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奸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纷至沓来(上)

奸臣 府天 2971 2011.12.29 14:29

    魁元楼距离徐家不过只隔着两条巷子,因而金六和瑞生这一晚都没跟着。人虽没去,两人却是全都心神不宁,不但金六这个门房在门前张望,就连瑞生也是时时跑出来询问动静。到最后金六不耐烦了,索性给瑞生搬了个小板凳出来,这一对门房和僮仆就面对面坐着,一面等一面闲磕牙。说着说着,金六就提到了瑞生的父亲。

  “我说瑞生,上南京这么久了,想不想你爹?”

  “不想。”

  “啧,真不想还是假不想?我可提醒你,虽说做下人得有个忠字,可要是你连孝都丢了,小心少爷不待见你。你从小没离开过老子,哪有不想的?”

  “我说不想就不想!”

  瑞生却是恼了,竟一下子站起身来,撇下金六就气咻咻地往外走,可才刚走出门房,他就看到一个人影从外头进来,顿时大喜过望,慌忙快步抢上前去,脱口而出问道:“少爷,您没事吧?”

  听到动静的金六也出了屋子来,偷觑了一眼徐勋的表情就知道今夜必定是顺当得很,忙上前奉承道:“看少爷这样子,今天送的礼想来很对六老爷脾胃,必然是得了夸奖!”

  一晚上虚与委蛇就已经够让人疲惫了,此时的徐勋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当即摆了摆手。吩咐金六锁门之后,他就问两人可吃了晚饭,得知是已经吃过了,他想了想就开口吩咐道:“这样,有醪糟没有?去做几个醪糟蛋,刚刚我喝多了酒,有些饿了。多做几个,你们等到这会儿,想来也是肚子空空,吃点夜宵垫一垫。”

  徐勋既这么说,金六自然求之不得,慌忙跑去厨房嘱咐自己媳妇。而瑞生跟在徐勋后头进了二门,却终于忍不住问道:“少爷,今天您在魁元楼真没有受气?要是大老爷他们说什么不好听的,您一会儿回了房尽管骂,没别人会听见的!”

  尽管徐勋很想打趣一句难道你就不是别人,可是看着瑞生那张认真的脸,他少不得笑着拍了拍那单薄的肩膀:“今儿个顺当得很,再说,受了气当面忍气吞声不敢言语,背后跳脚骂娘,那算什么?是男子汉大丈夫的,能屈能伸能找回场子,那才是正经。”

  自家少爷这么乐呵呵地说,瑞生自然也就释然了,跟着徐勋忙前走后脸上满是笑容好不高兴。等到两碗醪糟蛋端上来了,徐勋又把盛着两个蛋的那一碗推到了他的面前,他更是受宠若惊,推辞了好一阵子方才高高兴兴地低头猛吃了起来。徐勋看着那憨态可掬的吃相,突然忍不住问道:“瑞生,你就是因为你过世娘亲的话才到南京来的?”

  闻听此言,刚刚还在狼吞虎咽的瑞生一下子停住了动作。他盯着那饭碗好一会儿,这才头也不抬地小声说:“娘说,少爷是好人。”

  这话大有语病,然而,看着瑞生那闷头猛吃的样子,再想起那晚上他就把这小家伙给惹哭了,一时叹了一口气,也就不再追问了,吃完丢下碗筷就回了屋子。躺在那结实的架子床上,他想着徐迢听到他托付田亩事时的态度,忍不住细细沉吟了起来。

  这年头官府逐渐腐败,卖地未必要报备鱼鳞册,但他打听下来,大明朝的户籍黄册制度异常严格,他就是揣着卖地的钱,没有路引也走不远,除非他准备做一个没有户籍的逃人,否则,宗族的力量就足以让他万劫不复。所以,今天他不得不先走一步稳棋,不止那位吴七公子,其他人亦是对他有了印象,甚至还引得别人送来那一张大红名刺。至于那些田亩,送到徐六爷手中且看这位如何处置,若对方还有一丝心意便好,若是也黑了心……

  那就先让他们鹬蚌相争去吧!

  这一夜大概是徐勋来到大明朝后最安稳的一觉。当他一觉醒来的时候,恍惚中觉得外头异常明亮,就挣扎着坐起了身。叫了一声瑞生没反应,他觉得奇怪,便披着衣裳趿拉鞋子下了床又叫了一声,足足等了好一会儿,一个人影才撞开帘子冲了进来。

  “少爷!”

