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自强人生系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返乡

自强人生系统 余生所念 2079 2019.08.29 21:54

  两天四场很快考完,抚安一中高三年级才开始放假。

  着急的学生,当晚就找车回家。陆炎则安然如常,回出租屋好好睡了觉,第二天上午九点多才醒。

  开学半年多,还是第一次睡懒觉到这时,想想也挺不容易的。

  简单收拾出一个行李箱,又去新华书店买了些卷子,才打了一个“小黄虫”去客运站,买票回家。

  其实县城到他家所在的村子,也就一个小时,放在将来,跟在省城做公交上班差不多。可在这个年代,总觉相当遥远。

  更让他觉得空间错乱的是,小时候觉得住在长莽河市的三舅家远在天边。

  可长大了在看,其实也就几个小时的火车罢了。

  归根结底,还是农村地区交通不便,太过落后啊!

  到家时已经下午一点,因为头天晚上打过电话,父母去村口接的他。

  老爹陆镇山普通农村人打扮,上身一件灰突突的旧棉衣,头上戴着棉帽,脚下大棉鞋,母亲张秀兰也是差不多的装束。

  有句话叫,在东北看不出谁家穷,在南方看不出谁家富。

  这话放十来年后还是挺准的,可05年的农村,就不大恰当了。

  这时大型农机还不像将来那么普及,种地其实挺累的。除了农闲时节,一天天总有活儿,是以平时穿的都是干活衣服。

  咋一瞅好像都特么挺穷的,但实际不少日子过的不错。

  陆镇山只是个普通农民,却有村长的气势。

  因为结婚早,别看陆炎都高三了,这位才37岁。放在十几年后的北上广深,好些还没结婚呢!

  陆镇山心气高,脑子活,踏实肯干又能算计,日子在村里过的数一数二,而得了个“陆小鬼”的外号。

  若论奸滑,陆炎前世,不及老爹多矣!

  “哎呀,我这大儿子,长这么老高,考的怎么样?”

  陆炎虽有半年没回家,但电话是常打的,二老也知他进步神速。

  早前觉得能考上大学就好,现如今知道不仅能上重本,连名校都有可能考上,陆镇山做梦都要笑。

  他一个小本都没毕业的主,居然养出一个能上名校的娃儿,长脸啊!

  那真是恨不得拿个大喇叭,天天跟村里的人夸自家儿子学习好。

  “考的不错,学年一二名吧!”

  “哎呀,行,好样的,再坚持半年,保持住,考上名校你要啥爸都给你买!”

  张秀兰怕他牛皮吹的太大,将来儿子要手机、电脑时舍不得,遮掩道:“你想好了再说,别到时儿子要,你又舍不得了!”

  陆镇山道:“瞧你说的,咱家的钱给谁攒的,将来不都是儿子的,有啥舍不得。只要儿子能有出息,花多少都值!”

  陆炎心道:“我这人其实没啥节操,老爹你前世要是能给我开出这种犒赏,我说啥也能多考个三五十分啊!”可惜都是过去了。

  村子不大,天气又冷,一路上也没遇到什么人,很快回到自家。一栋宽敞漂亮的砖房,外墙贴着白色瓷砖,窗框上都是蓝色玻璃。

  要不是地处农村,没有上下水和供暖,其实真比那不隔音的板楼舒服。

  屋里烧的热乎,陆炎进门脱了棉服,穿一件粗线毛衣,到厨房瞅了眼,桌上摆了条炖好的鲤鱼和小鸡炖蘑菇,案板上放着切好的韭菜和打好的鸡蛋,一旁还有黄瓜丝、干豆腐丝,以备拌凉菜用。

  “怎么样,大学(xiao)生,能合你口味吧?”陆镇山过来笑呵呵道。

  陆炎忙道:“挺好,挺好!”

  这会可不是后来,农村冬季有几家舍得买青菜吃,真的很不错了。

  母亲张秀兰进来炒鸡蛋,让他回大屋呆着。

  陆炎则推开房子后门,奔位于菜园的厕所去。一阵冷风吹来,忽然觉得,其实还是城里好啊!

  这儿冬天冻的慌啊!

  往回走的路上,陆炎心里琢磨,得想法弄点钱了。

  他想要在大学过的舒坦,想早点买房,买车,有自己的公司和老板娘,想让父母不再靠天吃饭,不再雨少了发愁雨多了更愁,都要靠钱来解决。

  稍近一点的发财路子,是股市。

  他前世从业经历很复杂,当过一段时间的证券经纪人,印象最深的是从998点到6124点这波大牛市。一是数字好记,二是毕业后当了两年证券经纪人,陷进去过。

  其次是09年上半年和15年这两波小牛市,再往后就没怎么再关注股市。

  07年10月涨到6124点,到2019十二个年头过去,大盘都没有突破前期高点,这种股市有什么炒头?

  十二年啊!

  股市这里只能捞一波就走,不是长久之计。再者时间不到,也没有本钱,还得想别的主意。

  这时已到了房后,陆炎开门进屋,洗了手就上桌吃饭了。

  期间闲话不提,却说吃过饭后,老爹领他去西院的奶奶家、二叔家各溜达了一趟,亲戚们见陆炎回来都很热情,又跟叔家的弟弟、妹妹闲聊一阵,再回去时,已是晚上六点多了。

  农村冬天一般吃两顿饭,可知道陆炎不抗饿,张秀兰又把鱼和鸡肉给陆炎热了下,算是又来一顿。

  吃过后,陆炎借口要学习,就去小屋了。可坐到凳子上,心中想的却是,下半年如何在不耽误学习的基础上,赚一些钱!

  本钱大的不行,太耗时的不行!

  家教的活能接,但估计没人会用一个高三下学期的。健身教练、跆拳道教练他也能客串,后一个项目在大学学过,可惜抚安这种小县城里,没用武之地。

  思来想去,也就只有写作一条路了。

  他前世是资深老读者,扑街写手。书看了一堆,理论研究的不少,稀里糊涂的写过一本精品混些钱,距离成神遥遥无期。

  说实话,如果不是莫名其妙的重生,他都快告别网文界了。

  如今在05年这个题材匮乏的时代,也不知能不能争到一个大神之位。

  其实写作这东西,机遇、天赋也很重要……!

  哎,其实也不是只有写书一条路,理科状元,貌似有奖金可拿啊!

  松江省虽然经济差了些,抚安更是国家级贫困县,但如果真能出个全省理科状元的话,最少也该有三万块吧?

  我倒是该写书呢,还是该考“状元”呢!

  好难选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