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春秋大领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先找根粗大腿抱一抱

春秋大领主 荣誉与忠诚 3138 2020.07.16 07:00

  吕武简直受够了这个想要干什么,都需要从制作工具步骤开始的时代。

  他在制造陶器时,需要先做的是合适的落沙筐,想要制作落沙筐又需要重新做刀具。

  在制造陶轮时,搭框架的过程中又做了不少的其它工具。

  所以了,发明真的是来自生活。

  吕武不知道的是,他的祖母对奴仆下了严厉的封口令,严令一切不许外传。

  而老祖母的封口令很现实。

  吕武死而复生之后,一些言行举止与以前不同,更能制造各种东西。

  老祖母很不愿意往孙儿被占了身体的方向想,只能祈祷是知识天授。

  现在,想要炼油,不一定是大豆油,也能是其余油,但都需要工具。

  幸亏吕武在穿越前喜欢看一些考古节目,不然哪怕懂得制造电力机器,没有整个科学体系支撑,也就是各种东西没被发明创造出来,他自己也搞不出来一整个体系。

  想要炼大豆油,需要先将大豆炒到七八分熟,再使用压榨的方式来出油。

  这个跟吕武的一些计划形成了重合。

  比如打一些铁锅。

  “哦,家中没有铁匠?”吕武不小心说了一个春秋没有的词,问道:“那家里的金属工具是买的咯?”

  家老几乎没有听懂。

  吕武也就一个字,几个词,慢慢掰着才让家老明白自己是什么意思。

  大贵族肯定有自己的冶金工匠,只是一般制造一些自用的东西,包括武器和防具。

  占晋国市面金属用具贩售份额最大的却是魏氏。

  封领的村庄没有冶金作坊,附近的村庄一样没有。

  吕武想要打造铁锅,需要到一个叫“吕”的大城。

  而吕城属于魏氏,是他们的众多城池之一。

  家老得知吕武要去吕城,很羞愧地说:“主,车已损坏。”

  贵族嘛,出门肯定要乘车。

  而车是战车,不是后世很常见的马车。

  那是一辆用木料为主框架,缝着皮革的战车,称为革车。

  战车是吕武那位“前身”父亲立下大功得到的赏赐。

  也就是说,不是个贵族就有战车。

  它几年没有被使用,家道中落也缺乏保养,坏掉了。

  吕武去看了战车,第一眼看到的是缺了一边轱辘。

  而现在的车都没有车轴,轮子是直接装在车架上面。

  没有车轴十分危险不说,等于转弯需要很大的弧度。

  别看只是一个轮子,以吕家当前的实力压根就制造不出来,缺乏专业人才是其一,再来是没有必要的工具。

  为了出一趟门,吕武还要制造一个轱辘,从而又“发明”需要的工具?

  简直疯了!

  吕武不是真正的贵族,家庭实力也摆不出贵族架子,闷声道:“步行!”

  家老脸上的羞愧更加明显。

  出门需要吕武亲自去禀告老祖母,还得到允许。

  老祖母深深地看了一眼吕武,问清楚要干什么,说:“可。”

  以为这样就能出门了?

  当前时代的大多数区域都是无人区,野外各种猛兽,导致村庄都要费很大的工夫围起一道篱笆墙,防止野兽进入村庄。

  除非是对自己的武力有信心,也就是在野外碰上了野兽能应付或是逃跑,不然孤身一人出门,很大概率就回不去了。

  不止是各种野兽,需要小心的还有毒虫、蛇等毒物和野人。

  这个野人指的是不住在村庄、城市里的那些人,他们头上没领主、不交税、不遵从领主法或国法。

  贵族可以任意地杀死或俘虏野人。

  野人的胆子足够也能干抢劫、杀人等等的事情,并且很喜欢对落单的人下手。

  因为种种因素,吕武只是要出门而已,八名武士被召集了过来,村落里也喊来了三十名年轻力壮的属民,组成了一支包括他和家老在内,一共四十人的队伍。

  吕武不会骑马,再来两匹本来被用作拉战车的马,瘦得不成样子,也没法骑。

  八名武士果然只有三人有金属武器,但他们并没有防具;剩下的五个则是手持棍棒。

  属民干脆就是两手空空。

  吕武看到家老亲自背着一个沉沉的兽皮袋,听到里面金属磕碰的“哗啦”声响,示意家老将兽皮袋交给自己。

  既然是进城,哪怕吕武只是想去打几口锅,肯定是要花钱;家老不是太笨的话,也该趁着这个机会,将需要买的东西给买了。

  而只看见一辆空荡荡的牛车,纯粹是吕家没什么好卖。

  属民想卖东西,也不敢在担负保护领主时,携带过去卖。

  吕武将手伸进兽皮袋,掏出了两枚制钱。

  春秋的货币并没有形成统一款式,晋国的货币是一种铲的形状。

  它是一种空首布形似农具铲,体大而厚,首部较长,几乎为布身的二分之一;首有方形銎,可以纳柄;皆耸肩,尖足,裆部有圆形和方形两种,裆又可分为大弧裆和浅裆两种;布身多有三条凸出的垂直纹,为农具铲面与铲首加固而制作的加强筋之遗痕。

