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诸天无限 诸天 战锤:以灰烬之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苏醒

战锤:以灰烬之名 月下的霍林河 2055 2022.05.14 15:39

  漫长的酣眠终将结束,加尔文的精神在得到足够的休整后恢复如初。

  他的意识也慢慢地从那纯黑色的梦乡里向上浮去。

  通过此次改造,加尔文终于补上了自己身体一侧的短板。

  他的肉体终于在这最后一次的劫难中通过与帝皇之血的斗争,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升华。

  虽然与那些原初的金色细胞暂时还不可同日而语,但他的本质终于勉强和前者站在了同一个层面。

  不论过程如何,仅就结果而言,他的灵与肉终于得到了统一。

  然而在负责手术的药剂师的眼中,一个从未见过的问题被摆在了面前——之前通过手术移植入加尔文体内的这些超人的器官,在此次覆盖加尔文全身的战争中,无一幸免。

  他们全都经历了先被金色细胞击溃、替换,而后又被加尔文的新生细胞接管、替换的过程。

  甚至包括最后植入的几丁质的黑色甲壳也没能逃过此劫。

  加尔文的这些新生器官,不再与最初版本的器官相同。

  经历了前后两次“洗礼”的它们,不再有后天植入的特征,更不需要人工痕迹明显的激素维持彼此间的平衡。

  相反,他们完美地加入了这具新生身体的循环中,再无一丝人工雕琢的痕迹。

  于是在经手过上千次改造手术药剂师们的眼中,维生舱内看似平常的高大身躯不同于以往任何一次的改造成果。

  它更像是一个他们完全不了解的新生物种一样,看不见任何的改造痕迹。以天然的、完美的姿态摆在他们的面前。

  而有关于这次手术的记忆以及加尔文的相关资料,却在某些未知的原因影响下,被首席药剂师以及诸位大导师的强硬命令,全部清洗得一干二净。

  如此一来,药剂师兄弟们既不知道眼前的身躯从何而来,也不知道它对这个历经苦难,从建军伊始就从未满员的战团意味着什么。

  留守在监护仪旁的药剂师兄弟,痴迷地看着眼前的这具躯体。

  他对这个完全处于他知识盲区的陌生躯体充满了好奇与研究的渴望。

  2.8米的身高,接近15倍成人的骨骼强度和远超普通阿斯塔特的肌肉维度加持下,超过210公斤的体重、更优秀的身体比例和发力结构、与肤色接近且可以自由开合的白色甲壳接口。

  这些外在细节上的不同都在告诉这名药剂师兄弟,这是一头他从未见过的、真正的战场凶兽。

  “真期待他醒来以后的样子啊……”药剂师兄弟赞叹着,然后他抬起的视线就和维生舱内刚刚苏醒的加尔文撞了个正着……

  “这货不是gay吧?不对,阿斯塔特没这种奇葩!不能慌,不能慌!”这是加尔文眼下的想法。

  他第一时间完美地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肌肉,让自己不露出任何的破绽。保持着沉静坚定目光俯视着舱外的人:

  “只要尴尬的不是我自己,那尴尬的就只能是别人。”

  但在药剂师和不远处守候的艾丹眼中,这是一种怎样的眼神啊!

  如星河般漆黑深邃的眼中,透露出来的是历经世事的深沉。

  瞳孔中银色的星星点点则代表了强大到恐怖,但却被完美控制的灵能力量。

  神性的加持下加尔文与凡人、阿斯塔特,甚至基因原体们最大的区别就在这里。

  他的眼神里没有犹豫,他的意志似乎也不再源于个体,而更像是虫巢意志一般经过万千灵魂的呐喊而汇集在一起的最终宣告。

  两人一时间都被这似乎历经时光长河清洗过的眼神所震慑,呆站在原地没有了动作。

  直到维生舱内的加尔文,因为苏醒后恢复的主动呼吸而呛水,开始在舱内手舞足蹈地求助示意,舱外的两人才手忙脚乱地把加尔文放了出来。

  虽然从最初的呛水后不久,加尔文就在体内的器官支持下,本能转换为水下呼吸状态。

  但他刚刚的狼狈模样还是被艾丹取笑了很久。穿好衣服,加尔文和艾丹两人向外走去。

  两人一起在医疗室外部的回廊里说笑着,艾丹看着旁边这个原本矮小现在却比自己高了一头还多的壮汉,笑着说道:

  “我从未见过你这样的成长潜力的新兵,这次的改造手术算是给我涨了见识;但如果你刚刚因为呛水而死,我想我的见闻里还能再补上新的一笔。”

  加尔文闻声翻了个白眼,他转过头俯视着艾丹说道:

  “我真不知道……”而后他就被自己像扩音器一样洪亮的、蕴含着一定低频灵能波纹的声音吓了一跳。

  然后他有意识的遏制灵能的本能散布,清了清嗓子接着说:

  “我真不知道你们灰骑士都是要经过这样的考验,你们最后都是怎么从那种程度的入侵同化里赢下来的?”

  “什么你们灰骑士,你现在距离我们也只差一道试炼,难不成你觉得你过不去?还有什么叫赢下来……等等,你他么说什么?你赢下来了?”

  原本放松状态的艾丹还在吐槽着加尔文的身份认知,但同为经历过那种仪式的灰骑士老兵,他瞬间就理解了加尔文的意思。

  艾丹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年轻人,他再次向他确认:

  “你所说的赢下来,是指你在最后那次洗礼中并未妥协,对么?即是在最危险的时候你也没有屈服,没有将命运托付给帝皇?你是自己完整地赢下了那场战争?对么?”

  面对突然严肃起来的艾丹的灵魂三问,加尔文虽然不知所以,但还是郑重地回答道:

  “如你所见,我当然赢得了那场战争,否则我就不会有机会站在你的面前。而且,你们难道不是这样做得?”

  “王座在上!你他么根本不知道你干了什么事!”

  艾丹在得到确认后,简单地思考后重重地在原地重重地跺了一脚。

  “走!跟我走,我们去见至高大导师!”

  他一把拉住加尔文,几乎是拖着这个还处于疑惑中的年轻人向走廊尽头快步走去。

  他的眼睛似乎有泪光滑过,颤抖的嘴唇还喃喃地念着:

  “我们!帝皇庇佑!我们终于有,真正的灰骑士了!”

举报

作者感言

月下的霍林河

月下的霍林河

好短啊好短啊!为什么!我怎么能这么短!

2022-05-14 15:3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