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奸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字纸尤可惜,恶讯不足理

奸臣 府天 2646 2011.12.22 16:06

    之前十几天的将养下来,徐勋身上的伤渐渐结了疤,但毕竟此前伤得很不轻,那一趟救人又是大折腾,人却依旧颇为虚弱。于是,他便制定了严格的作息计划,接下来一连几天,他每日早起先打上一段太极拳,然后则是绕着院子慢跑几十圈,待到出了通身大汗,则是立刻去洗澡换衣裳。

  其他时候,他就仿佛不知道那坏消息似的,不是寻徐良说话,就是让瑞生带着出门转悠。虽说都是过其门而不入,但好歹认识了那些亲戚族人的门头。甚至连他一度上过的族学,他也远远张望了一下。

  他突然改变生活习惯,瑞生倒还无所谓,但管浆洗烧水做饭等等杂事的金六嫂就有些吃不消了,背后嘟囔常常不断,这一日,在收了那一堆满是汗酸臭的衣服之后,实在忍不住的她索性直接到徐勋面前抱怨了。

  “少爷,不是我偷懒,如今还没入夏呢,这衣裳天天洗,褪色不说,只怕是没多少时日就穿不得了。还有,今年这天古怪,往年这季节也不知道下了多少雨,可今年入春到现在,连雨点子都没看到几次。咱们家虽说早打了深井,可也不能老这么浪费。再说,烧水的柴炭,那价钱也已经比从前贵了一成不止……”

  因为先前听到的金六夫妻窃窃私语,徐勋对金六嫂性子多少有些了解,此时原本已经沉下了脸,可听着听着,他的脸色渐渐变得有些微妙。等到金六嫂唠唠叨叨说完,若有所思的他也不答话,只吩咐瑞生拿了一百钱给金六嫂。这下子,刚刚还满面苦口婆心状的金六嫂立时喜上眉梢,把钱往怀里一揣,千恩万谢地抱着那些脏衣服去了。

  徐勋才转身进了东屋,瑞生就追了进来:“少爷,你这手也太松了些,一百文能买好些鸡子儿,四五斗上好白米,您就这么给了她。再说,冬天都快过了,哪里还有柴炭涨价的道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可是,你乐意每天听她唠叨一回?再说,打赏她百钱也不单是为了堵她的嘴,她的话有些道理。”徐勋微微一笑,见瑞生撇了撇嘴还要说话,他就轻咳一声岔开话题道,“我一年四季统共就那么几套衣服,洗坏了再做又是大开销。对了,如今市面上松江棉布卖到多少钱?”

  “少爷问这个做什么?”

  “问你就直说。”

  见徐勋已经板了面孔,瑞生只得闷闷地说道:“我才到南京没多久,哪知道这些……”

  “那就去打听。”自从那天把打听族里六老爷做寿的事情交给金六,徐勋就注意到,瑞生连走路都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于是此时索性顺势说道,“你没听金六嫂说吗,衣服多洗褪色破损,可不洗就要被汗水沤烂了,我打算做几件短袖单衫,平时早起锻炼时穿。你去外头跑跑看看打听一下时价,顺便米面的价都问一问。”

  “采买上平时不是金六哥的事吗……”瑞生话才说了一半,随即立时眼睛一亮,“少爷放心,我明白了,这就立时去,绝对不让他贪没少爷的钱!”

  见瑞生一下子精神了,答应之后就一溜烟飞快地跑出门去,徐勋情知得计,不禁微微一笑。等到一扭头瞥见书架,他不由心中一动。这几日只忙着恢复身体,再加上要思量那个计划,他也没来得及去翻看屋子里的东西,如今有了空闲,也应该仔细翻检翻检了。

  转身走到书架旁边,他随手搬下了那一部部积满灰尘的书,一一翻开之后就发现四书五经俱全,除此之外还有山河地理之类的杂记。他前世里酷爱文史,基础还不错,此时就索性按照经史子集的大略归属,把这些书重新分了类放好,心里盘算着抽空把这些书看一看。

