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开局程远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二章 本大帅处变不惊

三国之开局程远志 昭昭白影来 2828 2021.09.15 10:56

  自从兵不血刃夺粮之后,黑山军上下已对袁射(程远志)心悦诚服。

  这其中以张燕态度转变最为明显。

  与之相比,张燕自觉各个方面都不如大帅,就连脸皮,也是大帅更白一些。

  所以,大帅之位非其莫属,他已经彻底断了念想。

  但这并不意味着盲从,张燕就觉得自己仍是个有自主想法的黑山军首领,虽然遇到困难时智力有点迟缓。

  但慢慢想,总会想到解决办法的。

  后院房中。

  华佗轻吐口浊气,收回诊脉的手,沉吟道:“老夫虽救死扶伤无数,名满天下,擅长的却是临诊与外伤,内伤是弱项。”

  “好在速伯只是外伤严重,并无内患,脉象尚有一线生机,他处小伤亦不致命,唯断臂处脓血与腐肉,触目惊心,极难处理。”

  不难就不会找你了......众人尽皆点头称是。

  “若想起死回生,除非…以刀斧再砍去一截断臂,重新清创,包扎,如此方可活命。”

  见众人听的认真,华佗话音一转:

  “可速伯已年愈七十,再受截肢断臂之难,恐生不测啊……”

  说到此处,他叹了口气:“唉,可惜老夫的麻沸散尚未制成,”

  程远志颌首,这样的病历,在后世很常见――断臂处伤口没有处理好,发炎感染了。

  解决办法也很简单,割去腐肉,重新止血消毒包扎即可。

  但后世简单的法子在这时代却很难实现,一来没有消毒药水,二来没有麻醉剂。

  刮骨切肉之痛,谁人能忍?

  没有人!

  这种程度的手术不仅对医工要求甚高,对伤者及其家属要求也很高,需要他们在不干扰手术的同时,还要全力支持医工。

  但由于亲属关心则乱,情急成失,大部分人都做不到这一点。

  基于此,医患关系从古至今都是老大难问题,困扰着一代又一代神医。

  原历史上,华佗便是没能处理好与曹操的医患关系,一代神医因而丧命。

  思及此处,程远志当即表了个态:“还请佗叔全力施为,但有所求,本帅无有不应!”

  “无论是否医好速伯,本帅必不追责,且有大礼相赠。”

  佗叔......咱俩有这么熟么.....

  华佗先是一愣,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往事,而后神色激动站起身,张了张口,最终只是说了句:

  “老夫这就去采药!”

  搞定......程远志神色大悦。

  望着华佗远去的身影,张燕与速伯皆是欲言又止。

  从小相依到大,张小鱼自是知晓兄长心中所想,当下抢先说道:“华老先生还不到四十岁呢。”

  速伯点头附和。

  力二也用力的嗯了嗯脑袋。

  “……”

  程远志忽然意识到,自己叫华佗叔叔确实有点不合适,两人只相差十四五岁!

  华佗如此激动,也并非因为称呼,而是自己同意了他的截肢计划。

  华佗少时在外游学,自创一套类似中外结合之医术,与这个时代的医工格格不入。

  初为太医,曾被同行视为异类,不得已流落江湖,走街串巷行医问诊。

  期间,自是没少被百姓拿石头砸,拿棍子撵。

  此时的中医占据着绝对统治地位,而中医又讲究内服外用,从根本上解决病症,徐徐治之。

  而非一刀切之,割而永治。

  华佗行医刚猛直接,动不动就要把人截肢、开膛破肚,百姓们对此闻所未闻,俱是心惊胆颤,唯恐避之不及。

  现在想来,他为此所受的苦,怕是罄竹也难书。

  “不能称之为叔,便不能留其于此啊。”程远志遗憾摇头。

  “大帅哥哥,这是为何呀?”张小鱼蹙着秀气的眉毛,不明白其中有何关系。

  张燕连忙点头附和妹妹,他也想知道其中内情。

  “你们不懂.....”程远志摇摇头,目露回忆之色。

  这个年代的人讲究归属感和认同感,一旦有了这些,就会长留于此。

  譬如刘备之于关张,一句弟弟竭尽终。

  譬如孙策之于周瑜,一句知遇倾半生。

  譬如董卓之于吕布,一句我儿棺中躺……啊不,这是个特例。

  综上所论,自己一声叔叔叫下去,华佗必定会感动的稀里哗啦,之后再辅以手段,便可以让他甘心情愿留在黑山军。

  为我……部众们服务。

  岂不是美滋滋!

  这时,杨丑从外面进了院子,高声道:“大帅不说,我等自然不懂!”

  “大帅说了我等不就懂了!”

  “.....”

