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书后我和摄政王HE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 密谋

穿书后我和摄政王HE了 乔一水 2040 2021.09.13 10:59

  夏云桐此时还不清楚靖远侯爷会怎么做,她低头摸了摸景宝珠的额头,还好,病情没有继续恶化,她站起身子快步的走出了后院。

  又警告了张嬷嬷几句,夏云桐抱起了花盆离开了院子,朝着昨晚去过的主院走去。

  路上很顺利,也没人盘问她。

  蓝钰诚的夫人姓王,是川蜀王家的人。

  王家是南梁国十大家族之一,王家老族长名望高,朝堂有不少官员是他的门生。

  要不然王氏也不敢和蓝钰诚吵架。

  夏云桐抱着花盆沿着廊檐就拐进了王氏住的主院。

  没想到,却被守门的婆子给拦住了,她上下打量着夏云桐,觉得眼生,不过国舅府太大了,她也不敢说每个丫鬟都认识。

  “走走走,别在这碍眼,冲撞了夫人打不死你!”

  可就在这个时候,远处走过来一群人,领头的是大丫鬟打扮的姑娘,她柔声的道:“景夫人,我家夫人已经等候多时了,您这边请。”

  她是对中间一个年约三十的女子说的,这女子眉目清秀,身材高挑,气质更是端庄娴雅,举手投足间说不出来的贵气。

  看她穿戴和气质,根本不像妾室一流的,倒像是大家夫人。

  夏云桐心中一动,朝着侧墙站了站。

  却没有想到,那女子却将视线看向夏云桐,眉头微不可查的蹙了蹙,几息后,她笑着对旁边的大丫鬟说:“墙根下那个丫鬟抱着的牡丹花开的真好看,能不能走近点让我瞧瞧?”

  大丫鬟招手:“你过来下。”

  夏云桐抱着花盆刚要走过去,就听到景夫人开口说道:“今天日头有些毒,牡丹最是娇气,可别晒坏了,我看一眼就好。”

  说话的功夫,景夫人已经利落的走到了夏云桐的面前。

  她背对着众人,似乎是在低头看牡丹花,其实却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夏云桐,这和夫君交代的那个夏姑娘长相吻合,尤其头上的梅花木簪几乎和形容的一模一样,可穿的衣服却是不对。

  但也有一种可能,这夏姑娘进了府里换上了国舅府丫鬟的衣服。

  内心如烈火灼烧,可面上就要做到丝毫不显。

  她的语调温和不失亲切,不过声音并不高:“这牡丹瞧着开的真娇艳,平日里侍弄的肯定精心,我们靖远侯府也有牡丹,却似乎没有这个颜色,一会儿我倒要和你们家夫人好生讨教一番……”

  夏云桐眼睛一亮,这女子肯定就是靖远侯爷的夫人,也就是景宝珠的亲生母亲。

  夏云桐用只有她们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道:“夫人,我姓夏!”

  可不远处就是一群人,话也不能说的太多。

  景夫人瞳孔一缩,一颗心瞬间就激动起来,很想仔细询问一番,可她强行忍住,只对夏云桐重重的点了一下头,随后就转身,在大丫鬟的引领下,进了主院的大门。

  奇异的是,夏云桐看懂了景夫人要说的话,她抱着牡丹花盆也扭身朝着张嬷嬷的院子走去。

  而与此同时,等在皇宫大门口的景宸拦住了蓝钰诚的路。

  蓝钰诚看到是靖远侯爷,心口沉了沉,不过这种情绪很快消失,眼底里闪过一抹鄙夷,不过是秋后的蚂蚱,先容他蹦达几天。

  蓝钰诚勾了勾嘴角,笑着道:“侯爷,你又不上早朝,此时拦住我作甚?”

  靖远侯爷此时心中不同于之前的惶恐不安和悲愤绝望。

  拿着皇太子印鉴的暗卫统领,别看年纪轻轻,着实了得,密谋一番之后,他也深刻的意识到,即便是皇太子死了,皇后一族也不是那么容易撼动的。

  而且统领说的对,就算他现在对皇帝和贵妃表忠心也无济于事,康元帝或早或晚都会处置他靖远侯府的。

  轻则贬为庶民,重则抄家问斩!

  既然如此,现在就得暗暗运作下去,扶持唯一的嫡子沈哲登基,那样他们这些人才有出路。

  靖远侯敛去眼睛里的杀意,满面笑容的上前,声音亲切的说道:“国舅爷,我在这里等你多时了。”

  蓝钰诚诧异的挑挑眉,眼神闪了闪,还是有一点心虚的,至于为什么心虚,只有他自己清楚,而眼前的靖远侯爷显然不知情,往日,他们虽然谈不上是多好的朋友,可彼此间也是有来往的。

  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自从皇太子薨了之后,这靠山王一脉都人心惶惶,大大小小的都对他表示亲近,就连那景绍暗地里都给他送了厚礼。

  想到这里,蓝钰诚漫不经心的问道:“侯爷找我何事?”

  “听闻京城翠烟楼从赣南来了几个女子,其中一个花容月貌,体态婀娜,简直就像水做的人儿。”说到这里,靖远侯爷凑到他耳边压低了声音说了几句,看神色,显然不是在说什么好话。

  路过的吴阁老目光沉沉地看了一眼这二人,脚步不停的径直的朝前方走去。

  皇太子倒了,皇后一族摇摇欲坠,所以这些人都在给自己找出路啊,人心不古,世风日下,人生在世,这忠和义两个字,有很多人只认识却不会写。

  景宸扫视了一眼吴阁老萧索的背影,听闻他在朝堂备受排挤,最近想要告老还乡。

  不过走之前是要将皇太子推行的恩惠天下寒门学子的法令实施下去,实际很可能会生变故。

  景宸不动声色的扫视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身旁的蓝钰诚目光则是带着深意,看着一无所知的,还极力投其所好的靖远侯爷,他的嘴角挂上一抹隐秘又快意的笑容。

  朗声的答应道:“好好好,我这就跟你去。”

  随后两个人坐上马车离开了。

  国舅府。

  本来等国舅下朝商量事情的管家,在厅堂里搓着手转圈圈。

  老爷到现在都没回来,早上走的时候吩咐的事情现在不好做,张嬷嬷说那些姑娘都染了伤寒,要知道这伤寒与瘟疫没有差别,一旦染上很少有治愈的。

  张嬷嬷已经将后面的院子封了,不让任何人出入。

  可是其中有两个姑娘,老爷准备等他下朝要带到外面庄子去的。

  所以他在厅堂大门口焦急的等着老爷回府……

举报

作者感言

乔一水

乔一水

明天有PK,会加更,八千至一万字,虽然看的人少,可希望宝贝们能多多支持,这次PK很重要,收藏推荐月票打赏来一波吧,谢谢了~

2021-09-13 10:5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