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书后我和摄政王HE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章 紧迫

穿书后我和摄政王HE了 乔一水 2054 2021.08.12 11:33

  如今她的两个儿子都在学堂读书,一年的束脩不是小数目,光靠她和夫君是不成的,小叔子人能干还听话,不光地里的农活一把抓,还有编筐的手艺,一年下来,赚得不少。

  小叔子要是有了儿子,就只会一门心思为他自己的儿子打算了,这怎么行呢?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元氏觉得自己这样做没错,刚要扭身进灶房,却看到大丫突然顿住了脚步,元氏不由得心惊肉跳。

  这时候,正房走出来一个长相刻薄的老妇,她是夏满囤的妻子张氏,村子里人都称呼她为张婆子。

  元氏眼神闪了闪,她自然是心虚的,婆婆也觉得连氏这胎是个男孩,最近更是让她养胎,生了之后还要坐月子,那她最少也要四个月不能干活。

  一想到这里,元氏怒气瞬间压住了心虚,也不再去盯着大丫了,她进了灶房。

  夏家穷,日常都是糙米野菜粥,所以桂花糕早晚会进了连氏的肚子里,等将孩子打下来,大不了她给连氏买点汤药补一补。

  想到这里,元氏的心跳变得平稳了。

  夏云桐自然不可能将有毒的桂花糕给连氏吃,也不知道元氏从哪里弄来的,这糕点做的很隐秘,平常人绝对看不出桂花糕有毒,因为香味和正常的几乎一模一样。

  元氏这人太恶毒,自然不能放过她。

  可没想到奶奶张婆子站在了她的面前,因为没捞到一分聘礼,张婆子总觉得亏得慌,从婚事订下来之后,一天总要骂上几遍。

  此时,张婆子指着夏云桐骂道,“……一分聘礼都没有啊,老娘养了一个倒贴不要脸的货,老夏家的脸都被你给丢光了,你咋不跳河去呢,也省了我被人指指点点……”

  夏云桐余光冷冷的瞥了一眼她,张婆子被这眼神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把余下来的话憋回到了肚子里。

  夏云桐没时间搭理她,略带阴鸷的目光看向正倚在正房的窗台前似笑非笑看着她的一个姑娘。

  这是元氏的女儿,名字叫夏云敏,是她的堂妹,比她小一个月,今年十四岁。

  夏云桐朝着夏云敏走过去。

  张婆子反应过来,气的脸色铁青,以往大丫也一声不吭的听着,可是今天竟然敢跟她摆脸色了,这是要嫁人翅膀硬了吗,张婆子觉得权威被挑战,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夏云桐就要继续破口大骂。

  门口树荫下编筐的夏良听到老娘又骂大丫,他站了起来,夏良很能干,如今地里的庄稼已经锄完草,他除了上山砍柴剩下的时间就是编筐,编好之后拿去镇子里卖,柳条筐不值钱,两个才能得一文钱,总是一刻都不得闲。

  他担心自己没儿子养老,所以对侄子很不错,而且也任劳任怨。

  可这不代表他就不疼几个女儿。

  要不然也不会觉得沈四郎好,就厚着脸皮上门逼婚了。

  他进了院子,张婆子看儿子进来就闭了嘴,不过脸色一点都不好。

  夏良恳切的说道,“娘,沈四郎和大丫年龄相当,四郎还是好猎手,以后成亲了,他也会孝敬您老人家。”

  张婆子脸色阴沉,一把推开夏良,讥讽道,“沈四郎的娘是远近闻名的铁公鸡,下辈子我都指望不上他的孝敬,你也别做梦了。”

  夏良脸色讪讪的,可也转移了话题,有些讨好,“娘,我明天就去镇子里,那些柳条筐能卖十个铜板呢。”

  听到有铜板,张婆子的脸色好了许多。

  而此时,夏云桐站在了窗户前,夏云敏瞪了一眼她,忽而恶意的道,“大丫姐,别以为定亲了板上钉钉,听说沈四郎的娘亲天天的在家里骂你白眼狼癞皮狗,说当初就不该救……”

  “宝丫,你看这是啥?”夏云桐不耐烦的打断了她的喋喋不休,伸出手,让她看手里的油纸包。

  “桂花糕?”夏云敏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

  一个月前,娘亲偷着给她买了一块,和眼前的一样,咬一口,满口香。

  她瞪大了眼珠子,提高了声音,“你从哪里弄来的?”

  “是大伯娘给我的,让我给我娘吃,说是族长孙媳妇从城里买回来的,比镇子上的还好吃。”

  夏云敏嫉恨不已,心里一下子委屈上了,眼圈也红了。

  娘亲不是一直瞧不起小婶吗,怎么还给她吃桂花糕?

  “我不相信。”

  “一个院子里住着,我怎么敢撒谎呢,这是真的。”说到这里,夏云桐停顿了一下,声音有些愧疚,“我也挺过意不去的,所以才来告诉你,要不,你先吃一块,另一个给我娘?”

  夏云敏狐疑的看了一眼大丫姐,总感觉今天的大丫和平日里有点不一样,到底哪里不一样,她还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夏云桐随便拿起了一块递给了堂妹,也许是对食物的本能渴望吧,夏云敏不由自主的将糕点放在了嘴边。

  冤有头,债有主,夏云桐当然不会牵连无辜,但是该报的仇她一定会报。

  此时,夏云桐眼神微暗,突然回头提高了声音,“大伯娘,桂花糕给宝丫吃一块吧,我娘有一块就很好了。”

  张婆子和夏良不由得朝她们这边看过来。

  夏良恍然,刚才就看到大嫂手里拿着一个油纸包,可他只看了一眼就继续忙了,难道那是大嫂给自己媳妇的?

  想到这里,夏良苦巴巴的脸上带了一点感激。

  此时,元氏正在灶房里烧火,大铁锅里面是熬的半熟的糙米粥,她平日里很少进灶房,大多数都坐在炕上绣帕子。

  可今天主动进来,就是等一会连氏落胎之后好有话说。

  况且,她并不担心,因为这桂花糕的确是族长孙媳妇给她的,只不过都被她掉包了而已。

  可也难免一有风吹草动就心惊肉跳。

  然后,就听到大丫清脆的声音。

  她惊呆了一瞬,随后快速的出了灶房,一眼就看到自己家住的屋子窗户前站着大丫,手里是熟悉的油纸包,其中一块桂花糕此时正在宝丫的手里。

  看女儿张嘴就要吃,元氏吓得脸色瞬间惨白,她尖利的声音嘶吼道,“不能吃,给我吐出来。”

  而人也如一阵旋风一般的刮过来,元氏上前伸手就要抢,却被眼神变得冷厉的夏云桐突然一把拉过来。

举报

作者感言

乔一水

乔一水

还有投资的吗,很快要改签约状态了,宝贝们,来吧来吧~   食用指南:本文架空,所有一切都为剧情服务,有不当之处请放过~~   新书期求宠爱~~

2021-08-12 11:3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