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精灵聊天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那一道光,不断持续的结束与开始(5500字合章)

精灵聊天群 传语者 5413 2019.03.03 19:04

  “大岩蛇,沙暴!”

  小刚当仁不让,猛一挥右手,伴随着话语声还暗藏了一个手势命令。

  以他跟大岩蛇的默契,大岩蛇完全可以理解他的意图!

  “......”

  大岩蛇左眸向后一瞄,深黑的竖瞳映照出了小刚伸出的右手。

  它瞳孔微不可见的伸缩了一下,构成身体的螺旋状岩石蓦然高速旋转......

  轰——!

  无尽的黄沙走石以大岩蛇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飞速蔓延而去,几秒钟的时间便覆盖了整个对战场。

  “兰。”

  尼多兰此时的体型也长大了一些,但整体看上去依然没有什么太大变化。

  她盯着迎面而来的狂暴风沙毫不在意般抖了抖长须。

  啪啪啪——!!

  风沙迅疾的将尼多兰裹挟在其中,并且发出了怪异的响声,就像是沙子打在了无形的墙壁上一样。

  景明眼睛微眯,他依然还能看到对战场上的变化。

  小刚的大岩蛇虽然成长了许多,甚至于学会了沙暴技能,但还不至于掀起让人难以直视甚至于望而生畏的大沙暴甚至于风灾。

  理论上而言,位于沙暴中的神奇宝贝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例如:除岩石属性、地面属性和钢属性以外的神奇宝贝会受到来自于沙暴技能的持续性伤害,也许是暗藏于其中的岩石系能量变化,也许是风沙的直接伤害。

  同样的,岩石系神奇宝贝则会与沙暴环境形成共鸣,体表的能量保护会更强,也就意味着可以抵御更强的能量攻击。

  而实际上,发动沙暴的个体体表还会裹挟着一层风沙,同样可以减弱外来物的冲击力。

  “升空。”

  景明简短的发出了一个命令。

  现实中,体型越长的大岩蛇还有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点——那就是看似纤细的尾部。

  普遍而言,野生的大岩蛇都会钻洞。虽然也有大岩蛇不会,但小刚手中的大岩蛇不可能不会。

  所以面对体长的大岩蛇还要防备另外一点——当你的注意力全部放在它的头部时,很可能从地面下方会突然窜出来一条蛇尾将你牢牢捆住,紧接着便是狂猛的冲击。

  “毒针。”

  景明看着逐渐升高的尼多兰点了点头。

  升到二十米左右的高空便足够了。

  这种高度,大岩蛇只能依靠甩尾才能直接攻击到。

  “毒针?在沙暴中,毒针的威力会被层层削弱甚至于几近于无吧。”

  这时旁观的纱织则托起了右臂,手背放在下颌处,虽然尼多兰可以用精神控制抵抗来自于沙暴的伤害并且获得高空优势,但无论是使用精神控制还是毒针都会消耗体力。

  所以这时候不是应该节省体力吗?

  但很快,纱织的疑问便得到了解答,因为灰褐色的风沙中突兀的划过几道白色光束直接击向了大岩蛇的蛇吻部位!

  极为诡异的是,几道毒针就像是与风沙处于另外一个空间般,完全无视风沙的阻拦。

  “大岩蛇,躲开!”

  小刚眉头高皱,一时间也无法理解这是为什么,所以索性让大岩蛇避开。

  大岩蛇微微侧身,避开了要害。它岩石蛇吻微张,无形的吐息化作力量驱动着另外一个技能准备反过来突袭高空中的尼多兰。

  这么快便准备好了吗?小刚看到大岩蛇微张的蛇吻后暗自点头,比他预想中的还要快,非常努力啊,大岩蛇。

  虽然它的大岩蛇很少表露感情,但小刚知道对方岩石外表下包裹的是怎样一颗火热的内心!

  生活当中的认真;

  对待其他神奇宝贝的温柔;

  以及暗地里默默无言的努力奋斗!

  所以,这一战他同样也不能输!!

  “大岩蛇——”

  小刚刚准备让大岩蛇全力用暗藏的技能攻击尼多兰,但他余光一瞥,便看到了更为诡异一幕......

  那几枚本该被避开的毒针居然陡然划过一道诡异的弧光,不可思议的一转再次攻击向了大岩蛇的蛇吻部位,而且直指它深不见底的吻部正中央!!

  呼!

  小刚眼中霎时闪过几道白光,他甚至于都来不及提醒大岩蛇,只听到‘砰’地一声,几道白色毒针蓦然破碎。

  “那是......隐形岩?”

