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奸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熊心豹子胆

奸臣 府天 3166 2012.01.03 00:02

    “你还敢抵赖?要不是人叫了我过来看,我还不知道这刚买下没两天的房子竟然给烧成了一片白地!你是赁房子的人,我不找你赔找谁去赔?”徐劲一眼就瞥见了从里头出来的徐勋,声音顿时更大了,“这么多房子,偏生你这儿走了水,焉知不是你有意使坏?”

  徐良虽穷,但住在这儿和附近街坊邻里都相处得还好,见他气得脸色通红说不出话来,苏大娘看不过去,就在旁边劝说道:“三少爷,良老汉人又不在家,又不是有心的……”

  “不是有心的?难道你的房子被人烧了还分有心没心?”徐劲恶狠狠地指着徐良,一字一句地说道,“本少爷还留着买房子的契书,你给我如数赔了那一百二十贯,我就放你一马。要是你赔不出来……那就上衙门说话!”

  说到这里,他瞥见徐勋走上前来,当即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当然,听说你是七弟的救命恩人,七弟大约不会眼看着你去吃官司,要是他肯替你销了这笔账,我也没什么话好说!总而言之,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更何况你还险些连累了这太平里的其他街坊!哦,对了,我记得按照律例,失火似乎还要笞刑的!”

  听徐劲越说越得意,徐勋不紧不慢走上前去,漫不经心似的说:“欠债还钱确实是天经地义,但今夜这火实在是起得蹊跷。就要大热天了,也不知道是谁往那院子里堆了不计其数的柴禾,倒是生怕火着起来不够旺似的!失火要笞刑,就不知道这纵火该当何罪?”

  见四面八方围观的人群闻声哗然,徐劲不禁恼羞成怒,厉声喝道:“你那只眼睛看到有人纵火!”

  “我刚刚说过今夜这是有人纵火吗?”徐勋见徐良闻言突然脸色铁青,不动声色地斜跨一步拦在了他身前,“三哥难道是做贼心虚?”

  “你……”

  徐劲本待要破口大骂,可看到四面八方的人,想着之前自己买房子花了大钱的事情被传得沸沸扬扬,就是因为上了徐勋的当,而那买画更是如此,这一回他不得不硬生生按捺下了满腔怒气,只轻哼一声道:“别只顾着耍你那嘴皮子功夫,我们衙门见真章!”

  撂下这话,他冲着两个小厮打了个手势,气势汹汹扭头就走。徐勋看见围观的人在他的推搡下,须臾就让出了一条道让其通过,索性趁着这时候四面做了个揖,随即高声说道:“今天晚上多亏大伙儿齐心灭火,我在这儿谢过了!”

  哪怕徐家这位七少爷往日名声不好听,可这会儿刚刚使力的人都多多少少到手几十文钱,此刻大是有人哄然应和。走出去不远的徐劲闻声回头,眼看徐勋又在那拍胸脯说着要请今夜出力的街坊吃酒,顿时呸的一口唾沫吐在了墙根。

  “败家子,我看你能有多少钱挥霍!”

  两个小厮你眼看我眼,其中一个少不得上前低声问道:“少爷,要不要去和那位南城兵马司的蒋吏目再打个招呼?”

  “打什么招呼,你们嫌今夜露脸还露得不够!”徐劲冲着那说话的小厮恶狠狠一瞪眼,随即骂骂咧咧地说,“都是你们两个办事不妥当,否则怎么会让那个败家子看出了破绽!哼,谅他也没能耐打动南城兵马司,徐良那四十小板别想跑!”

  徐勋许愿请众人吃酒,忙活了半宿的街坊四邻自然渐渐散去。漆黑的大街上还弥漫着一股烧焦的气味,只有吴守正手中那盏灯笼还照亮着。哪怕是没他的事了,他仍旧涎着脸一直随着徐勋身边,那模样犹如跟班似的。

  知道南城兵马司那帮人还要打发,吴守正就是不留徐勋也得设法留人,此时自不会去管他,请了苏大娘去自家院子知会金六嫂现开火顿热茶做些点心,一扭头正要问徐良和慧通晚上上哪去了,这当口,刚刚在徐良那小院里转悠了一圈的蒋吏目也带着手下的兵卒出了来。

  又是扑火又是查看,七八个人全都是灰头土脸,这会儿出来少不得有些骂骂咧咧的。一看到徐良和慧通,为首的蒋吏目就气哼哼地上前冷笑道:“咱几个和街坊四邻忙活了大半宿,你们这正主儿居然才到,架子不小啊!这么晚上哪儿去了,犯了夜禁知不知道?”

  徐良正要说话,却被徐勋一把拦住。瞅见那些个兵丁一个个灰头土脸,他便笑着说道:“蒋爷和各位大哥也辛苦了,我已经让家里人预备了热茶和点心,各位先洗把脸,届时喝口热茶吃点东西缓一缓,剩下的事情待会再说可好?”

