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春秋大领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哦嚯,老吕家阔了

春秋大领主 荣誉与忠诚 2141 2020.07.26 18:00

  不但需要买女奴,其实老吕家有太多的东西都需要买了。

  买女奴还有讲究。

  比如,她们的年龄,有没有生育过。

  最佳的女奴是有生育过,代表她们的身体健康,并且已经经过了考验。

  太过年轻,又或是过了生育的最佳年龄,一般都算是次等货色。

  至于属民会嫌弃已经生过孩子的女人?完全没有这么一回事。

  他们甚至会因为领主的“贴心”而感到满意,要是女人带着一个孩子,会高兴到跳起来。

  吕武从家老卓这里初次听到以上论调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

  他不了解春秋,很纳闷为什么会有那样的观念。

  然而,都是被现实给逼的。

  医学不发达的年代,女人生孩子跟过鬼门关差不多,年代越往前因为生孩子而死的女人越多。

  现在,哪怕是贵族都不那么讲究血脉。

  并且因为贵族是利益既得者,他们在很多方面需要去带个好头,包括安排好寡妇的再嫁。

  说起来可能有人不信,但一直到宋代,寡妇再嫁的话,官府可是要给嫁妆,并且当靠山,不至于让寡妇嫁了遭受欺凌。

  战争多发,作为战场主力的男人大量战死,一旦寡妇守节,多了一个难以创造产出的群体不说,人口还怎么增涨?

  所以,谁要是鼓励寡妇守节,压根就是在跟他们过不去。

  鼓励寡妇守节是从北宋的程颐开始倡导,但在当时其实并不是主流。

  到了元才开始流行,到明才盛行,到了“我大清”则是到了一种极致。

  至于为什么要鼓励女人守节,其实很一言难尽。

  说白了就是掌握国家话语权的儒家,他们的脊椎被打断了。

  儒生失去了一个作为男人的自信,为了掩盖自己的无能和过错才去进行提倡。(任何时代,小民都没有话语权)

  再则,只要是个读书人,还是大儒教中人,国家灭亡了,一样还能在下个王朝当官,人口多寡事关国防什么的,关他们屁事。

  而“我大清”为什么会发展到极致?几十万人,最多几百万人,统治数亿,巴不得全特么别生了,自然灭种才是最理想的。

  当然!

  鼓励寡妇再嫁,与不在乎妻子给现任丈夫头上种植青草是两回事。

  吕武还在回忆各个朝代的情况。

  得到命令武士和被召唤的属民,他们已经集结过来。

  看着眼前的武士,以及到来的属民,吕武觉得很欣慰。

  老吕家真的阔绰了啊!

  以前只有一辆少了个轱辘的革车。

  现在已经能凑三辆革车。

  武士经过吕武的选拔,增加到了八十名。

  领主当然有选拔武士的权利,只是也代表着领主失去了一批纳税人。

  武士需要缴的不是“税”,他们要付出的是“赋”。

  简单的说,他们只需要卖命。

  比如,听从征召去当差,又或是进入军队成为士兵。

  吕武当然不会将家族的所有武士带走,只召来了三十名,其余的武士需要留下来保证领地安全,主要是看管那批胡人奴隶。

  属民则是来了一百一十人,他们知道领主是要去购买奴隶。

  有传言说领主是在为单身属民感到忧虑,想要去采购一批女奴,他们一个个打从心里愿意跟随。

  这一次吕武没有携带要贩售的商品,却是带上了家族所有能带走的车。

  一辆车上有着两口木箱子,里面是堆放整齐的铲币。

  同时,这一辆车还堆了一些布匹,然后用遮掩物盖了起来。

  另外一辆车则是专门装载布匹,一样被遮盖起来。

  车队中还有三辆专门用来装各种粮食。它们可以作为货币,也保证了队伍不会饿着。

  只是有那么一辆车专门携带炊具,真的就有点那什么了。

  铲币、布匹和粮食其实一样都是货币,等于吕武携带的资产并不少。

  为了增加安全性,吕武可是有做事先的准备。

  “善射者,往前一步。”

  武士出来了五个。

  属民犹豫了一下,站出来了三十七个。

  武士擅射的比例竟然比属民还少?

  这个真没什么稀奇的。

  武士除非是专门走射手路线,不然他们会将时间更多地花费在打熬身体,以及锻炼主战兵器上面。

  属民没事干的时候可以去捕猎,他们一年中没事干的时间很多,不会专业的近战格斗技巧,其实也没钱去制作兵器(铜),自己造一把弓相对简单很多,只是箭矢的质量注定堪忧。

  吕武掀开了脚边的一块大布。

  一张张放在地上的弓和一壶壶的箭囊就显露了出来。

  弓所使用的材料并不一致,有些是用柘木,有的则是檍木或柞木,竹弓倒是一张都没有。

  不是吕武嫌弃竹弓,是他的领地里没有竹林。

  依次让属民进行试射完毕。

  吕武选了十五人作为弓手。

  不论是武士还是属民,看到箭矢那么笔直,无一例外都有些发愣。

  每次说话都需要解释再解释的吕武,几个月下来除非必要,不然真的失去了说话的欲望。

  对家臣进行词语解释是互相尊重。

  跟武士和属民,没那必要也就省点口水。

  他安排好了队伍的人员分布,大手一挥之下,队伍以战车打头,出发了。

  吕城在老吕家的东北边。

  霍城则是在老吕家的西南边。

  不管去吕城还是霍城,相同的就是没有现成的路,全部都需要走荒野。

  他有思考过是不是要向外修路,但也只是想一想罢了。

  干,不是不想干,主要是负担不起。

  再来还有个很关键的问题!

  吕武有权的只是在自己的封领,出了封领他但凡干点什么,不是在侵犯其它贵族的权益,就是侵犯到了国君的权益。

  所以了,哪怕吕武有那个能力去修路,也该是获得其余贵族或国君的允许。

  他们尽量挑选平坦地形向西南而行,有些树林和山却不是想避就能避开。

  而遭遇到了树林和山,武士就会紧张起来。

  几次没发生什么事情让吕武多少对武士的紧张感到莫名其妙,每次都请示先派人进去搜一番。

  他很有逼数没有发布多余的指令,从善如流地听取意见。

  事实也证明武士的小心很有道理。

  比如这一次再遭遇树林拦路,进去侦查的武士出来禀告,说是树林里面有人,并且数量还不少。

  “主,此间伙(指很多)已知我等到来。”

  吕武听得眨了眨眼睛。

  这是有人要伏击他们?

举报

作者感言

荣誉与忠诚

荣誉与忠诚

谢谢大风白小楼打赏100起点币。

2020-07-26 1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