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自强人生系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奖金到

自强人生系统 余生所念 2132 2019.09.03 22:53

  陆炎对这位远房“姥爷”没啥印象,感觉两家交往不多。

  一是亲戚关系稍远,二来社会地位相差较大。

  多提一句的是,老妈这位表叔在县公安局当副局长,管什么不太清楚,反正是有点权力。

  另一时空这年纪的陆炎,根本不明白这些意味着什么。等到三十出头,才明白一个繁华城市闹市区的所长,都是能量非凡的人物,自家也并非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老妈却对这位表叔有些打怵,向陆镇山道:“那,怎么说?不能光报喜吧?”

  陆炎道:“分数都出了,学校的事板上钉钉,你们先挑个办酒席的日子,然后打电话就直接通知了。”

  陆镇山道:“对,儿子说的有理,先把日子定下,打电话时说一声。你这要不给他打这电话,将来没准挑咱理!”

  张秀兰说:“那得,成儿叔是场面上人,咱儿子考这么好没跟他说,肯定觉得没面儿!”

  俩人一想,还得赶紧合计赶紧打。翻台历盘,没做多想,就定了7月2号,周六这天。

  然后张秀兰拿家里的座机,拨通她表叔的手机号,通了后说:“喂,成叔啊,我是秀兰!”

  电话那头响起一个洪亮的声音,“哎,秀兰,家里最近都挺好!”

  简单寒暄两句,张秀兰说了陆炎的成绩,那头似才反应过来一般,道:“哎呀,瞧我一天忙的,都忘了陆炎今年高考了!736,这得拿全省状元吧?你俩这养活个好孩子啊!”

  张秀兰客气两句,又说了对奖金的担忧,那边道:“不是提前公布过奖励标准吗?”

  张秀兰说:“是在学校公布过,就怕县里觉得钱给多了,当然国家给多少我们拿多少,就想先打听打听。”

  那边笑道:“它这提前订了标准就不能少,少了咱可不能干。没事,我这边上点心,给你们盯着。另外,一中校长那边,送点小鸡、大鹅啥的土特产,买条烟也行,是份儿心意!”

  张秀兰忙说:“我知道,成叔,我们不贪多,就怕当初公布的标准降!”

  那边笑道:“有点担心也正常,全省状元十万的奖金啊,够多少年攒的!”

  张秀兰笑了笑,道:“就是啊!”反正陆炎家现在,是拿不出十万的。

  按05年的购买力,在农村60公分厚的墙,90平米的大砖房,差不多能盖两套。而此时松江省城的房价,也就2000一平米,十万块够买一个建面五十的小一室了。

  电话挂了后,张秀兰还觉得心里不踏实,商量着给苏校长送两只大鹅,两只小鸡,再买两条烟,这些在农村就算能拿出手的礼了。

  乡下不比城里繁华处,小鸡、大鹅很受欢迎,两三百的红包,小领导也乐得笑纳。但陆炎一家都觉得这事不能塞钱,跟送土特产性质不同。

  到中午时,郭祥林那边又打来电话,来了准信,确实考了全省理科状元。第二名719,省师大附中的,第三名是抚安一中的沐云蓉,716,说校长苏茂成都快乐疯了。

  不仅为陆炎跟县里请赏,连沐云蓉,也希望县里能重奖。

  只是说奖金这块,县里的领导还在商量,但想来不会变卦。十万块对一个农村家庭来说虽多,可跟一个县的财政收入比,那就不算啥了。再者奖励标准提前公布过,又会有记者采访,偌大的抚安,能差那万八块钱。

  到晚上时,老妈的表叔打来电话,说事情定了,陆炎这边,县里奖励十万,抚安一中奖励一万,一共拿十一万。说幸亏当初提前公布过标准,县里不好往下降,是真有反对的啊,可好在是通过了。

  奖金7月27日周一那天就发,因为听说省城和三江市的几家报纸、电视台的记者,已经往这边赶了。

  这通电话挂了后,陆炎一家欣喜若狂,十万块啊,够陆镇山多少年攒的。

  “儿子,等奖金下来,把你一年的学费、生活费给你,剩下的我给你存着!”陆镇山很大方道。

  陆炎瞥了老爹一眼,说:“爸,这钱是我废寝忘食熬心血,打败全省几十万考生才赚来的,你这么就要给没收了,合适吗?”

  陆镇山表情讪讪,被儿子说的,好像他十恶不赦一般呢。却道:“你年纪小,以前手里也没怎么把过钱,上来就拿这么多,该养成乱花的习惯了。再者你拿这么多在手,别人看报道知道奖金在你这,该打坏主意了!”

  陆炎摇头,道:“爸,你说的这些,对于一般孩子,非常正确。但你儿子不是一般人啊,我能从早上五点,学到晚上十二点,我的自控力是远超常人的,有几个能做到这样,您也做不到吧?所以我会很仔细用每一分钱,不会乱花的,你就放心吧!”

  陆镇山气的发火:“小兔崽子,长本事,翅膀硬了哈,还没离家呢,就跟我们算的这么清?我们养你花多少钱……?”

  道理讲不过,这位决定从情感下手。陆炎不好一毛不拔,道:“这奖金得扣税的,十一万扣了税,到手就只剩八万八了。给你两万八,我拿六万!”

  张秀兰惊呼,“咋扣这么多啊?两万二就那么给扣没了?”

  陆炎道:“个人所得税,像中彩票似的,大奖都要扣百分之二十!”

  陆镇山与张秀兰听这话,心里不大是滋味,有种被刀子割肉的感觉,也没心思琢磨分钱了,也就同意陆炎的说法。

  之后几天,陆炎全家一直处在忙碌中,亲戚朋友打电话挨个通知,关系近的如二叔、三叔、大姑家,已经开始轮流请客庆祝了。

  27日早上又乘早车去了县里,在教育局大楼里,接受了十万元的转账支票,然后到农行把钱存到陆炎的卡里,又去抚安一中领了一万块现金,又去地税局缴了个税,又给老爹的折里转了两万八,这一天才忙活完。

  期间还接受省城和地级市几家媒体的采访,陆炎对答如流,叫一帮记者大为赞叹,全省的理科状元,果然不一般。

  再有就是外省一家保健品公司,想请陆炎为其代言一款养神补脑口服液,愿意掏五万块。

  陆镇山很是心动,但陆炎知道这类东西就像郭德纲相声里说的,买一个王八熬汤兑水卖鳖精,干了八年一个王八楞没用了,却是没太多想就拒绝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