神鹰的后代。

  太多的牵挂,太多的不舍,沈栖毅然的转身,迅速的消失在了黑暗里。

  而这时候的鹰舍,一名太监跪在雪鹰的旁边,声音哽咽的道:“祖宗,小祖宗,你就别折腾了,求你了,好好的去吧……”

  此时的罗仲炎已经走到了鹰舍的大门口,沉默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墙角的屋檐下挂着灯笼,他清晰的看到了皇太子最爱的雪鹰两只鹰爪上拴着铁链,此时上面满是鲜血,它奄奄一息的趴在地面上。

  皇太子薨了的那天,雪鹰去而复返,在东宫的上空飞旋徘徊发出凄厉的哀鸣。

  然后,他带领禁卫军们抓住了这只雪鹰,并将它关在了鹰舍里。

  却没想到它不吃不喝开始绝食。

  这几天眼见着就要不行了,怎么又突然的想要往出飞?

  沉默了一瞬,罗仲炎声音沙哑的吩咐道:“将锁链解下来。”

  跪在地上的太监先是一愣,随后大喜,竟对着罗仲炎不停的磕头,嘴里说道:“罗大人,谢谢您的大恩大德。”

  随后,颤抖的手却极速利落的打开了两个锁链。

  罗仲炎缓步上前,蹲下身子,声音清冷不带一丝感情:“走吧,你不该死在这里。”

  也许是听懂了罗仲炎的话,也许是有些什么让它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想要去追寻。

  雪鹰吃力的站起来,踉跄的走了几步,随后双翅展开,用它最后的力量飞出了鹰舍飞进了雨幕,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罗仲炎站在鹰舍的门口,抬头望着黑漆漆的天空。

  眼前出现了一个少年的身影。

  他身穿皇太子服,睿智却又清透的双眼看着北方,他跟他说:”罗大人,总有一天我要带兵打到北鞑国的王庭,我要亲自将姑姑接回来!”

  言犹在耳,可说这话的人却已经不在了。

  罗仲炎缓缓的闭上干涩的双眼,矗立在鹰舍的大门口,久久未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