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春秋大领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步步为营乃为上策

春秋大领主 荣誉与忠诚 2213 2020.07.20 16:24

  没有口若悬河。

  吕武甚至还要注意自己的遣词用字,避免讲出几名贵族听不懂的词汇,又要进行一大串的解释。

  只是哪怕他再小心,还是有挺多的词汇是现在所没有,讲出来不免会被提问,再进行一一的解释。

  有时候,解释一个新词的过程,会需要解释更多的词,搞得吕武很心累。

  其余几名贵族怎么样,没有什么表示。

  魏相是负责商谈与问话的人,每每会对吕武讲出一些没听过的词,听完解释之后频频点头。

  “武,异也。”韩无忌很无奈地笑着说:“俚语之多,怪哉。”

  这是一个十里不同音和百里不同语的时代。

  他们对吕武会讲一些没听过词感到奇怪,不深深细想的话,就会像韩无忌那样,觉得是各地区自己的独有词汇。

  他们大体上搞懂了吕武的想法。

  一些在大铁锅用到的技术将献给魏氏,然后吕武单独以铁锅“专利”入股的方式,与魏氏一块搞餐饮。

  “可。”魏相假装停下来思索一番,又道:“师于你。”

  他已经亲眼看到吕武会做很多菜色,想要搞餐饮,太普通赚不了什么大钱,需要派厨子(这时候称呼为庖丁)来学习吕武会的那些菜式。

  吕武一口答应了下来。

  他趁机提出了一些请求,比如运陶器出去卖的时候,能不能得到魏相的帮助。

  是魏相,并不是魏氏。

  吕武没那个资格让整个魏氏替自己背书。

  魏相问道:“武,亦制陶?”

  刚才上菜的时候,他们看到了很多款式新奇的陶器,其实早就在内心里有了疑问。

  吕武又用那一套自己喜欢瞎琢磨的说词,给含糊地揭过。

  韩无忌笑呵呵地说:“士氏不可辱。”

  晋国因为赵氏被灭的动荡还没完全平息,八卿占了其二的赵氏灭亡。

  晋国原本有十二卿,众贵族为了替补卿位进行一番血淋淋的争斗之后,晋景公却是将卿位调整只剩下了八个卿的位置。

  士燮是那一场争斗的胜利者之一,晋升成为上军将。

  他是祁姓,之所以被称为士氏,其实是祖上有人成了晋国士师(法官),他的儿子以官为姓,子孙称为士氏。后来因为职位变动和得到封地,分成刘氏、范氏、彘氏三支。

  所以士燮只是追其祖的一个称号,平时还是范氏的一员。(死后谥号“文”,史称范文子)

  士燮上军将的职位很显赫,范氏也是晋国所有想贩卖,或正在贩卖陶器,不可逾越的大山。

  韩无忌也就是吃了老吕家一顿,吃得无比满意,否则还懒得去提醒。

  晋国高层的事情,不是吕武这个小贵族该去掺和的事情,他现在也没想去招惹大贵族,只是想要改善家族的经济拮据。

  吕武连忙说贩卖的陶器数量不会多,更不会去一些大城贩卖。

  他现在的想法是先去一些村庄卖,看能不能把瓷搞出来,再走高端的奢侈路线。

  魏相细想了一番,答曰:“可。”

  达到目标的吕武不再提什么要求,甚至都没有问股份怎么分配。

  只因为他多少知道古代贵族才不会亲自下场去管那些“琐事”,该是由家里的管事(现在是家臣)去争。

  要不然贵族亲自去争得脸红耳赤,不好看不说,传出去也会很丢人。

  韩无忌和几名贵族吃到不想动弹。

  有很多疑问的魏相邀请吕武出去散步消消食。

  而老吕家的家老卓,他找了一个机会,将魏氏带来的礼物,挑重要的给吕武说了一遍。

  “主?”家老卓既是欣喜也有苦恼,问:“回礼?”

  华夏礼节,讲究收到了礼物就要赠予回礼。

  老吕家比如很多小贵族都很穷,更别提去跟魏氏相比。

  吕武却说:“不必赠还。”

  他去吕城大铁锅的时候,教那些匠人一些新的技艺是白交的?

  技术已经献给了魏氏。

  除了铁锅技术外,一些锻打技术就不是技术了?

  所以,魏氏送来老吕家的礼物,就是回礼。

  技术当然比那些礼物贵重,但地位不平等,只能是那样了。

  所以,老吕家能安心地收下那些东西,不必再准备什么回礼赠予。

  家老卓得了答案,欢天喜地地离去。

  站在一旁看了全程的魏相,等家老卓离开才走过来,指了指之前来时没看到的建筑物,问道:“其速,何也?”

  用庞大的人力物力去盖一所房舍,速度快一些其实没什么。

  老吕家却用了八天的时间,不但所需要的材料备齐,房舍也造出了三十来间,着实是惊到了魏相。

  魏相觉得哪怕老吕家早准备了要盖房子的材料,造房舍的速度也太快了。

  现在是一个词汇匮乏的时代,注定了理论体系的有限。

  吕武思量了一下,讲了讲很粗糙的管理学。

  先从想要用到的人是什么素养开始,合适去干什么就采取什么样的任用,再刨解怎么去进行组织的理由,过程中进行必要的指导,又提到了采取什么激励方式。

  魏相全程没有插话,等吕武停了下来,开始了“十万个为什么”的提问。

  其实,即便魏相没有那么多的问题,吕武也会制造机会进行引导。

  春秋时期是身份相对没有天花板的时代,前提是有足够的才能,也要懂得人脉社交,一双不瞎的眼睛。(孔子他爹就从一介白身,攻城时扛个城门落闸让溃军有时间撤离,被赏识晋升成为了贵族)

  吕武当然要适当地表现出自己的才能,控制一个不到“惊艳”程度的底线,以期得到更多的赏识。

  他用了几个步骤,让魏相来发现自己的才能,是一种很自然而然的过渡,不是一下子给予惊吓。

  正处在上升期的魏氏,他们的家族环境决定了对待有才能的人,会给予更多的尊重,想的是进行招揽;不会像是老牌保守派那样,不是自己家的就会去进行扼杀。

  魏相一句“仕否?”,证明了吕武的冒险,获得了成功。

  “未及冠。”吕武没有拒绝,只是拿自己的年龄说事,又重重地说道:“待来日!”

  将近一个月,吕武也不是白在春秋时代呼吸空气。

  他从见识不多的家老卓那里获知,想要向上爬要有途径。

  而这个途径就是必须有大贵族赏识,提供职位。

  简单的说,不独是晋国,是所有国家,他们把持着这个那个,下面的人想要进步,获得他们提供的机会,是唯一的办法。

  这个“唯一”包含所有,哪怕出征都是,更别提得到一些职位。

  而现在吕武想的是先让家族的现状变得好起来,将自己的“根据地”建设好。

  他可不敢一下将步子迈得太大,免得扯到蛋。

  ………………

  国君死了才会称呼谥号。

  为了方便谁是哪国的国君,作者菌就直接写谥号了。

举报

作者感言

荣誉与忠诚

荣誉与忠诚

改状态啦!   求个一块钱的打赏,让粉丝榜不再空荡荡哦。

2020-07-20 16:2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