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精灵聊天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毒系神奇宝贝腐蚀钻石的可能性?

精灵聊天群 传语者 2151 2019.02.22 23:42

  空气中逸散着淡紫色的毒雾,雾气与光线纠葛在一起,瑰丽而危险。

  即便阿柏怪已经离开了片刻,毒雾也没有完全散去。

  而随着‘人形冰块’的融化,四周的气温也骤然变得阴冷、潮湿。

  景明立刻后退了两步,天知道冰融化后形成的水汽有没有毒。

  地面上的草叶渐渐弯曲倒地,边缘上的锯齿像是被灼烧了一般慢慢变黑并且释放出了道道白烟附带有刺鼻性的味道。

  “大多数阿柏怪释放的毒素都带有强酸性,同一血系同一区域的阿柏怪自带的酸性在一定程度上具有重复可叠加性。

  族群性的阿柏蛇往往容易进化成阿柏怪,一只阿柏蛇在进化后便会自发的离开族群进行独居生活。

  原因是阿柏怪无意中释放出的强酸性毒雾会潜移默化的改变附近的环境使得环境变得不宜居,并且会伤害到训练家的身体。

  所以培育阿柏怪的训练家要定期去配置解毒剂以防止身体出现病理学异变。”

  景明脑海中闪过秋山雅人发送的毒系神奇宝贝资料。

  有些神奇宝贝明明野外就有并且实力不俗却没有成为大众化的选择一定是有相对应的理由的。

  眼前毒液造成的效果应该是溶解液技能——将强酸泼向对手进行攻击,施加毒性攻击的同时还会腐蚀对手的能量保护层。

  草叶变黑应该是发生了碳化,即脱水性,将有机物里的氢、氧元素按原子个数比2:1脱去生成水;

  空气中的刺鼻味应该是某种氧化性,脱水加高温使得碳氧化生成二氧化碳,并产生某种毒害气体,可能是二氧化硫或者其他。

  “这种强酸可能是浓硫酸,也可能是浓硫酸,浓盐酸,浓硝酸的混合体。”

  显然,培育阿柏怪的方法应该就是增强它毒液中的酸度,或者改变强酸性物质的比例,例如浓硝酸与浓盐酸的混合为1:3时形成腐蚀黄金的‘王水’;而浓硝酸与浓盐酸按3:1的比例混合便是能够腐蚀白银的‘逆王水’。

  还有氟磺酸和五氟化锑混合形成的超强酸,亦或者还有氟锑酸......

  当然,最重要的是生物体的有机结构是否可以适应释放这种程度的强酸。

  培育毒系神奇宝贝需要的便是耐心与细心,通过研究神奇宝贝的毒液性质,从而对应的服用成体系的毒素。

  例如,酸性毒液的方向应该是增强酸性,而不是喂食碱性物质。

  与此同时,为了防止神奇宝贝在培育过程中无法适应过强的外来毒素,还要加以弱化,逐步逐层次的喂食。

  景明耐心的等待着眼前的白烟散去,他能够理解为什么阿柏怪一般要独居,而不是与阿柏蛇进行混居。

  虽然理论上,阿柏蛇身为毒系神奇宝贝不会中毒,但却不代表着不会受到毒系伤害。

  显然,若是一只阿柏怪在族群中发神经,或者梦里跟什么东西打架从而乱甩溶解液……

  恐怕其他的阿柏蛇也会受不了才对。

  再加上一只阿柏怪与阿柏蛇,估计生蛋的可能性也比较低。

  而如果一只号称有钻石硬度的大岩蛇和一只能够喷吐氟锑酸类超强酸的阿柏怪对上会是什么结果?

  当然,理论上氟锑酸恐怕无法腐蚀钻石。

  但万一真有毒系训练家能够培育出一只毒液能够腐蚀钻石的阿柏怪......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

  足足等待了十几分钟后,景明也不敢轻易的靠近那块‘人体冰块’。

  现实告诉他,训练家就应该老老实实的待在自己的神奇宝贝身边,在野外更应该如此,尤其不要惹某些报复心强的个体,因为人家输得起,你输不起。

  不用想景明都知道这位躺尸的猎人估计是惹到了阿柏怪,常磐的阿柏怪和其他地区的阿柏怪区别可大了去了。

  其他地区的阿柏怪追溯上去,也许便是某些训练家或者研究者野外放生或者放养的个体。

  这些个体性情普遍比较温和。

  这种行为在景明看来像是某种‘殖民策略’,通过放生这些‘亲人’个体从而影响其他的野生个体。

  某种意义上而言,这的确是培育家的工作内容。

  例如虫丝服装行业中,培育家便会大范围培育养殖绿毛虫,并且最终得到喷吐虫丝量最大,质量最符合人类舒适度的个体进行优质培育。

  而剩下的个体则放生到野外从而降低饲育成本。

  “这名猎人身上应该还带有其他神奇宝贝才对。”

  景明瞥了一眼懒洋洋无聊摆弄节肢的阿利多斯——换位思考,当你只有它的时候,你会安心当猎人吗?遇到危险的时候估计这只阿利多斯跑得会比你快多了。

  所以这名猎人身上至少应该还有一只真正忠心耿耿,认为他‘帅炸了’,‘做任何事都是正确’的狗腿神奇宝贝才是。

  这一点不足为奇,‘帅’,‘正确’这属于个体感受。

  所以在野外遇到猎人,不要太指望你的嘴炮能够打动对方神奇宝贝的心灵从而让它‘弃恶从善’。

  你嘴炮半天,最有可能得到的结果便是一对白眼外加‘吼(这两条腿人类居然会噪音攻击)’,‘嗷?(它这是在对我放狠话?还是挑衅我?)。’

  不是所有的神奇宝贝都能听懂人类的话语,大多数猎人或者组织成员只会教导自己神奇宝贝技能命令。

  景明看了一眼阿利多斯,这只大蜘蛛怎么处理?

  他刚想着,便看到阿利多斯举起了前肢先是将杂草剪除,然后在黝黑的地面上划来划去,不知道在做什么。

  景明好奇之下,走近了几步便停了下来,因为尼多兰已经咬住了他的裤腿,并且用精神控制制造而出了一块看不见的墙壁。

  尼多兰红瞳警惕的看着阿利多斯,显然十分不信任对方。

  唦唦唦......

  景明看着地面上被阿利多斯划出的痕迹,面色古怪了起来。

  黝黑土地上的痕迹虽然扭曲,虽然连五岁小孩都不如,但毫无疑问,

  是字!

  是联盟的通用语!!

  简单的几个词汇拼凑在了一起——‘吃的’,“干活”......

  阿利多斯最终后撤了两步,还形象的‘白’了一眼景明,像是嘲弄他少见多怪一样。

  “怪不得有人说其实某些神奇宝贝比人类更适合当研究者。”

  景明感叹了一句,辨认了半天,勉强明白了这只阿利多斯的含义。

  给吃的就干活,打不过不打。

  嗯,很实际的一只阿利多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