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自强人生系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租房

自强人生系统 余生所念 2024 2019.08.08 16:57

  吃过饭后将老爹送走,陆炎又去一中附近找房子。走了几家,最终挑了个一屋一厨,在烟草公司老家属楼。

  房间面积不大,也就二十平多点,一个大点的卧室,加一个小厨房和卫生间。

  抚安是贫困县,曾经有过不少工厂、企业,如今大多破产倒闭。

  但烟草公司的效益始终不错,还在99年的时候,建了新的小区家属楼,家家二层小独栋,陆炎前世就是在新家属楼租了一个小单间。

  但跟房东住一起的感觉,始终不怎么好。如今的他,宁愿住的差一点,也要独门独户。

  陆炎选这个七楼没电梯,价格不算贵,一季度两百,平均算下来,还不到七十块一个月。但这年月,两块钱就能在一中食堂吃顿午饭,却也没便宜到哪去。

  小县城租房,也不怎么兴签合同,房东阿姨写了张收条,叮嘱要省水省电,然后就离开了。

  陆炎望着仅有一张双人硬板床的房间,莫名觉得心安不少。然后,去学校搬行李。

  对于高三学生的走读要求,学校是放任的,所以手续这块不存在困难。加上他开学初就存着要搬出来的心思,这学期的住宿费还没交,先把行李搬走,等周一跟班主任和住宿老师说一声就行。

  陆炎行李不多,可要一个人硬搬,也还有些费事。回去的路上,雇了一辆“倒骑驴”,三块钱,给从宿舍拉到烟草老家属楼,不管搬。

  总喜欢拿后世物价对比的陆炎,觉得这价格不算贵,也就同意了。坐上板车,往学校来。

  门卫处登记一下,车子进了学校,引得不少学生张望。但陆炎未料,大周末的时候,能在学校瞧见高婧雯。

  丫头穿着紧身牛仔裤,白色小衫,梳着马尾,看着很利落,正一个人在操场闲逛。

  而她瞧见坐在“倒骑驴”上的陆炎,也是一脸诧异,旋即问:“你这是要搬出去住吗?”

  “嗯,在校外找了房子,这就回去搬东西!”陆炎说这话时,“倒骑驴”车主把车停住,顺兜里摸出一盒“老巴夺”,施施然抽了起来。

  弄得陆炎不好催促,高婧雯也不好立刻就走,想了想问:“要我帮着搬吗?”

  陆炎愣了下,没做多想道:“行,那搬完了我请你吃东西。”

  两人都不是矫情性格,说完了等车主抽过烟后,一起往男生宿舍去。寝室居然空无一人,想来不是出去溜达,就是到教室看书了。

  陆炎这会东西并不多,就一套被褥,洗漱用品和几件衣物几本书,很快收拾好抱出来放在车上,然后走路跟着。高婧雯则骑一辆单车,弄得这一组合被人瞧起来怪怪的。

  房子离一中很近,其实他有想过找远一点,住好一点。但考虑到冬天的出行问题,最终还是选在一中附近。

  约十多分钟,三人两车到了陆炎租的房子楼下。三轮车主要了钱,将陆炎的东西放到楼梯门口,就骑着车离开了。只剩陆炎和高婧雯,望着门口的一堆东西。

  一趟拿上去是有些困难的,陆炎想了想说:“这样,我先把行李背上去,你在这帮我看一下,等我下来,咱们再一趟拿上去!”

  高婧雯已经知道陆炎租的是七楼,说实话光一听高度就有些打怵。再者听闻独门独户,不是跟房东一起,就更打怵了。爬上去自己没了力气,他把门一关,到时真兽性大发,只怕她喊破喉咙,都没人来管啊……。

  却笑道:“行,你先上去吧,我在这看着,等下咱们一趟把东西都拿上去。”

  陆炎没做他想,将装行李的胶丝袋子揪起抗在肩上,迈步就往楼上走。

  另一时空,陆炎因为经济拮据,三次租房都是顶楼,两次七一次六,爬了有三四年,是以对爬楼那是一点都不怵。

  此刻虽然背了一袋被褥,但因为年轻体力壮,这段时间不停锻炼,体质提升,还真不费什么事。

  不想走下来时,见高婧雯坐墙角一块废砖上,一手捏着右脚脚脖,表情有些痛苦。

  “怎么了?”陆炎诧异道。

  “一个人在楼下无聊瞎转,不小心扭到了!”

  若是前世,陆炎肯定就信了,还会惶恐不安,觉得自己对不住人家。但这一刻,大致能猜到妹子心中所想。这是因为自己租的独门独户的房子,不敢跟着上去。

  若换成过去眼里不揉沙子的性格,肯定对高婧雯这种伎俩很生气。可久历红尘经事渐多的他,很多人和事都已经看得特别淡然。

  笑了笑道:“那你就在楼下歇一会,那点东西,我有一趟就能拿上去。”

  “对不起啊,我这什么都没帮上,要不,晚上我请你吧!”妹子心里还是有些愧疚的。

  陆炎却不以为意,笑着道:“有些时候,态度比行动更重要。你能来,我就很高兴了!”

  高婧雯听这话身子一僵,她总觉陆炎笑的古怪,一副看透一切的模样,这让她有些不安。好在陆炎没再说什么,将装衣服的兜子,装洗漱用品的脸盆,还有一摞书都捧在怀里,蹭蹭上楼了。

  高婧雯听楼道里的声音,心中道:“他爬楼倒快,心思也好像成熟很多,该不会瞧出来了吧!”转念又想,“女孩子在外面,一定要学会保护自己……”

  心里正乱七八糟的想时,陆炎已经下楼了,掏出一包心相印纸巾,擦了下额头上的汗,说:“走吧,你腿脚不方便,我骑车驼你吧!”

  高婧雯听这话,突然明白“作茧自缚”的含义。她刚才说崴了脚,意思上不了楼,总不能这会就好了,能嗖嗖骑车吧!

  可要答应的话,县城这么小的地方,周日下午又是学生上街的热门时间,十有八九要被人撞见。那时,会被传成处对象吧?

  可向陆炎望去,见他表情诚挚,不像有其他念头的样子,高婧雯犹豫半晌,终于说了声:“那……好吧!”

  陆炎伸手将其搀起,然后扶着她侧坐在单车后座,才跨上车,用力蹬了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