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自强人生系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三十万

自强人生系统 余生所念 2049 2019.09.04 06:29

  手里有粮,心中不慌。银行卡里存了六万,陆炎竟比前世多数时间还阔绰,赚钱的心思也就没那么迫切了。

  加之苦熬一年内心疲惫,就打算暑假过的悠哉些,奈何不得清闲。

  7月2日,在家中办了升学宴,十里八乡来了好多人,放了六十多桌。自家院子摆不下,周边邻居放了好几家。

  陆镇山与张秀兰自没有那么多亲朋好友,不少是沾亲带故走动不多的,听说出了省高考状元,带孩子来沾沾“喜气”。

  老师和校长提前在县里请过了,班上的同学,却是等升学宴后回县城请的。初中的约有十七八个同学组织起来,要给陆炎庆祝,又请了一顿。

  除了师友亲朋,不请自来的也不少!

  三江市一家教育培训机构,愿意提供两万元奖金,希望陆炎称他能有这么好的成绩,是假期在那里补课的缘故。对于这种有误人子弟嫌疑的培训学校,当然是拒绝的。

  还有一家名为三江洪兴房产开发公司的,愿意送陆炎一套建面98平米的“状元房”,按三江市如今的房价,价值约在十三万左右。

  对于这种只是借名头炒作的,陆炎还是欣然笑纳的。带着老爹老妈欣然收了房,参加过几次洪兴房产公司的座谈会。

  多提一句的是,陆炎收房的小区有名小学分校概念,前来的潜在购房客户,对他这个“省高考状元”非常热情。只是有些人一副“生子当如……”的眼神,令其不大习惯。

  7月16日,查到陆炎确定被国立中央大学金融学专业录取后,三江市政府给发了五万,陆炎家所在的乡镇,不知领导们怎么讨论的,居然也发了一万。

  一个暑假下来,不算升学宴上收的礼金,连房子带现金,居然能折到三十万。

  这进账金额,放在2010年后,也算高考状元中不错的选手了,能获得百万奖励的毕竟是少数。

  再者按照实际购买力计算的话,2005年的三十万,差不多能顶2019的一百万。

  只是个税缴的让人有些心疼,因为税法有规定,只有省级、军级及以上单位,颁发的科学、教育、技术、文化、卫生、体育、环境保护等方面的奖金,不需要缴纳个税。

  奈何他这个高考状元是省级的,获得的奖金级别却没一个能达到。

  除了现实中的奖励,系统给的也不少。任务【独占鳌头】达成,让其获得学识积分一万,金钱积分一千,名望积分一千,运动积分一千。

  到如今,共攒下两万九的学识积分,一千三百五十的金钱积分,一千零六十三个名望积分,以及三千六百多的运动积分。

  其中金钱积分这块,现实中获得一千块积一分,所以多了三百积分,加上两次奖励的一千零五十,才有这么多。

  而名望积分这块,是十人钦佩算一个名望,也就是说直到现在,真心钦佩他的也就六百多位。

  金钱积分大大增加,他终于能再次提高自身属性了,却不准备提升【基础】与【智力】,而是要完善【相貌】。

  要说整个系统中哪个属性最耗积分,却非【相貌】莫属了。

  其下分眉、眼、鼻、口、型、肤色、神采七个子属性。

  眉分八字、一字、扫帚、柳叶、新月、卧蚕、剑眉等多个眉型。

  每个眉型又分三个等级来调节。转换眉型、调节升级,都需要学识、运动、金钱、名望四种积分,那是相当耗费资源。

  若不想面目全非般改的爹妈都不认识,最好的状态是微调节。

  比如将鼻子微微调高,眼睛变大,眉毛浓密,肤色调白一档,神采稍稍升级,瞧着比从前帅气,却不至被误以为换了个人。

  但这些不能在家的时候更改,只能在从家出发后,学校报道前,而且不能有父母随行。

  陆镇山是相当不放心的,儿子从未出过远门,银行卡里还有将近八万块(后续奖金只拿两万),路上出些事怎么办。

  但陆炎却说,他只带个包装洗漱用品,其余到校买。钱在卡里不露富,不可能出事。

  之后又拿起杵在墙角的铁锹,陆镇山笑:“咋滴,你还打算带个锹去啊?”

  陆炎无奈道:“我的意思是,我现在的武力值,你不用担心我被欺负!”

  言罢抬腿屈膝,把锹把往腿上一磕,就听咔吧一声,铁锹把折了。

  陆镇山傻眼,忙道:“你个二虎玩意,腿疼不疼啊”

  陆炎笑了笑,“没事,一点都不疼!”

  陆镇山着才骂道:“你个小兔崽子,那锹把不花钱啊?我看你特么就是想祸害东西!我告诉你,等过年回来得给我报账,我还得查你卡,你要祸害钱看我怎么收拾你!”

  “那你是同意我自己去报道了?”

  陆镇山摆摆手,没好气道:“去吧去吧,我还懒得坐那长途火车呢!”

  ……

  陆炎要去金陵上学,得先从家坐到松江省城,再从这里坐21个小时的火车,行程还是比较漫长的。

  但好在这个夏天认识不少“能人”,托关系弄到一张软卧票。

  8月17日,陆炎由家乘大巴到省城,晚上到前世的母校附近吃了口饭,只瞧见两个原来班上不怎么熟的同学,那些关系好的,则是一个也没碰到。

  漫步校园,望着周遭笑容洋溢的学生,想起过去听过的一句话,“有缘的,推不开;没缘的,聚不来。缘浅的,终将散;如心的,死不改!”道了句“人生情缘,各有分定”,也就离开了。

  在母校附近的酒店住了宿,第二天,买了些吃的装满书包,去火车站乘车。

  进站、候车不提,却说上了车,拿着票直奔对应的软卧车厢。进去后,瞧见其中有一男两女,应是父母送女儿南下读书。

  男的坐在下铺右侧,五官端正,浓眉大眼,看气质有点像机关干部。四十许的妇人坐对面,看样子年轻时也是个美人。

  倒是那年轻妹子,背对着陆炎,手包放在窗前桌上不知翻什么。

  向身上看,穿一件淡蓝紧身牛仔裤,两条大腿纤细修长,好似圆规两腿支着蜜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