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书后我和摄政王HE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1章 有问题的熏香

穿书后我和摄政王HE了 乔一水 2046 2021.09.20 13:22

  柳老夫人依然昏睡,她躺的地方距离熏香炉很近。

  夏云桐收回了视线,放下肩上的药箱,朝着熏香炉走去。

  而此时的柳大夫自然也听到了二夫人的话。

  他知道二夫人说的有道理,老夫人本来好好的,问题的确出在他身上。

  可他百思不得其解,他的方子没问题,药材更是没问题,事后他也查看了汤药和药渣,都没问题。

  可怎么就会口吐鲜血昏迷不醒呢?

  他查了医典,苦思冥想,也找不到问题的答案,甚至不惜放下面子与昔日的几个老对手讨教,但却一无所获。

  柳大夫低垂着头,就有些难堪。

  刘大人听到二夫人这话,眉头皱了皱,倒也不好表示什么,只对自己的夫人道:“无关人等,让她们都退下吧,对了,让董大夫来一下。”

  刘夫人点头应下,于是,屋子里伺候的丫鬟婆子都退了出去,只剩下大夫人和二夫人。

  柳大夫得到了刘大人的同意之后,就坐下来给老夫人诊脉。

  屋子瞬时就安静起来。

  而这时候夏云桐却站在了熏香炉面前,富贵人家,无论是在厅堂还是在卧室,都会有这样的熏香炉。

  据闻皇宫里用的是最上等的龙涎香,而在户部尚书府里,老夫人屋子里点的安神香也是上品。

  夏云桐低下身子闻了闻,伸出手捏了一撮香灰,又仔细的看了看。

  此时柳大夫眉头微皱,眼睛微微的眯起,正全神贯注的探知着老夫人的脉象,一颗心却一点点的沉了下去,如果再这样昏睡下去,人怕是不好。

  可是他竟然想不出稳妥的办法,他收回了手,心里斟酌着,自己开的药应该没问题的,可事实上就是出了问题。

  夏云桐直起身子,轻轻的朝前走了几步,看向躺在那里昏迷不醒的老夫人。

  随即,不着痕迹的扫视一眼老夫人的儿子与两个儿媳,此时这三人都焦急的盯着老夫人。

  眼前的情形确实耽误不得。

  夏云桐轻咳了一声,正在斟酌的柳大夫忙回头去看夏云桐,眼睛露出希冀之色。

  他并没有因为夏云桐的年龄而轻视于她。

  医药这一行,虽然说大夫是越老越有经验越老越厉害,可这也并不是唯一的说法,更有一些不世的天才,人家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

  他那云游在外的师父就是这样的人。

  柳大夫站起来看向夏云桐。

  而夏云桐从来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性子,伸出手指着她身旁的熏香炉:“柳师兄,熏香里有一味药材与您开的药方相冲的厉害。”

  屋子里霎时安静起来。

  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夏云桐。

  这里面有震惊的,有审视的,还有凌厉的……

  夏云桐不为所动,沉稳淡定,丝毫没有惊慌之色。

  柳大夫最先反应过来,脸色一下子变了,他几步就走到香炉面前,俯下身子去闻里面的熏香,然后捏起里面的香灰,先是用手指碾了碾,随后就送到嘴边尝了一下。

  他和夏云桐差距就在这里。

  夏云桐是个医学天才,对于她来讲,各种药材的药性以及味道,在她脑海之中,仿佛一个立体图书馆,随时随地都可以拿来使用。

  而这时候户部尚书也走了过来,眼神惊疑不定,夏云桐抬眼一扫,惊讶的发现,刘夫人与二房夫人的反应不一样。

  刘夫人眉头紧紧皱着,脸色并不好。

  而二房夫人手里本来拿着帕子,此时被她紧紧的攥在手里,用一种阴森森的眼神,死死地盯着夏云桐。

  夏云桐有理由相信,如果屋子里只有她们两个人,这女人没准会掐死她。

  此时柳大夫脸色变幻不定,几息之后,就问站在一旁的夏云桐:“熏香里可是有象骨花?”

  夏云桐肯定的点点头,这事儿必须要当面讲清楚的。

  至于那个二夫人到底怎么回事,就不是他们两个需要操心的问题了。

  她要帮柳大夫保住回春堂。

  “是的,这熏香里有象骨花,与药方里的一味药材相冲,象骨花本就有催眠的作用,又被特殊处理过,所以才导致老夫人昏迷不醒……”

  柳大夫恍然大悟,已是满头大汗,嘴里叨咕着:“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他竟然忽略了熏香炉里燃的香。

  刘大人脸色大变,都是官场的老狐狸,有些事情不需要说的多详细,就已心知肚明。

  人家柳大夫开的药没问题,是自家香炉出了问题。

  香炉为什么出了问题?

  那肯定是有心人为之了。

  他瞥了一眼自己的夫人,却不经意看到二弟媳略带惊慌的脸色,还有,她的两只手无意识的搅在一起,显示她现在心绪不宁。

  突然,刘大人想到前段时间母亲提出分家时,二弟以及他的夫人死活不同意的事儿来。

  刘大人将阴沉的视线收回来,只当什么都没看到,提高了声音喊道:“来人……”

  外面候着的孙嬷嬷连忙进屋,刘大人指了指熏香炉,孙嬷嬷愣了一下,随即动作迅速的指挥丫鬟婆子,将熏香炉搬了出去。

  而府里的董大夫也急匆匆的赶来,他对柳大夫一直是敬佩的,背地里也说了不少话,刘大人才没有那么震怒。

  他与刘大人见礼,看到老夫人屋子里的熏香炉搬了出去,先是不解,随后低下头来,眼底里露出思索,难道,这熏香有问题?

  柳大夫虽然性子耿直,可也知道他如今站在谁家。

  他愧疚的对刘大人说道:“刘大人,是草民的错,草民医术不精,竟然忽略了这一处……”

  说着就要跪下请罪。

  刘大人脸色和缓了一些,主动扶起他,声音低沉的道:“柳大夫,你往日待老夫人精心,今日且恕你无罪,你赶紧开药方,让我母亲快点醒来。”

  柳大夫没有动作,只看向夏云桐。

  夏云桐并没推辞,她现在挂的名头就是柳大夫师父新收的小徒弟。

  她如今是少年人的装扮,眉毛加粗了一些,头发全都梳起来用木簪挽住,皮肤不在蜡黄,看着很有精神。

  所以她直言道:“柳师兄,你的药方没问题,要让老夫人醒过来,我要先行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