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精灵聊天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你的名字是?他与她的初遇

精灵聊天群 传语者 4260 2019.02.23 18:29

  临近傍晚的森林中,一只接近两米高的雄壮比雕一爪摁在一只阿利多斯背部,另外一爪则轻点在阿利多斯的毒角上,极为自信高傲。

  “......”

  阿利多斯一动都不敢动,一对复眼就像是坏了般对着景明已经高频眨了将近有一分钟,如果它有表情的话,脸肯定已经扭曲成了一团。

  而比雕则伸展着自己宽大的翅膀,随意的扇动了几下便使得两侧大树摇动,旋风四起。

  从头到尾,这只比雕都仰着头,一言不发。

  “兰。”

  尼多兰一边舔着景明的左手食指咬痕,一边侧望着比雕,尤其是对方的大翅膀和冠羽,颇为好奇。

  这种长毛的神奇宝贝一天究竟是什么感受,不会觉得别扭心烦意乱吗?

  尼多兰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自己长了一对小翅膀的样子,她长耳抖了抖,下意识的用后爪挠了挠背部,然后松了口气,还好没有,不然麻烦死了。

  七八分钟后,草丛晃动中,一名穿着连体黑色西装,面容狭长,眉目木然,身材高瘦的训练家慢慢走出,他在看到比雕爪子下的阿利多斯时,脸颊抽动了一下。

  “比雕,翅膀攻击。”

  他指了指地面上被裹成蛹的类人形物体,比雕犀利的眸光一瞥,一道风刃便将直接将蛛丝撕成了碎片。

  高瘦训练家看了一眼暴露而出的男性面容自言自语了一句,“Got it(我知道了).”

  他刚说完,比雕便配合的将原本摁在阿利多斯毒角上的爪子递到了他眼前。

  高瘦训练家下意识的后撤了一步,他先是看了一眼阿利多斯,眼角抽了抽。这玩意身上得有多脏,带着多少致病菌体。

  他再望着眼前的爪子强忍着远离的欲望,二话不说从袖口拿出了一罐杀菌剂死命的喷,喷得比雕尾羽颤了颤,尼多兰连续打了几个喷嚏才意犹未尽的停下。

  回去再做点高温处理,还得打理羽毛给比雕消毒除菌。

  高瘦训练家用带着几层手套的右手抓上了比雕的爪子,“Ok.”

  比雕立刻振翅,随即升上了高空,连带着阿利多斯一同消失在了树冠上空.......

  全程景明一直保持极度的安静,刚才那位是训练家学校飞行系的导师之一,博纳利特·希尔特,家乡合众地区,方才的‘Got it’则是合众地区的母语。

  至于为什么对方会选择在尼比市定居,原因很简单,因为其认为有岩石道馆的地方应该生存着更多的岩石系神奇宝贝,而岩石系神奇宝贝则等于没有细菌。

  高度洁癖,一年到底都是一身黑色西装,性格极为古怪,出口便是能让人心肌梗塞般的‘高超话术’。

  唯一的优点是做事一丝不苟。

  跟他打交道的方法就是闭嘴,因为你说一句,他能从语法语病到单个词汇的出处小知识最后再加上冷嘲热讽高谈阔论上半个小时。

  景明无意中听闻,似乎有几名教师密谋过怎么毫无证据的做掉这位飞行系专家,最后不了了之,因为人家能够群嘲还活到今天靠得就是自己的实力。

  顺便一提,对方目前已婚,妻子还是一位高情商的训练家——这似乎给某些教师胸口暴击。

  按照讽刺的话语来说就是——你居然连博纳利特·希尔特都不如。

  景明看了一眼头顶慢悠悠晃落而下的树叶,他知道这件事应该告一段落了。

  接下来要怎么做?

  很简单,赶紧去刷好感度。

  刷皮皮,刷露力丽,刷索罗亚,总而言之,刷到最后应有尽有。

  “皮皮现在应该处于心理和生理的空洞期,正是我趁虚而入的好机会,但是也不能太舔,最好是走曲线,既能舔到还要让它们觉得我没有刻意去舔。”

  哪怕是舔也是有境界的,有形之舔往往是备胎的命,舔到最后一无所有;而无形之舔才能舔到最后应有就有。

  目前方法很简单——给皮皮露力丽它们递送伤药,神奇宝贝食物,而且还不能舔着脸直接给,这样把自己摆的太低。

  要给,还不能自己给,而且还要让它们知道是他给的。

  景明一边给尼多兰喂食着神奇宝贝食物,一边向宿舍方向走去。

  ......