  吕武在铲币上看到了字,能辨认出字体是大篆,只是看不懂代表什么意思。

  一路之上,哪怕是沿着道路行走,依然能够道路两旁不远看到时不时出现的各种动物。

  大多数是无害性质的兔子、雉、獾、鹿、……等等。

  偶尔能看到老虎。

  成群结队的狼群最为危险,但他们没碰到。

  老虎、豹子,乃至于熊,看到都不稀奇。

  吕武在经过一个路段时,甚至看到了象群!

  这一点并不奇怪,春秋时期的中原真的有大象,还都是野生象。

  从清晨开始出发,直至日头有些偏西,中途驱散了突然冒出来的一头老虎,他们来到了吕城。

  这是一座有着夯土城墙的城市。

  从远处看去,城墙并不显得笔直,大体上是一种不规则形状的四方形,并且看着并不大。

  城墙高度约四米,看不出有多大的宽度,没有建造城楼,但一定有城门。

  家老缴纳了入城的费用。

  吕武看到交了两枚铲币,心想:“要有入城费,两枚的铲币的购买力怎么样,便宜还是贵?”

  他不知道的是,老家只是缴纳自己和他、武士该出的入城费,属民并没有算在其内。

  而会这样,纯粹是属民按照这个时代的价值观,不被算是人,至少不是自由的人。

  所以,这是一个连缴税都需要资格的时代。

  属民不贩售物品可以免税进去,却是走身份低下专属的门洞;他们要是买东西再出来,可就要交税了。

  进城出城的人并不多。

  有十几名士兵散漫地值岗。

  一名收税小吏负责收税记税。

  城门口看不到摊位。

  人站在城门口向内看能看到一条宽大的泥土路,也能看到那些只有一层的茅屋。

  入了城门才知道城墙边上的百米范围内不存在任何房屋,即便有建筑物也是军用价值。

  “看不到几个人……”吕武纳闷地想:“就这,叫大城?”

  他不知道的是,春秋时期并不是居住在一个城池,等于永远地在城池住下去。

  这个年代,建城的初衷是因为军事价值,后面逐渐转为非军事用途。

  城属于大贵族所有,居住在城池里面的除了属民,就是一些暂居人口。

  而暂居的人口不允许拥有城内的一寸土地,想住下来就得去租。

  一个城池居住久了,可能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会进行举城迁徙。

  主要原因其实是现在没地下排水系统,缺乏充足的劳动力也不允许有专业的城市清洁工。

  平时当然有进行清洁,只是生活久了造成各种脏乱,形成一种污染,也就需要搬出去,什么时候再回来则另外提。更可能,干脆就废置了。

  店铺管理者听了来意,一脸困惑地问:“恶金制锅?锅为何物?”

  春秋当然有锅,但不叫“锅”这个名字。他们叫“镬”。

  因为铁会生锈的关系,它被现在的人称呼为恶金。

  吕武刚才已经介绍了自己,先讲是谁的儿子,才说出自己的氏和名,最后讲自己来自哪里。

  这个流程很贵族。

  目前绝大多数人没有姓氏,只有名。

  吕武捡来一根长形物体,走到外面,示意那人走过来,开始在地上一边画图,一边解释。

  其实要是有纸的话,画在纸上会更清晰,但现在没纸。

  羊皮倒是能记录,关键贵到不划算。

  吕武除了讲关于怎么打造铁锅之外,还提到了另外一些东西,只是都很克制。

  店铺管理者越听越激动,干脆就拜服下去,说道:“武子,皂石定然禀告主人。”

  皂不是氏或姓,意思就是他奉命管理这里。

  石则是他的名字。

  吕武一听就笑了,他已经知道这个年代什么都匮乏,并且干什么都要看身份。

  他想小打小闹当然可以随意,想要真正干出点样子的话,小贵族自己当发明家很危险。

  最恰当的做法,是找根大腿来抱。

  吕家依附于魏氏,却没有足够的资格直接找有魏氏血脉的人,需要迂回那么一下下。

  吕武怎么都有个贵族的身份,不虞成为一个工具人,只是分多分少而已。

  他先要抱住魏氏这条大腿,再来看看魏氏的胃口会有多大。

  取决于魏氏的选择,他再决定将“搬运工”发挥到什么程度。

  他们来吕城当然是打铁锅,另外吕武还想证明自己的价值(才能),没想到一来就碰上聪明人。

  现在,看的就是魏氏有没有从中看到吕武的价值(才能)了。

举报

作者感言

荣誉与忠诚

荣誉与忠诚

已经在签合同了哦。   没有进行新书投资的亲,别错过了。   PS:改签约状态前,先一更

2020-07-16 07: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