  沙久耶黝黑的瞳孔眨了眨,交替重叠在胸口的双手握紧了又徐徐松开。

  方才,就在白色毒针即将攻击到大岩蛇的刹那,那千钧一发之间,就像是有什么东西突然高速移动,直接将白色毒针给撞成了粉碎。

  虽然仅仅只是一闪而逝,但她依然看到了一抹褐色光泽,应该没错,是隐形岩。

  只有在发动攻击的时候才会显露而出的隐形岩石。

  原本隐形岩技能应该是不可控的,但对于深灰道馆的继承人而言,这一点显然毫不适用。

  那只大岩蛇居然可以制造,操纵这种看不见的浮空岩石进行攻击。

  “真不愧是道馆训练家的儿子呢。”

  沙久耶说完才发现自己的发言很失礼,她摇了摇头,微笑了起来,“不,厉害的应该是小刚他自己。”

  她的目光看向了景明,想知道他怎么应对。

  景明余光一瞥便看到了沙久耶的视线,他微微点头,便看向了高空,“尼多兰,毒针。”

  他的计划依然没有变,隐形岩看似威胁力十足,但只要尼多兰在四周布下精神控制丝线,提前探知,便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而这一点对于尼多兰而言轻而易举。

  “呢哆。”

  接下来尼多兰凝神感知,便提前躲开了隐形岩的突袭。

  果然暴露之后对于尼多兰不是很有效......小刚眉头高皱,要不是方才的毒针也不会暴露隐形岩的存在,这样合围之后,即便是尼多兰也避不开。

  这可是他跟大岩蛇习练许久的‘高空封锁’。

  他暗自叹息了一声,便只能接受现实。

  一时间对战便陷入了焦灼,大岩蛇在审时度势之下,也只能选择放弃防守非要害部位,正面硬抗尼多兰的毒针攻击。

  因为,要同时维持沙暴以及隐形岩,并且还得全方位的操纵。这些种种对于现在的大岩蛇而言过于吃力,如此下去它消耗的体力绝对要大于尼多兰。

  铛,铛铛,铛——

  不时的会有毒针溅射到大岩蛇的身躯上带来一定伤害。而大岩蛇则不管不顾,专心致志的消耗尼多兰的体力。

  “消耗战。这样下去,应该是尼多兰会扛不住才对。”

  艾拉看着对战场,尼多兰持续性高强度的使用精神控制太消耗体力。

  这样下去,不久之后便会无力再战。

  他望了一眼景明,不知道对方究竟在想什么。

  “毒针。”

  景明依然神色不变,只是仔细看去,他嘴唇微动,像是在计算着什么一样。

  大岩蛇虽然避开了要害,但毒针的伤害还是会不断累积。

  况且,跟尼多兰一样,大岩蛇的体力同样在快速下滑。

  蛇尾,躯干,直到躯干的缝隙......大岩蛇的防御范围越发的狭窄,这代表着它的体力同样也支撑不了多久。

  铛!

  一道白色毒针突然与大岩蛇的头部岩石犄角碰撞,迸裂。

  迸溅而出的白色光点与清脆的声音对于景明而言是那么的耀眼、响亮。

  景明知道,是时候了!

  他立刻抬头看了一眼尼多兰,左手轻轻的敲击了一下右手手背。

  而尼多兰长耳抖动了一下,便听到了景明传递的信号。她红瞳微微眯起,隐约间有光晕闪动。

  此刻四周的风沙也越发密集,无形的隐形岩不时的呼啸而过,让人难以分清是大岩蛇在暗中操纵还是隐形岩自身在随着风沙游走。

  不可否认,这样持续下去,一定是尼多兰先行体力耗尽,然后无法继续维持精神控制。

  如果尼多兰直面沙暴与隐形岩还有大岩蛇的话,必败无疑!

  小刚与大岩蛇,的确无愧于下一任的深灰馆主,无愧于是有资格继任道馆的训练家。

  天赋,努力,才情,他什么都不缺。

  但是!

  景明渐渐抬起头,目光看着眼前的风沙与风沙中的庞然大物。

  从一年前,他就在思索尼多兰如何正面,如何一击,彻底击溃大岩蛇的方法!

  为此,他和尼多兰整整努力了一年。

  也许,他并不知道什么是强大的训练家,也并不知道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但是!