  程远志一看见杨丑那张阴冷的脸,立马就觉得够够的。

  原历史中,杨丑跟随张扬去救援吕布,途中背后下手杀了张扬,准备投降曹操,最后又死于部下之手。

  对于这种二五仔,程远志一向没什么好感。

  但急切间又不好除之。

  眼下,他与张扬关系很铁,更是黑山军九大首领之一(王当率众离去)。即使没有这些,程远志也不好下手。

  身为大帅,以莫须有的罪名干掉手下是大忌。

  你不能因为某个邻居经常不怀好意偷看你的漂亮老婆,就以他日后肯定会给你绿帽子而杀了他。

  因为这事还没发生。

  现在的局面就是如此,明知杨丑不可靠,最终会见利忘义弑主,可也不能直接动手将其砍了。

  若果真如此做,让张扬怎么看?让杨丑的部下怎么看?让十数万黑山军部众怎么看?

  他们一定会怀疑大帅窥探杨丑的婆娘,故而杀之后快,独霸美人。

  因为黑山军很穷,所以一定不是为了钱。

  虽然杨丑的婆娘确有几分姿色,但程远志不感冒呀,他并没有这个爱好。

  一旦无缘无故把杨丑杀了,那就必须给出缘由。

  如果没有缘由,十数万部众就会热心的替他想出一个缘由,一个既符合逻辑又津津乐道的理由。

  那必是因爱生恨,夺妻之故。

  一想到这,程远志就有些脑壳疼。

  ………

  华佗很快采集好草药,折返回来,命人将速伯困了个结实,手持利斧进了房。

  屋子里很快传出速伯杀猪般的惨叫,带着哭腔,凄厉而惊绝。

  七十岁的老人发出这样的声音有多恐怖?

  且看众人反应就知道了。

  屋外,众人头皮发麻,只坚持了一秒钟,就抱头鼠窜,溜了个干净。

  只有两双腿,三个人还留在原地。

  五六岁模样的速该,面目狰狞而坚毅,小手紧紧握成拳头,咬牙切齿望着禁闭的木门,听着爷爷的惨叫,心如刀割。

  程远志神色平静,长身而立,仿佛听不到屋内惨绝人寰的叫声。

  只是怀里抱了个两脚悬空,捂着耳朵,瑟瑟发抖布袋熊――张小鱼。

  她没能跑掉,听到速伯第一声惨叫时,腿儿已经软了,直往地上出溜。

  程远志只能无奈抱起她。

  他可不是为了揩油,而是天寒地冻,担心小丫头着凉。

  再说了,一个小小年纪就拥有自己的飞机场的女孩子,哪来的油水?

  良久,满头大汗,浑身虚脱的速速该实在听不下去了,便捂着耳朵,躲在地上,仰头瞥了一眼身旁面不改色的程远志。

  视线中,大帅的身姿高大伟岸,光明正大,一股敬佩感自他小小的胸膛内油然而生。

  这就是大帅么,天地崩于面前而不改色。

  这就是英雄么,此时此刻还能好整以暇安抚那个小魔女姐姐――大手在其背上轻轻拍着,温柔的像个圣人。

  忽然,速该耳畔一轻,感觉房中惨叫声低了下去。

  他松开手,仔细听了听,爷爷的惨叫声的确小了很多,并逐渐变小,直至成哼哼声。

  又过了片刻,木门被推开,华佗满头大汗走了出来,对抱着妞望向一旁的程远志拱手道:

  “大帅,老朽幸不辱命。”

  程远志矗立原地,一动不动,丝毫没有反应。

  张小鱼听到声音,从他怀里探出头,轻轻拽了拽他的衣衫。

  程远志恍然回身,放下张小鱼,不慌不忙从耳朵里取出两团麻布,和蔼问道:“佗哥,手术成功了吗?”

  最开始叫我华老先生,后来是佗叔,现在成了坨哥,行吧,你开心就好.....华佗抹着额头的汗水,重重点头。

  程远志长长松了口气,左右看了看,见速该不在,心知他必定是在华佗推门出来的时候,已经冲进去看望爷爷去了。

  也就是说,自己耳朵里塞布团这件事,目前只有华佗与张小鱼知道。

  他目光严肃的盯住华佗。

  华佗走南闯北,见过的人海了去,哪还不知其中内情,连忙摆手:

  “大帅,老朽刚做完手术,头晕眼花,什么都没看到。”

  很好,识时务者为俊杰......程远志威严的目光下移,望向缩在在一旁的张小鱼。

  张小鱼立即惊慌失措的摇着脑袋,小声表示自己不会说出去。

  打死都不说。

  程远志微微颌首,神色大慰,正要入内看望速伯,目光不经意掠过院子,与趴在墙头上的杨丑视线对了个正着。

  杨丑迅速低下脑袋,隐入墙外。

  程远志收回目光,迈步进房,同时轻轻挥了一下手,仿佛下了个什么决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