  瑞生见徐勋已经下了床,讪讪地正要解释,徐勋却摆摆手问了一声什么时辰。得知是巳正都过了,徐勋吃惊过后就苦笑了起来,知道自个是心下轻松睡踏实了,这才罕有地一觉睡过了头。在瑞生的服侍下把衣衫穿齐整了,他一面叹息自己如今是标准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一面却问道:“怎么,是外头有客?”

  “少爷您怎么知道?”

  徐勋原是随口一问,不料竟然道出了事实,自己倒是吃了一惊:“来的是谁?”

  “回少爷的话,一大早良爷爷过来看了看,得知少爷没起就走了,后来就又来了一位客人,可我不认得。”瑞生老老实实摇了摇头,想了想又说道,“金六哥看到那客人坐的马车似乎有些脸色不对,我想也许他认得。”

  被瑞生这认得不认得的话给说得晕头转向,徐勋也就没再多问,洗漱过后随便用了点早饭就匆匆去了前头。一进那小小的倒座厅,他就只见那个坐在客位上的中年人笑容可掬地站起身迎了上来,熟络地叫了他一声七公子。搜索遍了记忆却没有印象,他心底更是纳罕,等厮见请教了对方名姓,对方却自称姓吴,来自仁和,他越发确定这人应该是头一次见。

  因这位吴姓中年人仿佛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一个劲强调自己捐了个员外的衔头,徐勋也就顺口称呼一声吴员外。然而,三言两语下来,对方绝口不提正事,却是拐弯抹角地探问他的家世背景,他不免心下存疑,偏巧就在这时候瑞生探进头来,说是徐良来了,他也就借此告了一声罪出了屋子。

  “少爷,良爷爷在马厩那边,这人怎么办?”

  “你去里头陪一陪。”徐勋随口说了一句,见瑞生那脸色一下子变得苦瓜似的,他顿时想起这小厮没见过大世面,对付这种老油子不合适,于是就改口说道,“这样,你去门上替了金六来,让他陪人说说话。只要套出来历底细来,回头我有赏!”

  一句有赏说得瑞生两眼圆瞪,徐勋也顾不上这钻在钱眼里的小子,当即脚下匆匆地往马厩那边去了。说是马厩,其实不过是菜园子边上搭起的一个草棚,那匹拉车的驽马此时此刻正在里头悠悠闲闲地吃草,一身短打扮的徐良则是低头踱步,突然闻声抬起头来。

  “大叔!”

  “勋小哥!”徐良快步走了过来,上上下下打量了徐勋一阵,突然咧嘴一笑,“好好,今天一大早我就听说了,昨晚上你挣了大面子!只是你怎不早说你爹还有一个故交世伯在?否则我也不至于让那臭和尚帮忙留心消息,欠了他老大人情!”

  尽管知道徐良信得过,但徐勋仍是不好说那故交世伯是自己子虚乌有杜撰出来的,只能就这么笑了笑:“对不住,让大叔替我操心了。”

  “哪有什么操心,我一个粗人,要帮你也帮不上。”徐良仿佛有些不好意思,搔了搔头就干咳一声说道,“今天我来,是想对你说一声,和我一块在大中桥汲水的人说漏了嘴,道是徐大老爷家里一大清早就派了人出去,还骑着马。昨天他才丢了这么大的脸,兴许不会善罢甘休,总而言之你小心些。”

  徐良一早上特意跑来了两趟,却是为了这么一件事,徐勋自然心中感念,当即连声道谢。徐良却哪里只说是应当的,反而好奇地多问了一番昨日魁元楼上的细节,又笑呵呵地说要在四乡八邻中间多说道说道,徐勋知道老汉就是这直脾气,索性笑着只随他去。送人出去的时候,他想起徐劲那会儿放过狠话要撵走徐良,心中不觉一动。

  “大叔,你住的毕竟是三哥家的房子,就算赁钱不再是那一百贯高价,终究不方便,你不妨搬到我这来。”不等徐良拒绝,他就笑着说道,“对外头只说是我雇你做活,这样就没人挑理了!这么大房子才统共四个人住,大叔搬进来,我这儿也热闹一些不是?”

  徐良原是坚持不肯的,可听得后一句,他想起早些时候慧通和尚的话,表情就渐渐松动了些,只却没有一口答应,只说是回头再想想就笑着告辞了。而徐勋把人送到门口,恰只见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停在那儿,车夫在驭座上左顾右盼,一见着他先是一愣,随即立时拉了拉斗笠,恨不得把整个人缩在斗笠下头。可那辆招摇的马车在前,那车夫的模样在后,徐勋只不过略一思忖,立时就想起了应天府衙东门口的那趟遭遇。

  不就是自称主人是应天府尹吴雄同宗的那个马夫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