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春秋大领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善回以善;恶回以恶

春秋大领主 荣誉与忠诚 2152 2020.07.23 00:15

  现在一万个人当中都不一定有一个识字。

  同时,识字的话也不一定拥有成套的匹配技能。

  识字的话,不是贵族,就是落魄贵族或贵族后代,他们愿意被其他家族收纳作为家臣,但进行选择时会非常挑剔。

  吕武倒是想要招揽人才,但他很清楚以老吕家目前的情况,哪怕真的招揽到了谁,注定不会是什么大才。

  当然了,老吕家现在也不需要大才,能招揽到识字又自带技能的人才,就算是捡到宝了。

  想要招揽人才该怎么做?

  现在没有人才市场。

  贵族有权利在自己的封领挂牌,到了大城市则没这个权利,但是能找到人并进行面谈。

  所谓“挂牌”就是选择在显眼的位置挂上写有招贤内容的木牌,一般还会写明待遇。

  吕武在自己的封领进行了“挂牌”,派出一些机灵的属民组队前往附近的城市进行打听。

  除此之外,他就无法做更多了。

  “贵人有才。”程婴一脸困惑地说:“为何籍籍无名?”

  这段日子是程婴逃亡后过得最舒服的。

  他原本打算待最多五天就走,发现吕武做的一些事情令他看不明白,看下来却发现提高做事效率,并且充满了各种没听过没见过的学问,知道越留越久风险越大,还是留了下来。

  在这个人才匮乏的时代,有才能的人就像是黑夜中的萤火虫,该发亮就发亮,从而有了自己的名声。

  程婴很不明白一点,老吕家在过去并没有什么名声,看正在进行大建设,也足以证明过去家族状况不咋地,怎么能培养出吕武这样的有为的领主呢。

  知识从来都不是凭空出现,必然是有着传承。

  程婴观察下来,能肯定老吕家并没有躲藏隐士,更没见过吕武拿什么书在看。

  而这就是最奇怪的地方了。

  程婴现在还在逃亡,却已经开始思考怎么让赵氏主宗复立,并且在进行累积,包括知识储备。

  “多事,未顾及。不知近来可好?”吕武才不会揭穿程婴的身份,又说:“围猎多获野味,賏可自取。”

  没冰箱、冻库,捕猎的动物太多,只能是做腊肉或做成肉脯、肉糜了。

  而做腊肉的手段不必吕武去教,是春秋早就有的手段。

  吕武却搞了新花样,也就是做腊肠。

  程婴认认真真地答谢,却又问了刚才的问题。

  “賏可为我之家臣?”吕武见程婴没回答,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如此,不言也。”

  你特么的,不能真正地效忠我。

  吃老子的,喝老子的,住老子的。

  老子的学问怎么来的,你管得着吗?

  问你麻痹呢问。

  程婴却不打算放弃,没有半点眼力介儿,像是不达目的不罢休那般,今天问不到就明天接着问,搞得吕武很不耐烦。

  过了几天,着实受不了的吕武,看见程婴又带着婴儿来自己眼前晃悠。

  “賏,贩陶之途。”吕武盯着程婴的眼睛,问道:“可否代劳?”

  离老吕家最近的村庄也超过了七十里。

  春秋一里大概是四百米,那么离老吕家最近的那个村庄,用现代的算法就是距离二十八公里。

  程婴想了想,答曰:“敢不从命。”

  吕武却又说:“彼处有山,山上有黑石,且问售否。”

  一场围猎活动之后并没有让他想要重新宅起来,去了最近的村落逛了一圈,找到那座村庄附近的山地竟然有露天煤,没法找人打听煤山有没有主人。

  吕武手底下真的没有可用的人,他这一次既是想支开程婴,也是认为办到那些事情难不住程婴,算是一举两得。

  “黑石?”程婴好奇地问:“赵地多此物,何用?”

  吕武笑而不语。

  春秋晋国的疆域包含现代的山西。

  而山西以什么出名,不用多说。

  现在的人其实知道煤很容易燃烧,烧起来的温度也是远超木材的上限,但却没有进行广泛的利用。

  程婴带着商队走了,他当然也没有忘记带走赵氏孤儿。

  这里就该换成吕武不得不多想了。

  说好了逃亡呢,先来老吕家也就算了,怎么还大咧咧带着到处乱溜达。

  “青!”吕武大声喊了一下,等待一名武士进来,吩咐道:“领十徒,及賏。若有奔离之举。诛大劫小。无有成,立禀。无异,言以护周全。勿归,勿遣。”

  干掉了,肯定是要回来的。

  没发生什么事情的话,去了再有人离开队伍,会显得过于异常。

  青是吕武新提拔上来的家族私兵军官之一。

  他在老吕家的老人,没有多大的才能,却有一身勇力。

  最主要的是,青在老吕家最为落魄的时候都没逃走,忠诚度还是有保证的。

  吕武现在可以容忍手下笨,但忠诚要有保证。

  “玛德,这个家伙真没将自己当外人,怎么看也都有些不对劲。”吕武想道:“程婴是怎么证明那个婴儿就是赵氏孤儿的呢?”

  肯定是要有一些证据,不会是抱来一名孤儿指着说是谁,那就是谁了。

  至于滴血认亲?

  赵氏孤儿的爹,已经死了。

  并且滴血认亲也不靠谱啊!

  程婴最近一直在观察吕武。

  吕武也在观察程婴。

  他看出程婴有些不对劲,有那么一段还显露出某种程度的有恃无恐,直至老吕家让武士归心了,程婴才进行收敛。

  既然程婴不怀好意,那就别怪吕武回报以恶意了,是吧?

  现在,吕武就想搞清楚程婴怎么来证明婴儿就是赵氏孤儿。

  一旦摸清楚并掌握用来证明的证据,干掉大的,收留小的。

  这事完全能做啊!

  并且绝对会是一件大赚特赚的买卖!

  他无法确认自己的行为有没有让程婴察觉到,想着支开程婴让耳根清净,又能借程婴的能力办成经商的目的。

  同时,也是一次试探。

  总之,怎么都该先试探一波,看看程婴到底会不会趁机想溜。

  至于青发现程婴要跑将其杀掉,会不会导致赵氏孤儿没办法复立?

  吕武左思右想,这一波他怎么都不会亏。

  倒是程婴要事察觉出什么真的跑了,一定会记恨老吕家,搞偷袭都够老吕家受的;要是日后赵氏主宗复立,老吕家更有得受。

  所以了,管天管地管空气,会不会改变历史什么的,先管好自己才是真实。

  从那一刻之后,吕武开始了心态很稳的等待。

举报

作者感言

荣誉与忠诚

荣誉与忠诚

谢谢书友20181107162410864打赏500起点币。   亲,提前更新了,不来点票子吗?

2020-07-23 00:1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