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书后我和摄政王HE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 加更

穿书后我和摄政王HE了 乔一水 2060 2021.08.30 17:28

  夏云桐一把将马上要陷入昏睡的元若烟狠狠的掼在床上,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居高临下的看着元若烟,目光冰冷,一字一句:“元若烟,你给我听好了,我妹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全家陪葬!!!”

  说完,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内室,她打开门去了屋外,站在廊檐下,已经面色平静,她对着几个丫鬟声音谦卑的道:“各位姐姐,我堂姐说她困了就睡下了,我这就回了,等她醒来告诉她,我就住在东区的悦来客栈……”

  “好,我们会告诉姨娘的。”明显是大丫鬟的姑娘点头应道。

  不疑有他,一个丫鬟送她出了院子,其他的丫鬟则是掀开帘子进了屋子,到了内室,果然看到元若烟躺在床上,只不过脚上依然穿着鞋子。

  几个丫鬟面面相觑,虽然觉得奇怪,可也没有多想,而此时小厮已经带着夏云桐出了彭老爷家的府邸。

  对面墙角蹲着的毛豆,看到夏云桐出来马上站了起来。

  这么长时间才出来,肯定是找对了人家,毛豆脸上就带了一点喜色,乐颠颠的跑过来,刚想要殷勤的问候几句,却发现夏云桐满面寒霜很是吓人。

  不由得就抿紧了嘴唇,只是有些忐忑的看着夏云桐。

  说来奇怪,看起来这姑娘和他似乎也没啥大区别,要说有,无非就是乞丐和穷人的区别。

  可为什么,在她面前就有一种敬畏的感觉呢?

  毛豆不解的挠了挠头。

  夏云桐目光寒凉的回头望了一眼彭府,难道在他们的眼里,穷人都是路边的野草任人践踏吗?

  她看向了毛豆,掩去了眸子里的戾气,温和的道:“走,我带你去吃饭。”

  毛豆不明所以晕晕乎乎的跟着夏云桐去了一家酒楼。

  除了个别的酒楼,大部分店家做生意都很厚道,讲究和气生财,只认衣衫不认人的不多,这家酒楼在东区属于中等规模的,店小二看到站在门口的夏云桐和毛豆,热情的招呼着:“二位客官里面请。”

  夏云桐脚步顿了顿,却也不由得神色缓和了一些,看来艺术果然是来源于生活。

  毛豆是个敏感的小乞丐,乞讨时间长了,第一个学会的就是察言观色。

  所以他知道身旁的这个小姐姐心情比刚才好了一些,她刚从彭府出来的时候脸色好黑,似乎要杀人一般。

  所以他聪明的什么都没问。

  夏云桐站在酒楼里,而毛豆就不大敢进去。

  东区是他们这群乞丐的地盘,五爷是他们的头。虽然没有明令不要进酒楼,可是也不许惹了酒楼主人家的厌烦。

  夏云桐道:“怎么不进来,不饿吗?”

  饿,饿死了,从他家破人亡那一天起,他就再没吃饱过!

  一直笑着的毛豆突然不笑了,他绷着脸色,一脚迈进了这家酒楼的大门,店小二有些诧异,这小乞丐是怎么了,感觉有些不识抬举呢,不过这不是他该关心的事儿,他满面笑容的引着两个人去了单间。

  夏云桐只当没有看到神情变化的毛豆,慢悠悠的坐下来,店小二殷勤的给两个人倒了两杯茶水。

  这家酒楼也有自己的招牌菜。

  夏云桐点了一菜一汤和十个馒头,也真给毛豆要了一盘五香毛豆。

  店小二去了后堂,不大一会儿端了一个托盘进来。

  里面是一碗汤一盘馒头和一碟五香毛豆。

  汤就是简单的鸡蛋汤,上面撒了葱末和香油,夏云桐特意让酒楼多加两个蛋,夏云桐问道:“昨个和今早晨你都吃了什么?”

  沉默了一瞬,毛豆显然是回过神来,正准备对夏云桐展开笑脸的时候,夏云桐摆摆手淡淡的说道:“既然不想笑就不要笑了。”

  毛豆愣怔了一瞬间,随后果真就再次的敛去了笑容,他声音沙哑的说道:“我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不过倒是喝了一碗水。”

  夏云桐给他盛了半碗汤,并让他自己拿馒头:“既然三天没吃,先喝汤暖暖胃,然后再吃半个馒头,等菜端上来的时候,你就可以正常吃饭了。”

  夏云桐说完之后就不再去管毛豆,她坐在那里慢悠悠的喝汤吃馒头,片刻之后,店小二又端着一个托盘进来,上面放着夏云桐要的招牌菜——水晶肘子。

  这是一个类似于宋朝的朝代,贵人们的饮食很是精致和讲究。

  这家酒楼的菜称得上色香味俱全。

  吃饱喝足,就该说事了。

  不等夏云桐开口呢,毛豆显然什么都明白,他正色道:“您要问什么?”

  “跟我说说京城最近发生的事儿吧。”

  “从哪里说起,您想知道哪方面的?”

  “随便。”夏云桐倒了一杯茶,慢悠悠的抿了一口,还别说,茶叶虽然不高级,可是味道清冽,有一股特殊的茶香。

  “咱们先说大的吧。”

  “皇太子薨了,皇帝迁怒东宫詹士院,说他们没有照顾好未来储君,前段时间菜市口杀得那是一个人头滚滚。”

  “北鞑国使臣来京,说是要送大公主去和亲。”

  “吴阁老和蓝首辅不和,准备告老还乡。”

  “靖远侯爷的嫡女上月走失,侯爷悬赏白银千两,可到如今音信皆无。”

  “皇后的娘家承恩侯府被围了,如今那里有重兵把守。”

  “蓝国舅府要办夏日宴,提前送礼的人夜里排队都排到了另一条街……”

  “对了,昨晚皇宫方向有浓烟滚滚,不过今儿却没听到什么。”

  “彭老爷和国舅府搭上了关系,听说秋日要成皇商了,他们家的人如今都威风的很。”

  “……”

  拉拉杂杂的悄声说了半个时辰。

  期间夏云桐给毛豆添了几次茶水,心里却在过滤着得到的消息。

  说有用也没用,说没用也有点作用。

  毛豆停顿了一下,接着道:“镇国公的世子喜欢上了百花楼的头牌,镇国公以死相逼,可前几天宫里的蓝贵妃下懿旨,说真爱面前没有阶级之分,灰姑娘也可嫁世子……”

  夏云桐瞳孔一缩蓦然的坐直了身子。

  毛豆挠了挠头,有些困惑:“百花楼的头牌叫莺莺,并不姓灰,但如今有贵妃娘娘做主,那莺莺姑娘可是飞上了枝头。”

举报

作者感言

乔一水

乔一水

给打赏1500币的一只铃铛加更,谢谢。   感谢天一运营官,秦朝小咚咚,书友130126180553824,可爱的鱼旦,读书强国,月球来的小汤圆,养橘猫的仙女,植灵女王升级记,兔子菟子,阿一·ever,起点读书 iOS,古月説宝贝儿们的打赏,感谢!!!   继续求收藏~~

2021-08-30 17:2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