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书后我和摄政王HE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 诡辩

穿书后我和摄政王HE了 乔一水 2049 2021.08.20 12:46

  张婆子捶着自己的双腿,不敢大声骂,只是咬牙切齿的:“一群讨债鬼啊,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

  夏云桐瞥了一眼张婆子,要她说,元氏之所以这么嚣张,还是张婆子给纵容出来的。

  大伯早年读书,倒是考中了童生,可一直到现在还是个童生。

  年龄大了,不好继续在学堂了,就送了两个儿子去读书,他自己在家接了一个抄书的活计,一边抄书一边准备考试。

  地里的活都是夏满囤和夏良一家子干。

  夏坤会洗脑,总是给夏良画大饼。

  在他的描述里,以后他们父子三人那都是当大官的,而他夏良,就擎等着吃香喝辣穿金戴银了。

  其实这样的做法也正常,几百年后穷人家供出一个大学生来,那也是要全家受惠的。

  总要一个拉一个才能活得更好。

  可是,做人要讲良心,不能将别人的付出当成理所应当。

  ……

  当太阳升到正上空的时候,大门外急匆匆的走进来两个人。

  夏满囤和夏坤终于回来了。

  似乎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两个人虽然满头大汗,可脸上却带着笑容。

  夏良一下子绷直了身体,视线与似乎心情很愉悦的大哥对上,他忽然的就怒从心起,子不教父之过,大嫂心肠歹毒,大哥也难辞其咎。

  他虽然瘦弱,可因为常年干农活力气大,他走过去,不容分说扯住夏坤就往屋子里拉。

  夏老大蒙了,被夏良拉的踉踉跄跄的进了堂屋。

  夏良挥起拳头就将夏老大打倒在地,又狠劲的打了几拳,随后揪住了夏坤的衣襟,咬牙道,“夏老大,我夏良自打懂事起,就没做过一件对不起你的事儿,可你倒好,竟纵容元氏害我子嗣,怎么着,我夏良是不是就该给你做牛做马断子绝孙?”

  夏坤被打的脑子里乱哄哄,这话听得也一头雾水,他大吼道:“你疯了,你打我作甚?”

  夏满囤反应最快,他大喊一声:“住手!”而人也跟着进了屋,脸色铁青,刚才的好心情荡然无存,他一把扯住了夏良,将他朝一边推去,呵斥道:“你个目无兄长的混账东西,你抽的什么疯,赶紧跟你大哥道歉!”

  夏良自然是不敢跟夏满囤动手,他站在有些昏暗的堂屋里,脸上的神色也晦暗艰涩,他的声音很委屈:“爹,您老要给儿子做主。”

  张婆子站在一旁,既心疼大儿子,又忌惮小儿子,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夏良看着张婆子:“娘,你来说。”

  张婆子嘴巴张了张,有些不知道该如何组织语言。

  堂屋一下子陷入一片死寂。

  门口,连氏被夏云桐和夏云巧扶了进来,她是苦主,自然要在场。

  夏家的房子一共五间,中间是堂屋,两边是住人的地方,东屋住的是大房一家,西屋是夏满囤两口子住。

  而只有三个女儿的二房就只好住在了西厢房。

  堂屋不大,一时间就挤满了人。

  夏云桐率先打破沉寂:“爷爷,奶奶,大伯,这事儿还是我先说吧。”

  夏满囤皱着眉头看着夏云桐,不悦的道:“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说完这话之后,转过头去看夏良,语气责怪:“阿良,你应该好好教教你的女儿,就这性子,等以后成了亲,会被夫家嫌弃的。”

  似乎觉得没说到位,又加了一句,语气有些严厉:“万一影响到天赐和金桂,我可饶不了你!”

  夏良本来想等着父母为他主持公道呢,但这问都不问就一门的责怪他,让夏良的心难受了起来。

  果然,自己在家里就是一个给人卖命的。

  夏良的脸色涨红,隐忍着怒气,看向夏云桐:“大丫,你说!”

  夏云桐也不犹豫,干脆利落的将这事说了一遍,大体上都是她刚才对夏良说过的话。

  夏良将手里的桂花糕放在了夏满囤身旁的八仙桌上,目光阴鸷:“爹,你说这事儿该怎么办?”

  夏满囤和夏坤都愣住了。

  怎么不过一个上午的时间,就发生了这许多事。

  张婆子在旁边不得不说道:“当家的,族长也知道了,听说你回来,他还得过来,这事儿得有个章程。”

  元氏的所作所为,如果牵扯到了族里,族长不会饶了他们这一支的。

  如今的凉水湾村有两个大姓,一个姓夏,一个姓赵,如今是赵家的人做里正,可赵家里正做事不怎么公平,所以,姓夏的族人一门心的想要将他赶下台去。

  据说县衙那边已经悄悄的运作好了,如果这个节骨眼被抓住把柄,夏氏族人都讨不了好。

  夏满囤脸色变了又变,总觉得这事儿不可能。

  垂眸看了一眼桂花糕,这糕点真有毒?

  “会不会是弄错了?”他看着张婆子:“元氏呢?”

  张婆子看着东屋,气呼呼的喊道:“元氏,你给我滚出来!”

  夏坤脸色阴鸷,脑子里倒是清明了,可心底里却一直在暗骂元氏这个蠢妇。

  要么做的干干净净,要么就别做,被小弟抓住了把柄,这事儿就难办了。

  他揉了揉被拳头打中的胸口,眼底里闪过一抹怨恨,都说娶了媳妇忘了娘,这话不假,阿良的性子多好啊,可为了他媳妇,连他这往日里敬重的大哥都敢下手。

  他干巴巴的扯了扯嘴角:“阿良,你嫂子不是那样的人,这里面肯定有误会,我将她叫出来咱们说个清楚。”

  说着,人就急匆匆的去了东屋,然后将脸色蜡黄的元氏扶了出来,元氏忍着腿疼站在一旁咬着牙不说话。

  夏满囤问道:“元氏,想来刚才大丫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到底怎么回事?”

  元氏抬头,眼睛转了转,就说道:“其实娘刚才和梁氏说的没错,我确实将桂花糕换了,那是我藏在箱子里的,已经好多天了……”

  张婆子简直是目瞪口呆,怎么着,她这是为元氏找了一个好借口吗?

  可转念一想,也好,反正连氏也没事,倒是元氏折腾的够呛,也算是报应了,要不然,好好的兄弟两个可要反目成仇了。

  这不是她想看到的。

  于是,张婆子抿着嘴保持了沉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