  尼比市训练家学校203舍。

  景明重新合上手中的药盒,他有一个能把药品递给皮皮的方法。

  那一天,他采摘空棘草的那个小山丘。

  那名披风少女应该有办法找到皮皮。

  虽然她今天并不一定会在那里,但不可思议,景明有种感觉,她会在。

  景明看了一眼天色便立刻出发。

  唦唦——

  脚下不断传来青草的触感,景明脑海中浮现而出的则是那张只看到过一次的容颜。

  当他拨开眼前茂密的树枝后,果然看到了披风少女的身影。

  迎着风舞动的白色披风,天蓝色的短发。

  她压着白色羽帽,视线转向了景明,与之前一样,双瞳中完全没有他的身影。

  披风少女很快便像是失去兴趣了一样又把脸转向了下方的林海。

  “抱歉,打扰了。”

  景明微微低头,他内心的感觉有些动摇。

  原本他几乎已经认定这就是索罗亚,但当亲眼看到的时候又有些难以置信。

  因为无论怎么看,眼前的都是一名少女,一名活生生的人类。

  拥有人类的外表,说着人类的话语,并且浑身都充斥着人类感性的氛围。

  怎么看都想象不到她会是索罗亚的假身。

  景明这一瞬,有些希望她是索罗亚,又有些希望她不是。

  “……没什么。”披风少女轻轻摇头,视线依然沉浸在林海当中。

  “方才我遇到了一只皮皮,还有露力丽。”景明说着发现披风少女眉头轻蹙了一下,她慢慢转过身。他一边观察着她的表情,一边继续说道:“皮皮被一只猎人抓到了,而露力丽不知道为什么找到了我。”

  不,其实他隐约间能猜到,露力丽最初想找的应该是索罗亚!

  之所以会找到他是因为他在附近并且身上携带有索罗亚克的深红焰羽。

  一瞬间,景明看到披风少女的右臂下意识的握住了左手腕,眼神低垂,像是有些担忧。

  与此同时,景明感觉她的目光终于聚焦在了自己身上。

  “运气好,我和露力丽一起救出了皮皮。那名猎人应该不会再出现了。”

  景明没有说猎人的下场,不知为何,他不太想在对方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

  不,其实他是知道,他有些在意眼前的披风少女。

  也许是因为她可能是索罗亚,也许是因为她的外表,也许是想让那双目光只看到自己好的一面。

  披风少女蹙起的眉头一松,嘴角微微绽放出了一个很小的弧度。

  她鞠了一躬,“……是这样吗。非常感谢你。”

  “那只皮皮大概是很讨厌人类……”景明下意识的摩挲了一下左手食指。

  披风少女目光先是一凝,仿佛注意到了什么一样脸上的微笑渐渐隐去,神色有些沉默。

  就在景明准备递出药品的时候,披风少女右臂放在胸口,慢慢开口道:“皮皮她,一直被人类追赶。”她慢慢闭目,眉宇蹙成了‘八’字,“她的外表,她的存在本身对于人类而言太过稀有,所以一直处于被追逐的地位,被迫战斗,逃走,被迫战斗,逃走,恐怕来到这里之前都是如此。”

  披风少女原本很低的声音变得更低,“在常磐生活了一段时间后,皮皮开朗了许多,但随着她看到露力丽,小拉达,以及许多身上有战斗伤痕的神奇宝贝后,再次变得偏激了起来,并且开始主动去抢夺训练家的食物。”

  景明脑海中再次浮现了皮皮的样子,一时无言。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眼前披风少女的神态语气中夹杂着一丝内疚。

  “但是,这种行为只会让皮皮,让她陷入到危险而已。”

  披风少女放在胸口的右手渐渐握紧,有些苍白,“所以,我才劝她回到月见山,回到自己应该呆的地方,因为她……”

  她没有往下继续说,因为在野外,皮皮是没有自由的。

  不。

  她眸光突然看到了自己披风上的徽记,自由什么的,真是奢侈的话语。

  神奇宝贝,要么是待在无人之地隐匿起来,要么便是跟随一名训练家,自由……从最初开始,这种东西便不存在。

  “所以,如果皮皮有什么万分失礼的地方,也请你不要生气。那孩子只是在彷徨,在害怕,对于自己的未来感到迷茫而已。”