  将眼前的小刚,将眼前的大岩蛇正面击败的话,毫无疑问,他将会登上一个新的台阶。

  也许,日后,小刚和大岩蛇将沿着深灰道馆历代馆主的路途大步向前走,甚至于达到真正道馆主应有的强大实力。

  但是!

  现在!!

  小刚——

  ——是我更强!!

  景明在看到风沙中绚丽微弱的冰之光后,耳边的所有声音都渐渐褪去,只剩下了他自己的声音——

  “急冻光线。”

  他眼中的色彩瞬间褪色,只能容下从天空,从尼多兰脊背上空挥落的浅蓝色闪电光束。

  霎时间!

  小刚忍不住踏前了一步,张嘴欲喊。纱织天蓝色的瞳孔中则映照出了更深邃的晕蓝。

  沙久耶重叠在胸口的双手沁出了些微汗水,她胸口小小的起伏了一下,露出了一抹极浅极淡的笑容。

  大岩蛇黝黑的竖瞳极致的缩小,它全身心都感受到了来自于上空,来自于那道光束的可怕威胁。

  它无声的吐了口气,临危不惧,硬是扭动起了身躯,并且驱动起了隐形岩和风沙一起阻拦在那道光束之前。

  但下一瞬!

  大岩蛇还未松口气,便看到那道光束速度越来越快,并且蓦然像是闪电一般弯曲了一个弧度,精准的避开了沿路的所有隐形岩,然后径直穿透了它体表的风沙环!

  为什么?!

  为什么急冻光线竟然可以改变方向,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为什么它体表的风沙环完全没有起到作用,竟然不是被撕裂,而且直接被穿透?!!

  大岩蛇脑海中刚闪过这些念头,便看到了原本粗壮的闪电光束居然宛若一条细线精准的从它的蛇吻中蓦然探入……

  紧接着一股恐怖的寒气从它蛇吻中骤然爆发,大岩蛇眼前瞬间惨白一片,最终丧失了一切意识。

  狂暴的风沙中飘落了点点冰晶雪花,一条扭曲的冰之桥连接着空中一点与完全冻结的大岩蛇头部。

  整个会场一时间寂静无声,几乎所有人都望着宛若从天而降的急冻光线。

  或者说,比起急冻光线,更是从天空中蓦然探下去的寒冰巨爪,虚空一闪便握住了大岩蛇的巨大头颅让其丧失了战斗能力。

  片刻后,小刚深呼吸后抬头看了一眼大岩蛇,“辛苦了,伙伴。”

  他拿出精灵球将大岩蛇收回后,再次看了一眼天空中的冰之桥,“急冻光线,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急冻光线,久我,不,久我景明,期待着跟你的下一次对战。”

  小刚不禁有些期待起自己的道馆生活,因为会有源源不断,各式各样的训练家前来挑战奋斗。

  而他的实力也会越来越强。

  下一次,便不是小刚和他的亲友久我之间的对战,而且道馆训练家武能刚跟挑战者久我景明赌上道馆徽章的正式,荣誉的对战。

  真是期待啊……

  小刚微微鞠躬,便转身走下去,让整个会场的人再一次见识到了深灰道馆的精神。

  无论是胜,还是败,他们都会像岩石一样积累和锲而不舍!

  这种岩土精神贯穿着深灰道馆的全部历史,代代持续,永不断绝。

  这时,中年教师的目光从天空消弭的冰晶中收回,他深深的看了一眼景明与他怀中像是有些累的尼多兰,“尼比市训练家学校,第二十三届训练家学校毕业对战的胜者是——”

  “——久我景明!!”

  两年前,对方还是一名被评定为没有训练家天赋的普通学生。

  但谁能想到,两年后的今天,他居然在毕业典礼上正面击溃了堂堂深灰道馆的继承人!

  他有所预感,也许这一届的毕业生将会再次闪耀一个时代,在这个最美的时代中走到最前方。

  ……

  随着景明与小刚的对战后,会场的所有新生训练家都一一进行了激烈的对战。

  纱织与沙久耶的对战并没有影响到两人的感情,只是小火龙的脸上与屁股上都多出了一道红印。

  它有些泛蓝的瞳孔狠狠的望着脊背有些焦痕的妙蛙种子,暗自发誓,下一次一定要将这个变态种子烧成焦炭!

  而妙蛙种子威吓般的挥舞着藤鞭,红瞳斜着‘白了’一眼小火龙,丝毫不在意小火龙恶狠狠的眼神。

  至于艾拉则苦笑着给杰尼龟清理着身上的虫丝……

  景明本以为最后一幕应该是尼比市训练家学校的校长进行致辞。

  但出现在红幕高台之上的却是一个他想象不到的人。

  一身的白色西装,儒雅的面孔,正是秋山雅人!!