  蒋吏目想起今天多亏了徐勋仗义疏财,于是街坊踊跃出力,这一场大火也算扑灭得及时,自己省得落下大不是,再加上又拿了人的钱,他一时之间就露出了踌躇来。这时候,徐勋又靠近了他身边,不露痕迹地悄悄递了一样东西过去,他入手一掂量,发现竟是一块足有将近二两的银子,那脸上的神色立时舒展开了,却是看了看徐良,又瞅了瞅慧通。

  “七少爷,那我就卖你个面子。”他顿了一顿,随即压低了声音说,“这着火的情形看到的人太多,那和尚算是被牵连的,通融一二还容易,可那徐良老汉待会是一定得带回去不可。我这丑话不得不说在前头,律例比天大,我也没办法,七少爷多包涵。”

  别人话说得客气,徐勋也就拱了拱手道了一声多谢。不一会儿,从徐勋家出来的苏大娘就和瑞生一块吃力地提着沉甸甸的食盒出来,蒋吏目少不得吆喝了一干手下过去吃喝。这时候,徐勋才看着徐良问道:“大叔,你院子里的柴禾,可是原本就有的?”

  “眼看就要入夏了,老汉我又不是吃饱了撑着,怎会在家里堆这种东西!”

  徐良看着自己那座几乎被烧成白地的屋子,忍不住一拳狠狠打在了一旁的围墙上。只听砰地一声,那低矮的围墙竟是仿佛微微颤动了起来。一旁提着灯笼的吴守正眼看两块砖掉落了下来,骇然之余,借着火光看见这老汉的拳头上似乎破皮见血,这才舒了一口气,忙在一旁劝道:“事情都出了,这些话多说无益。还是想想如何善后。”

  “善后?”哪怕是平日嬉皮笑脸的慧通,这会儿脸色也阴沉得几乎滴出水来,他眉头一挑嘿然冷笑道,“我也不是没见过飞扬跋扈的,可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大胆的。这再过去就是皇城和千步廊,虽说隔着一条护城河,可万一风大转向飘点火星过去,那就不是什么笞刑杖刑能混过去的!失火延烧宫阙者,那可是绞!”

  “你不卖弄你的那些律例,没人把你当哑巴!”

  徐良不耐烦地打断了慧通和尚的话,看着那焦黑的残垣断壁,他的脸上露出了难以掩饰的愤怒,继而便看着徐勋道:“麻烦勋小哥给和尚腾一间房子,让他今晚住一宿,他的房子是被我那院子连累得烧了,不关他的事。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和南城兵马司的那几位军爷回去一趟。我肉厚皮粗,不在乎区区四十小板,等完事了我就去皇城敲登闻鼓!皇上远在京城,这南京六部和都察院总不至于全都是聋子哑子!”

  “徐八,你可别发疯!”慧通和尚货真价实吓了一跳,慌忙一只手使劲按住了他的肩膀,“你又没凭没据的,要告状也没有去敲登闻鼓的道理,再说事情真闹大了,未必就一定如你所愿……”苦口婆心劝了几句,见徐勋只是默然不语,他忍不住沉下了脸,“徐七少,你也给我劝劝徐八,真出了事你也兜不起!”

  “还不到那地步,大叔且先去南城兵马司,接下来的事情有我。”

  闻听此言,徐良虽是不信,但见徐勋面色诚恳,他终究是颓然点了点头。慧通虽对徐勋这大包大揽的态度有些讶异,可想了想还是没问。倒是吴守正这跟着忙活一晚上,此时听到这话,想起清平楼上的一幕,越发觉得自己跟着折腾这么大半宿总算是作对了,因而也不等徐勋开口,他就到了那边正在吃吃喝喝的蒋吏目等人身边,一一再次使钱打了招呼,这才再次和蒋吏目一同回转了来。

  忙归忙,但这一晚上收获不菲,蒋吏目的态度自然是还算客气,冲着徐勋拱了拱手就笑道:“七公子,这火烧得附近人都瞧见了,人我不得不带回去。至于笞刑,回头我一定向指挥大人求个情,不过是否能真求下来,却还得看指挥大人定夺。”

  “多谢蒋爷。若是万一上峰难说话,只请笞刑的时候能够往后拖延几天,我感激不尽。”

  “好说好说!”

  打点好了所有事情,当终于回到家中躺下的时候,徐勋若有所思地伸手搭在了脑门上,突然伸手摸出了怀中傅容那大红名刺。

  徐良豁出去想敲登闻鼓也就罢了,毕竟是一时气话。可徐家长房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这样离谱的事都敢做,他们难道还另有凭恃?他原本只是想靠着编造那子虚乌有的世伯,再辅以后续手段,逐渐把自己在宗族中无依无靠的劣势扳回来,可如今阴差阳错拿到了傅容的名刺,而且和魏国公府的那位小舅爷照了一面,一回家更遇上了一场火……

  这还真是千头万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