  等到了另一边的高柜子旁,他才一打开门,里头一大堆东西就当头砸了下来,吓了一大跳的他慌忙往后跳了一步,下一刻,只听哗啦一声,大量字纸夹杂着无数灰尘就这么散落在了地上。措手不及的他面对这一情形,本能地开口叫了一声瑞生,可却许久没人答应。意识到人被自己差遣了出去,他只得无可奈何地自己蹲下身来捡拾。

  好容易把一大堆字纸都收拾了干净,徐勋就发现高柜子里空出来的赫然是最高的一层,当下也懒得再爬凳子把东西放回原位,索性把这些都一股脑儿抱到了后头临窗的书案上。随手抽出其中一本描红帖子,可打开一瞧,他一时怔住了。

  原以为是怎样不堪入目的字,然而,呈现在眼前的那一笔字虽不能说十分好,却已经是颇见工整。要知道,前世里最落魄的时候,他就是靠着从小练就的书法,还有因此而来的另一门手艺,这才得以存身报仇,所以他其他的眼力没有,这写字看字却还有几分自信。当一幅幅展开那些字纸,只见其中除了临帖之外,竟还有些尚未寄出去给远方父亲的家书,一笔笔都是工整的小楷。字里行间,那词句虽算不得严整,可却是孺慕之情全然流露。

  “可惜了……”

  徐勋深深叹了一口气,终究是放弃将这些东西烧毁的打算。这些字纸一看就是两三年之前的东西了,况且他楷书正好拿手,只说是年纪渐长字体变化,要遮掩过去也来得容易。搬来凳子上去把东西放在柜子最高处放好,他又从中间一层找到了堆满灰尘的文房四宝,擦拭干净之后就一一放在了书案上。才刚做完这些,外头就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嚷嚷声。

  “喂,有人没有!”

  金六这几天几乎都在外头跑,瑞生也才被打发了出去不多久,金六嫂得了赏赐偷乐都来不及,哪会来打搅他?因而,心中纳闷的他索性推开了支摘窗,随即就瞧见了院子里站着一个少年。那少年眉清目秀,尤其是那两弯眉毛尤其可爱,只是,乍一看去,他总觉得对方有些不对劲,略一思忖就打起门帘从正房出去。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优哉游哉?”

  听那少年仿佛认识自个似的在那自说自话,徐勋不禁愕然。然而,对方丝毫没给他思量的功夫,就那么连珠炮似的说:“你成日里和那些浪荡子厮混在一起,徐家族里早就是一片怨言了,这次你居然还被人打得半死不活送回来!你知不知道,那几位族老都已经商议着要把你开革出宗?”

  看着那气急败坏的少年,徐勋终于意识到那不对劲从何而来。少年那小巧的耳垂上,赫然留着耳洞,再加上形容清秀,举止中总流露出女子气息,显然是易钗而弁。然而,搜遍自己的记忆,他也没能想起对方是谁,只好轻咳一声道:“这位小哥,我们之前见过?”

  见徐勋听了这样的坏消息竟是面色平和,那少年顿时为之一滞,随即气咻咻地说:“见过没见过有什么要紧!你听着,不止是徐氏族里对你不满,你那未来丈人看你这败家子也是不顺眼得很,徐氏族中不少人都在拉拢他。”

  尽管早就知道了,但面对这么一个不请自来的热心人,徐勋不好泼人凉水,点了点头又笑道:“原来如此,多谢小哥费心了。可还有别的事?”

  面对这个神经大条到几乎迟钝的人,那少年顿时有蓄力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看着徐勋那张依旧从容微笑的脸,他突然气咻咻地转过身子,二话不说地拂袖而去。望着这来得快去得更快的不知名人士,徐勋耸了耸肩就转身回了屋子,趿拉着鞋子一面走一面自言自语道:“看来若是有闲钱,还得再雇个门房,省得任凭是谁都能随随便便跑进来。”

  PS:第二更求票,我想上新书榜,打滚ing……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