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精灵聊天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后宫未立,便已起火

精灵聊天群 传语者 2244 2019.03.05 00:27

  当然具体而言,景明也不知道注册训练家是怎么样的一个管理模式。

  他在领取了神奇宝贝图鉴以及对应的五枚精灵球后便向着尼比森林走去。

  索罗亚,虽然她很少谈及自己的事情。

  但根据与秋山老师的交流以及图书馆查阅到的资料。

  索罗亚与索罗亚克应该是共同生活在无人知晓的某地,一片开满了花田的神秘地区。

  索罗亚克会施展大范围的幻觉阻止任何人物的探查,而索罗亚则安心的生活在其中。

  应该便是如此。

  而且依照秋山老师的话语,无论是索罗亚,还是索罗亚克都拥有着相当明显的恶属性特质,即喜好恶作剧。

  属性与性格,有些时候的确往往相辅相成。

  虽然没有绝对性的论文。

  但神奇宝贝的性格与属性与环境形成共鸣时,其自身的确会得到更好的成长,实力也会更强。

  然而,按照景明对于索罗亚的浅显了解。

  她似乎算是‘异类’,索罗亚当中的‘异类’。

  她不喜欢无谓的恶作剧,追求着某种自由的意义。

  所以,很大可能是厌恶了束缚在故乡,便逃离了出来。

  “不明白啊。”

  景明一边避开脚下的粗壮树干,一边摇了摇头。

  他肩膀上的尼多兰则侧目眨了眨,“……”她四周荡起无形的波动,用精神控制将藤蔓树枝拨开。

  就在这时!

  尼多兰红瞳突然眯起,长耳抖动了起来,她侧头用脸颊蹭了蹭景明,“呢哆。”

  附近有打斗的声音。

  “了解。”

  景明点了点头,最近尼多兰的听力越来越强。

  这可能是濒临进化的标志。

  尼多兰长耳高高竖起,红瞳映照出了四周的景致……

  翠绿的林叶遮住了云空,脚下则铺着一层厚厚的叶毯,唯有一条小路曲折延伸向密林深处。

  与此同时,四周也不时的回响起怪异的声音。

  尼多兰蹦跳到了地面上,集中听力,很快便将杂音排除,红瞳看向了右前方。

  她回首看了一眼景明,“兰?”

  “可能是谁在收服神奇宝贝。”景明沉吟了一瞬便决定上去看看情况。

  在野外,训练家的收服完全是公平竞争。

  景明跟着尼多兰向前走了大概一百米左右便停下脚步皱起了眉头。

  不远处的一片空地中,正有两只神奇宝贝在对战。

  其中一只是一米多高的赤红色恐龙神奇宝贝,尾部的火焰,头部略微延伸的犄角证明着它的身份,小火龙的进化型火恐龙!

  而其对面则是一只狃拉。

  景明如果没有感觉错的话,它应该便是那只指导过自己急冻光线的年老狃拉。

  此时年老狃拉凝聚出了急冻光线化作利剑即将逼近火恐龙......

  而火恐龙凭借着自身的火焰利爪轻而易举的便急冻光线截断。

  单从这一击上来看,火恐龙的实力明显要胜于年老狃拉。

  火恐龙身后的背包青年手握精灵球随时准备抛出。

  “兰!”

  尼多兰脊背的尖刺立刻变得锐利,瞳孔也深邃了起来,显然是做好了对战的准备。

  她知道,这只年老狃拉虽然孤僻,但的确是皮皮,露力丽,走路草她们的朋友。

  景明眉头一皱,便毫不犹豫的准备上前。

  他知道更多,虽然索罗亚看上去沉默寡言,感情淡漠。

  但她实际上同样十分关心露力丽,皮皮她们。

  然而就在景明准备迈出脚步的时候,一只纤细的手握住了他的右手腕。

  “久我。”

  拦住他的人赫然正是索罗亚。

  景明眼神中闪过一丝意外,为什么?

  “久我。”

  索罗亚再次出声,她摇了摇头将他拉入到了草丛中。

  “……”

  尼多兰迟疑的回看了一眼已经露出疲态的狃拉,便乖巧的跟进了草丛中。

  景明瞥了一眼前方的战局,忍不住想要出声。

  为什么?

  他这样做即使有违训练家的职业道德,但完全是为了索罗亚——

  就在这时。

  索罗亚握着景明右腕的手轻轻覆盖在了他的右手背上。

  她看着景明,微笑了起来。

  景明感受着右手背上的体温,瞳孔中映照出了索罗亚的微笑。

  那是,一个非常小的微笑。

  但是那里面充满着感谢与信赖。

  稍稍眯起的瞳孔,稍稍泛起的嘴角,稍稍倾斜的头,以及那双温暖无声的眼神。

  谢谢。

  没事。

  仿佛可以听到她这么说。

  景明望着这样子的索罗亚,最终将话语全部收了回去。

  尼多兰则瞥向了战斗中的年老狃拉,发现对方虽然疲态尽显。

  但却焕发出了与以往迥乎不同的昂然,双瞳中充斥着某种渴望。

  她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便卧在了地面上,红瞳凝视着前方奋力战斗的年老狃拉。

  索罗亚向着沉默的景明与尼多兰点了点头。

  她收起了笑容,再次面向空地中的战斗。

  景明的目光在索罗亚和年老狃拉之间来回徘徊。

  最终他突然间明悟。

  索罗亚,她是知道的。

  自由,是伸出手触手可及却又仿佛永远触及不到之物。

  从故乡,从索罗亚克的保护中离开,恐怕她的确可以品味到一时的自由。

  但随着时间推移,她最终发现,自己终究是无法自由的像风一样,像漫无边际的海一样。

  所以她才一直在那山丘上遥望着常磐林海。

  她,知道的,自己是绝对不可能得到自由的。

  所以,索罗亚才会关切皮皮,因为她从皮皮身上看到了自己过去的影子。

  所以,她才没有上前,甚至于阻止他上前干扰到年老狃拉与火恐龙的对战。

  因为,对于年老狃拉而言,对于已经离开族群,渴望于战斗的年老狃拉而言。

  跟随一位训练家也许便是最好的结局。

  这也许便是它接下来人生的全部意义。

  终究,年老狃拉还是不甘,它追求的是进化,是于战斗中的升华,是璀璨的未来。

  而不是待在森林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最后,年老狃拉被收进了精灵球中,紧接着背包训练家又将它放出来后,拿出喷雾、绷带给它包扎疗伤。

  背包青年将年老狃拉收回到精灵球中,夸奖了一下火恐龙,便转身……

  离开了。

  片刻后。

  “索罗亚,真是坚强啊。”

  景明话刚出口,耳边便渐渐回响起了一句低语,“大概,我没有久我想象中那么坚强。”

  “不过,久我可能是现在,最了解我的人了。”

  他转身便看到了索罗亚的侧颜,不知为何有种冲动。

  景明情不自禁之下,身子刚准备向前倾,便感觉有什么东西挤进了他跟索罗亚之间。

  他余光一看,是尼多兰。

  “呵呵~”

  索罗亚眼神微眯,掩嘴笑了起来。她起身消失在了树丛之中。

  景明虚握了一下空荡荡的右手,而尼多兰则若无其事的抬起后爪挠了挠脸颊侧。

  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