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春秋大领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装逼吧?遭雷劈了!

春秋大领主 荣誉与忠诚 2125 2020.07.31 00:02

  老吕家虽然依附魏氏,可是这种依附并不是太严格的上下级关系。

  其实就是找个“渠道”。

  平时老魏家并不会随意差遣老吕家去干点什么,需要兵力的时候进行召唤,乃至于是启动什么大工程来借人。

  作为回报,老魏家需要给老吕家一个为国效力的机会。

  而那个机会其实就是“渠道”的一种,使老吕家能够完成一名贵族该缴纳的“赋”,有机会去获立下军功。

  挂靠在大贵族名下还有另外一个好处,上面有靠山,其余大贵族要小贵族去送死,总要顾着同为大贵族的一些面子。

  例如韩厥,他就是获得了赵盾的赏识,给了一个很好的机会。

  韩厥很争气地抓住了那个机会,才有了韩氏现在风光的基础。

  这次魏相来老吕家就一个意思。

  魏氏已经开始在搞餐饮,得到了很热烈的反响,挣不挣钱其实关系不大,重要的是其它的效应。

  作为发起人,也是烹饪新手法的创造者,吕武没有过问过餐饮行业的情况,识相地没有催促分红。

  魏氏的其余人未必还记得吕武这么个人,可是魏相不会忘记。

  魏相就是来看看吕武是怎么率领军队,根据自己的观察,再决定要给予什么层次的机遇。

  按照老惯例,吕武亲自下厨烹饪了诚意满满的菜式,举办宴会款待魏相以及随行的家臣。

  魏相在吃饭时没有食不言。

  他先是起了一个话头,再由一个叫宋彬的家臣谈起魏氏在搞的餐饮业。

  按照宋彬的说法,新式菜色在新田引起了很大的轰动,酒肆每天都是爆满状态,甚至预约都到了明年。

  新田是晋国目前的都城。

  晋国前后进行了五次都城搬迁,远的不用多说,成公六年(公元前585年)的时候,晋国放弃了“绛”这个旧都,改新田为新的都城。

  为什么会频繁迁都?

  除了军事威胁和周边土地变得贫瘠,可能也是旱灾、水患,主要原因还是“垃圾围城”了。

  没谁愿意住在满是臭味的城市,而现在没有成熟的排水系统。

  想象一下,平时的生活垃圾,再加上水沟里满满都是人和动物的尿液、粪便,生病率又突破了天际,不跑还等什么?

  吕武当然知道新菜式会受到欢迎,并且会给魏氏带去新的机会。

  各个家庭,不管是大贵族、小贵族或平民,以前吃的都是猪食,偶然间吃到了新烹饪手法的美味,他们肯定不乐意再为难自己的嘴、舌头和胃。

  觉得跟魏氏交情不错,又或是脸皮够厚,肯定也要身份平等或是比较高,会向魏氏讨要新的烹饪手法。

  这样一来的话,魏氏倍有面子的同时,能够按照自己的选择扩展人脉,又或是与哪些贵族形成友好关系。

  这个,真就不是能单纯以金钱来衡量了。

  得益于上面那些,吕锜首先就想起了新菜式的发明者与创造者,然后又惊动了魏氏其余的当家人。

  魏相这次是带着正治任务而来,要是吕武真的在军事上有才能,魏氏肯定要给予足够的回报。

  如果吕武没什么军事才能,回报会改另外的方式,极可能是塞一大堆的武士、钱财、属民、奴隶之类的。

  封地的话,吕武没有立功为前提,魏氏想给也只能是用借出的方式,无法真正归到老吕家名下。

  说到底,晋国是个军果主义的诸侯国。

  在晋国当贵族,不管是小贵族还是大贵族,不懂军事只能是个谁都不会高看一眼的废柴。

  尽管只是一些小提示,吕武却是敏锐的抓住了。

  他开始赞扬魏相赠的那些武士,然后很谦虚地说,自己最近有感于领地奴隶增多,不得不训练临时一批领主武装。

  赠出去的武士被称赞,魏相感到极度的有面子,举起酒盏邀请吕武共饮,接着看向了宋彬。

  这个宋彬,其实就是来自宋国的彬。

  他刚才像是在进行什么考较似得,一直在不动声色地观察吕武。

  一系列观察下来,吕武给宋彬的印象只能说不错,算不上优秀。

  这个也是吕武有逼数,才不会在魏相面前有过多的表现,更多的精力是用在约束自己,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春秋时代的贵族。

  宋彬没有给予魏相回应。

  魏相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站起来说道:“如此,鉴之无妨。”

  这是要去看看吕武到底都训练出了什么人。

  他们停了酒宴,来到吕武特地开辟出来的操场。

  而这时,七八十名武士正在挥洒汗水进行训练。

  他们之中的大多数是在使用训练器材和设施,少部分则是在锻炼战斗技巧。

  吕武、魏相等人的到来并没有让所有武士停止训练。

  只是离吕武等人比较近的武士,看到了会束手行礼。

  远一些的武士,他们该干么还是继续干么。

  吕武走到旁边的屋子,出来时嘴里叼着一个木哨,深吸一口气再吹。

  “哔哔哔——”

  哨声响起,武士们立刻放下手头的事情,奔跑着过来排队。

  魏相所有的注意力都被操场上那些没见过的设施吸引,等待武士的队列形成,才将视线转回来。

  作为参观者之一的宋彬,他只是扫了几眼那些设施,更多的注意力则是在观察武士。

  总共七十六名武士在操场,他们听到哨声过来,十人一行,排成了八列,其中一列只有六人。

  魏相感觉有些惊奇了。

  他发现自己竟然认不出谁是自己送出去的武士,谁又是吕武自己挑选出来的临时领主武装。

  大贵族子弟嘛,没可能记住自家武士的每一张脸,他只能从武士的行动上进行辨认,看有没有自己家族武士的行事影子。

  仅仅是因为认不出赠出去的武士就让他感到吃惊,然后用怀疑的目光看向了吕武。

  “相子。”吕武知道魏相那眼神代表什么,不好直接解释没模仿魏氏,稍微介绍了自己的训练方式,复道:“徒有其形,还需战之,后观。”

  魏相很认真地在听吕武进行解释,听下来又在脑子里过滤了一遍,得出吕武训练方式与老魏家挺像。

  他一直在观察吕武的微表情,同时也相信吕武胆子没那么大敢逼问武士魏氏的训练方法,只是还需要再留意一段时间。

  吕武并不想好事变成坏事,只是一时间无法证明什么,心情变得老压抑了。

  

举报

作者感言

荣誉与忠诚

荣誉与忠诚

谢谢就把她当做最深处的回忆打赏200起点币,宇宙之最赖打赏100起点币。

2020-07-31 00:0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