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精灵聊天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毒之刚烈

精灵聊天群 传语者 2080 2019.01.25 00:04

  当然,等景明理智下来后,他自然不认为是自己的脸起了作用。

  毕竟在野外过了三天,脸上又涂抹着绿色汁液,他简直比野人还像是野人。

  人类在选择神奇宝贝的时候,自然理由会很多。

  那么神奇宝贝在选择人类的时候,又看重的是什么?

  “说起来,所谓的亲和度究竟是怎么判定的?”

  难道说,跟某一类神奇宝贝待久了,便会有所谓的“夫妻相”,而且还是能遗传的那种?

  景明没有思忖太久,因为他现在有更要紧的一件事去做。

  当你追一位心仪的对象时,表明态度之后接下来该怎么办?

  自然是死缠烂打,当然,这仅限于对方是抱有好感的。

  不!

  也可以不断的积累恶感,加深印象,然后蓦然反转也是一种方法。

  景明拨开眼前的的树枝,谨慎的四处看了看,方才树枝的震动给他提了一个醒。

  这里可不是他跟尼多兰进行‘相亲’的二人世界。

  暗中可能还存在着其他的神奇宝贝。

  “不排除会有喜欢恶作剧的。”

  景明听秋山老师说过,城都地区有一种小熊类神奇宝贝极爱恶作剧折腾过路的训练家。

  他着重看了一眼四颗树,尤其是背光的树枝。

  没有异常。

  景明小心翼翼的避开荆棘上的尖刺,用衣袖手套摘了一朵鲜艳的红花。

  尼多兰喜爱这种红花,很可能是天性,也可能是个体习惯。

  但无论是哪一种,都不排除其可能含有毒素。

  所以方才景明才不敢真的吃下去,只是用牙齿撕咬或者抿着,避免过多的接触……但即便如此,也是一种冒险。

  同样的,如果这种红花含有毒素的话,那么极有可能不止尼多兰爱食用,其他的毒系神奇宝贝也一样。

  “没错,尼多兰并没有将巢穴安在红花荆棘附近,也证明这里并不安全。”

  景明一边小心翼翼的摘取着红花,一边腿脚绷紧随时准备发力。

  越到后面,越是要谨慎。

  “呢哆,兰?难不成尼多兰的命名仅仅只是音译?”

  景明摘了五朵红花后松了口气,想起了之前尼多兰的叫声或者说某种语言?

  神奇宝贝之间是否存在语言和交流至今依然还是一个未解之谜。

  不过按照叫声去命名,这是观察家的偷懒?不!

  这样命名的话,的确有好处。

  起码下次如果听到类似叫声的话,便可以通过音译猜测是哪种神奇宝贝,从而更好的做出判断。

  这样想的话,这种命名法虽说很浅显,但也蕴藏着不一般的睿智。

  “那么传说中的神奇宝贝的命名又存在着什么样的深意?例如梦幻,如梦如幻的的神奇宝贝?”

  景明轻轻踏着步子向来路走去,他准备收回那些方才倾撒而出的一部分物品,虽然好像不怎么符合尼多兰的味口,但也不能浪费。

  但刚拨开树枝,他便浑身一僵,面色逐渐凝重了起来。

  就在他方才蹲卧的地方,正盘踞着一条深紫色异常夺目的大蛇。

  蛇盘有三层,估算一下,应该长有两米,明黄色蛇腹,颗粒状响尾,一切的一切都说明这条蛇不仅危险而且拥有剧毒。

  此时,其三角近圆形的深紫色蛇头正在快速吞食着景明方才撒落的物资。

  一双明黄色异常冰冷的竖瞳死死的盯着他,尾部高速震动,发出了剧烈的‘咝咝’声,令人毛骨悚然。

  但景明的目光却没有看向那根明黄色的响尾,而是同样凝视向阿柏蛇的竖瞳。

  据秋山老师所述,阿柏蛇的尾部普遍是没有毒的。

  这一点跟地球上的响尾蛇类似,里面只是空气气囊,利用了哨子原理发出了诡异的声音。

  但是!

  阿柏蛇中同样存在着特异个体,那就是遗传了亲辈的力量从而导致尾部也带有剧毒。

  这一点同样从表面可以观察而出。

  景明余光快速的一扫。

  一,二,三……五,总共五个节点,不是遗传了毒尾的个体。

  一般至少要六个节点以上的阿柏蛇才会具有毒尾。

  他身子默默低俯,并且侧成了一条斜线以减少自己被攻击的面积。

  幸好,幸好他刚才第一时间想到去收集红花,而不是去捡拾那些东西。

  否则现在才是进退两难。

  现在的问题是——

  这只阿柏蛇跟他初次预见的是同一只么?

  如果不是,那便是偶然,顶多只能说明这里的红花是一种毒系资源。

  但若是同一只的话!

  很可能,极有可能,他被盯上了!

  这倒不是说这只阿柏蛇看上了他这一身肉,而是将他当成了预备的食物储存器。

  也就是说,这只阿柏蛇将景明三天收集的各种毒株毒草都看做了自己的胃中之物。

  退走?不!不行,这种示弱的行为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

  必须要用一种方式展示自己的强势并且还要避免冲突。

  景明极为细致的打量着眼前的阿柏蛇,直到他发现其蛇颈处的明黄色花纹似乎有些干枯褶皱后,眼神骤然一眯。

  这只阿柏蛇要蜕皮了?!

  怪不得对方食欲会这么大。

  这时候景明已经倾向于第二种猜测,这只阿柏蛇就是他第一次遇见的那只!

  而且对方明显还根据某种手段能够追踪到他。

  突然!!

  阿柏蛇蓦然弹射出了蛇身,仿佛要准备攻击一般。

  但其弹射到一半,又快速的盘踞了起来,尾部的响声越发高昂。

  ‘咝咝’声中,阿柏蛇探出了自己的蛇信,发出了恐吓般的叫声,“唦——!!”

  其竖瞳凝视向了景明系在腰带上的袖袋,意思不言而喻。

  空气渐渐凝重了起来。

  景明深深的看了一眼阿柏蛇,就像是屈服了一般右手解开了衣袖口袋,将剩下的物资一点一滴倾撒在草地上……

  阿柏蛇尾部的震动舒缓了一些,显然对于眼前人类的屈服很满意。

  但下一刻!

  它明黄色的竖瞳骤然一缩,景明直接抬起了右脚向着下面辛苦收集的毒草毒菇踩去!!

  紧接着那只脚将所有毒草毒菇都碾成了稀巴烂,一点一滴,触目惊心。

  咝咝——

  一缕缕被腐蚀的白烟从景明的脚下徐徐飘起,消散。

  他没有说话,沉默的往后退了两米多远,然后指了指被碾碎践踏的毒草,毒菇,就像是再说,

  吃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