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春秋大领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割献之礼

春秋大领主 荣誉与忠诚 2353 2020.07.18 07:00

  魏相的回馈既是平淡也是浓烈。

  自小受到的教育不会让魏相在身份不平等人面前,表现出过于过于激烈的举动。

  可是他吃得眼睛都瞪大了,说明口中的食物给他带去了足够多的惊喜。

  没有出口评价,有的只是一道又一道菜色尝了一遍,后面对喜欢的菜色发起了进攻。

  吕武知道贵族讲究“食不言”,尽管很想当解说家,却需要按耐住。

  而在他宴客的时候,不断有家中的奴仆来来回回,给老祖母汇报消息。

  奴仆自然不能入室,他甚至不能靠近房舍五步之内,只能远远地从大门张望一番,再跑去告诉老祖母关于魏相的一些举动。

  因为词语匮乏的关系,再加上奴仆见识有限,只能不断用“下箸急”、“频用勺”、“面相狞”、……等等一些词汇。

  老祖母需要很强的脑补能力才能搞清楚发生了什么状况,她猜想吃东西都能吃到满面狰狞,说明魏相不止是满意,该是吃到灵魂颤栗。

  魏相吃到实在吃不下,放下用餐工具,坐在原位对着吕武行了一套坐姿的稽首礼。

  他站起来,欲言又止了一下下,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再次一礼,转身离去。

  这个离去,是放下了一些礼物,带着人直接离开吕家。

  礼物包括一辆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的马车,还有将近两百人。

  这两百个人当中,各种匠人的数量有四十,年轻的女仆和男仆足有一百一十,武士有五十。

  作为魏氏家臣的御彻,他这一次对吕武的恭敬远超之前,先奉上了不完整的礼物清单,也就是一面串起来的竹简,却没说合作该是什么样的方式。

  来都来了,魏氏怎么可能没有准备合作的方案。

  没有说出来,只有一个解释。

  魏相在接触完吕武之后,认为之前定下的合作方式不合适,需要回去商定新的合作方案,再来最终确定。

  不了解春秋社交习俗的吕武,他却不代表是一个傻子。

  临走前,御彻将装有奴仆丹书的箱子交给了吕武。

  丹书就是一种用红色朱砂写在竹简上的卖身契,到了吕武的手上,说明他们之后归于吕家了。

  御彻脸色很怪异,地说:“匠人、壮士丹书,随后奉上。”

  这说明魏氏本来没打算将匠人和士兵送给吕家。

  而现在将人当礼物送出去,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这些对老吕家可能会显得很贵重。

  对魏氏来讲,不过是拔一毛。

  该走的全走了。

  吕武需要将招待魏相的过程,详细地在自己脑子里回溯了一遍。

  老祖母却是让家老来请吕武过去。

  “武啊,今后,事不必告我。”老祖母在刻意地掩饰自己的激动,淡淡地说:“竭力担之吧。”

  之前吕武就察觉到老祖母看自己的眼神很怪,一些事情是无意中做出去,某些事情则是刻意去做,一再试探老祖母的“底线”。

  现在,他知道老祖母因为某些原因放弃观察了。

  吕家不得到转变,破败会成为一件既定的事实,就看什么时候连贵族都不是了。

  今年国家要有大动作。

  物资,吕家暂时其实还有一些。

  武士却需要从外部雇佣。

  老吕家能撑过今年,或许还能多撑几年,但能撑到什么时候?

  现在,吕武只是去了吕城一趟,勾引来了魏氏的嫡系血脉,并且显然被看重。

  老祖母费心费力都不一定能成功雇佣到武士,却看到吕武轻易从魏氏那里得到了五十名武士。

  被换魂,或是其余什么事,老祖母只看重吕武身上流的是吕家的血。

  甚至,即便吕武不是吕家血脉,只要振兴了吕家,侍奉吕家的祖先,对老祖母来说也足够了。

  春秋,看重的不是谁身上流的是不是谁的血,贵族之间互相过继稀松平常,只要能祭祀祖先,都不是问题。

  当然了,吕武因为不懂春秋贵族社交,他还是从御彻的一些话,才知道魏相留下的那些人,今后归于老吕家所有了。

  从老祖母住处离开,他迫不及待地去了匠人处。

  中途却遇上了家老。

  “主。”家老跪地叩拜,将头贴近地面,颤声说道:“匠、士之家人,需与魏氏谈。”

  吕武从家老匮乏的遣词用字上听懂了。

  也就是说,匠人和武士的家人没搬过来之前,哪怕是有丹书,都不算做完整。

  吕武的心思没在这上面,只是点了点头,继续直奔匠人的地方。

  现在匠人的身份并不低贱,只不过要区分是家族奴隶还是自由人。

  魏氏能将匠人送出去,肯定是家族奴隶。

  吕武到了地方。

  新换了个环境的匠人,他们看到吕武立刻跪地行礼,看上去还有些害怕。

  他们其实并不乐意从堂堂魏氏大贵族的家奴,成为一个没听过小贵族的财产。

  吕武和颜欢色地问:“你们都会什么?”

  匠人寻了一遍自己懂的词汇,大多数没听懂吕武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有个别匠人连蒙带猜吕武是什么意思,小心翼翼地说出了自己的专业。

  有一个带头,又看吕武明显是那意思,余下的匠人也就明白该怎么做了。

  四十个匠人,制金专业的就有三十,五个是木匠,五个是瓦匠。

  吕武一猜也是这样。

  毕竟,他与魏氏的合作是关于金属,魏相带过来的当然就是相关专业的匠人居多。

  他正与匠人交谈,家老又来了。

  家老已经准备好了“割献”所需要的东西,就等着吕武过去。

  所谓“割献”,简单的说就是一套确认从属的关系。

  而“割献”一般只用在“士”这个阶层。

  吕武到了地头,看到的是已经烤好了的羊。

  老吕家穷得只剩下二十只羊,却是宰了一只用来烧烤?

  它被随便地摆在一块大木板上面,能看到自带的油脂正在流淌,并且木板边上还有一柄青铜匕首。

  在接下来,武士一个个用匕首割好羊肉,放在木盘上奉献给了吕武。

  而吕武虽然不知道什么叫“割献”,却能不懂装懂地吃下食物,并思考武士献上食物之后退到一旁是个什么情况。

  即便每人只是割了一小块羊肉,积少成多也是很大的量。

  五十名武士,他们割肉献上,眼巴巴地看着吃撑了的吕武。

  他看向还有很多肉的烤羊,又看了看眼巴巴在等什么的武士,说道:“分而食之。”

  虽然不懂,却也算是符合了“割献”的流程。

  他还吩咐一旁的家老再去宰羊。

  匠人对老吕家缺乏信心被他看出来,武士基本一个样。

  已经迈出了至关重要的第一步,还差一两只羊?

  跟谁不懂收买人心似得。

  至于需要再宰几只羊,相信家老会根据实际情况。

  后面家老会请示吕武,要从封领的哪几个地方挑地,给武士造屋子和耕作用地,才算是真正地完成了确定从属的一套礼仪。

  吕武现在满脑子想的是,该怎么来用那一批匠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