  景明看着眼前的披风少女,跟之前的平淡虚幻不同,她脸上浮现出了各种各样的感情,愤怒,悲伤,期望……

  除此之外,也许还有许多许多他难以读懂的感情。

  他突然明悟,披风少女虽说是在谈论皮皮,但又何尝不是在说自己。

  索罗亚,不比皮皮要更加稀有。

  景明的目光放在眼前的披风少女身上,他对于神奇宝贝的情感前所未有的好奇起来,这是一种与人类同等地位,又互补,又分离的存在。

  一开始之所以会出现神奇宝贝训练家,研究者。

  他们着迷的是——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跟我们人类一样会哭,会笑,会悲伤,会与我们进行交流,心与心碰撞的其他个体。

  训练家的对战,之所以不叫做战斗,决斗,而是更普通,甚至于像游戏一般口吻的对战,就是为了让训练家铭记——对战只是了解神奇宝贝的途径,并且是让更多的人去了解热爱神奇宝贝的方法,这才是对战于其中的乐趣。

  如果当训练家和神奇宝贝在一起的理由仅仅是因为——训练家发号命令,神奇宝贝充当武器,这样下去神奇宝贝与训练家,

  便会死。

  “我没有生气。”景明耸了耸肩,不就是被咬了一下而已,如果被咬一下就生气的话。

  培育暴鲤龙的训练家岂不是要气死,那种神奇宝贝才是易怒神经质。

  “不过,你很适合做培育家,非常了解神奇宝贝的感情。而且性格也很温柔。”

  景明再次发现,眼前的披风少女虽然初见时漠然孤僻,但实际上性格非常好。

  第一次便告诉了他空棘草的位置。

  还有……如果对方是索罗亚的话,便相当于救了他和沙久耶。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很可能空棘草都是她帮忙采摘的。

  还有皮皮的事情。

  虽然很难让人一眼便看透,但披风少女,她的确心地善良。

  景明突然看向了山丘下,一望无际的林叶在风中摇曳着,“……平常的话你一直在这里吗?究竟在看什么?”

  他知道披风少女是在看下方的林海,但他想知道更深层的,她在看林海的什么?

  “......”

  披风少女黑亮的双眼骤然瞪大,显然十分吃惊于景明的问题。

  她注视了一会儿后,慢慢露出了笑容,目光转向了山丘下,闭目,“海。风。如果能像风一样自由的腾飞在海面上的话,那该有多么美好。什么都不用想,仅仅是躺在海面上,悠然的,平静的,自由的.....”

  景明品味着对方的笑容,轻柔中带着一丝苦味。

  自由吗。

  他沉默片刻,“海,风也不完全是自由的。”

  “诶?”

  “风有时候也会被束缚起来被迫进行发电,而海同样也被天上的月亮督促着反复涌动。哪怕是人类,落入海中淹死或者卷入龙卷风中失踪的人也不在少数。”

  “呵呵呵,哈哈哈哈——”披风少女先是眨了眨眼睛,然后突然笑了起来,笑得让景明有些吃惊。

  原本他以为对方是那种恬静不喜笑的类型。

  但此刻,如同银铃般的笑声打破了他的认知。

  “我从来没有那么想过。”披风少女抬高了声音,目不转睛的看着景明,就像是看到了从来没有见到过的个体一样,语气中掺杂着快乐与善意。

  “你的名字是?”

  “久我。久我景明。”

  “久我,久我景明。”披风少女重复了一遍后,报上了自己名字,“我是——”

  “——索罗亚,神奇宝贝索罗亚。”

  “索罗亚。”景明确定了披风少女的身份后不知为何没有吃惊,他用力点了点头,“初次见面,索罗亚。”

  “初次见面,久我。”

  不知为何,景明有种感觉,自己从现在开始,才算是与眼前的披风少女,眼前的索罗亚相遇。

  因为他在这个时候才真正意义上感知到了她的存在,并非以往虚无缥缈的视线、表情,而是某种更为真实,近在咫尺,伸手便能碰触到的距离。

  此刻位于他眼前的既是神奇宝贝索罗亚,又是不可思议的披风少女。

  而现在,她就在眼前不停的笑着,简单,单纯,宛若初遇。

  尼多兰红瞳中的世界,索罗亚笑容背后的含义,景明第一次觉得这个世界是如此的瑰丽,如此的吸引自己,如此的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举报

作者感言

传语者

传语者

二合一。   谢谢大家的支持!!

2019-02-23 18:2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