  只不过与在训练家学校不同的是,他右胸口处挂着一个闪电‘⚡’状的纹饰,象征着他雷文道馆代理馆主的身份。

  秋山雅人从架子上拿起了话筒,他目光从会场上慢慢划过,毫不停留,唯有在看到对战场的时候嘴角渐渐勾起了一抹笑容,像是有些缅怀,有些欣慰。

  他渐渐开口:“相信大家都应该认识我,所以就略过浪费时间的自我介绍。

  本来按照我的想法,恐怕这一生恐怕都不会再踏入关东,踏入到尼比市训练家学校。”

  秋山雅人渐渐闭目想到了在这里的时光,他原本以为自己白白浪费了几年时间……

  但正是在这里,他恍惚间看到了过去的自己;

  但正是在这里,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终点与自己接下来人生的意义。

  秋山雅人品味着过去的一幕幕画面,渐渐无憾,唯独半句话,唯独欠了他真正意义上的‘学生’半句话。

  所以他站在了这里。

  “今天,我之所以会站在这里……”

  他目光凝视向了下方,“两年前,我在尼比市训练家学校告诉了某位学生这样一句话:‘人,有时候就要面对现实,因为,现实往往就是一切’。”

  “但其实,这后面还少了半句话——”

  秋山雅人环顾一周,徐徐念道:

  “——如果我真的愿意面对现实,如果我真的认为现实就是一切。那么我便不会站在这里,不会遇到我人生中的另一半,也不会成为……”

  “训练家。”

  他说完微微躬身便将话筒递给了身后面无表情,一身燕尾服的希尔特教师。

  希尔特教师接过话筒后,看了下右腕上的手表,“原本我一直在记时间,想看看我身后的人究竟又谋杀了你们几秒钟。”

  “但是,interesting.”

  希尔特教师挑了挑眉,“一个把现实挂在嘴边的烦人精居然说了些有意思的话。”

  他紧接着平淡的说道:“达到目标最好的方法就是投入自己百分之百的时间与精力。

  当我决心要成为一名训练家,一名神奇宝贝学者的时候。

  我没有随便的找一份工作当做后路。

  这不容易,因为当时,嗯,我什么都没有,没有初始神奇宝贝,没有所谓的训练家资质,没有上训练家学校的钱,什么都没有。

  当时我妻子,嗯,现在的妻子问我为什么?

  我只回了她一句:因为我是梦想家。”

  他说完附带了一句,指了指身后,“顺带,当时这个烦人精笑得十分灿烂,如同看一个大脑缺氧的蟾蜍王。”

  希尔特教师说完后立刻止住,然后看了下时间便匆匆离开。

  最后的最后,景明发现自己居然也需要致辞。

  景明走到场地正中央后,他环视了一圈,仿佛从看台上看到了自己曾经的身影。

  去年的这一天,他为了成为训练家而踏入了模拟森林。

  去年的这一月,他遇到了注视着新世界的尼多兰,遇到了沉静稳重的沙久耶,遇到了凝视常磐林海的索罗亚。

  而今年,这一月,也许他便要为了更多的东西而离开尼比市,离开尼比市训练家学校,离开常磐。

  那么......

  追求自由的索罗亚会跟他一起走,愿意束缚在他身边么?

  皮皮和露力丽能够舍得自己心目中的家园么?

  沙久耶又如何呢?

  他自己又如何呢?出了尼比市,未来的道路又在哪里?

  一个个‘开始’,一个个‘离别’缠绕在他的心中......

  景明从旁人手中接过话筒,环顾一圈却有些无言。

  最终他嘶哑着说了一句:

  “诸位——”

  “——我们终将结束,我们终将开始。”

  “谢谢。”

举报

作者感言

传语者

传语者

写到这里,我对于开局第一幕的一个设计基本上没有什么遗憾。   ‘我们终将结束,我们终将开始’。   这一句话是偶然翻看到以前的毕业照片,突然想起来过去的自己。   想起来自己过去的动漫,小说,种种,一个又一个的结束,一个有一个新的开始。   这一段中有些伏笔会延续到到之后,例如‘猎人’的百变怪,小拳石;例如‘猎人’背后;例如‘幽灵神奇宝贝’事件等等。   谢谢大家的支持!!

2019-03-03 19:0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