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春秋大领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我不要当贵族之耻啊!

春秋大领主 荣誉与忠诚 2250 2020.07.24 17:48

  “足下,此事……”

  梁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以为自家的女姬干了什么让吕武不高兴的事情。

  要是大贵族的话,自家的女姬惹客人不高兴了,肯定是大手一挥让武士进来拉走女姬。

  至于是拉出去打,还是拉出去杀了,看主人的心情。

  梁氏看着很富有?这一点从那批女奴和这批女姬都能看得出来。

  现在的生产力极其低下,任何的劳动力都是弥足珍贵的。

  成年男女是主要劳动力,孩子懂事后都要帮着干活,老人也没闲着的时候。

  不富有的话,谁会专门培养伺候人的女人?

  需要将她们买下来,请来专业的人士耗时持久地专门进行教导。

  懂得教专业伺候技能的人,真不是想请就能请得到,代价还很大。

  在这期间,她们无法创造什么产出;即便学成之后也不允许再去干农活,要不将手弄得粗糙了,还怎么伺候人?

  再则,长期干农活的女人,风吹日晒的,能美到哪去?

  专门用来伺候人的女人,她们不但不用参与农事劳作了,还要琢磨着怎么打扮自己。

  而想要打扮需要很大的耗费。

  所以了,没有足够的财力作为支撑(基础),哪一家毛病了会专门养这么一种人?

  梁挈当然不可能让武士过来将这批女姬拉下去杀了。

  主要是梁氏也舍不得杀,要不然再培养一批很耗钱。

  面对梁挈的问话,吕武总不能说自己太稳了。

  梁挈见吕武端坐不说话,挥手让女姬下去,等待跟随的奴仆搬来坐蒲,屈膝跪坐在吕武前面,说道:“梁吕为近邻,往昔未多走动……”

  开始一番尬聊的梁挈,他选择遗忘掉刚才的事情,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

  这时,程婴却是轻“哼”了一声,等梁挈看过去,他的目光变得十分锐利,直接与梁挈对视。

  “哈?哈哈!”梁挈一阵尬笑,就是不提刚才的事情,重新看向吕武,问道:“吕氏需黑石?”

  吕武为了掩饰尴尬,面无表情地轻轻点了点头。

  “如此啊……”梁挈拉了一个长音,扭头看了一眼程婴,见其已经对自己转为怒目而视,重新看向吕武,说道:“彼之所需,挈有也。本估高,今廉矣。”

  我特么虽然不知道黑石头有什么用,可那是我的东西,有人买就想高价卖。

  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惹你不高兴了,只好便宜卖给你。

  梁挈再次转头看向程婴,看到的是程婴已经闭目安坐。

  “足下有此良臣,何愁不兴?”梁挈没有掩饰自己的羡慕,又说:“附士之壮,仕有何忧?”

  有良臣能辅佐家族,不愁兴旺。

  麾下的武士看着善战,不怕无法获立军功。

  吕武哪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梁挈认栽了,却是有点小情绪。

  要不然当着吕武的面,梁挈羡慕有这样的家臣,又赞叹武士的排面,很不合适。

  吕武面带微笑听着,但就是不给予搭腔。

  估计是发泄完小情绪了,梁挈话题一转,讲起了北边的胡人。

  话里话外就是胡人好欺负,不去欺负都觉得不好意思。

  然后,他问吕武,有没有兴趣组队去搞事。

  关于这点,吕武对北边的胡人缺乏了解,才不会谁提一下,大大咧咧就想去搞事。

  再则,他其实还没看懂梁挈是个什么情况,初次见面而已,咋就想着组队了?

  “可。”程婴没睁开眼睛,说道:“疆之北皆残,可征。”

  梁挈立刻用很期待的眼神看向吕武。

  程婴并不是吕武的家臣,他只是客居而已。

  吕武很喜欢程婴刚才的配合默契,却不代表程婴说什么就是什么,对梁挈说:“容我思量。”

  梁挈不再提一起搞事的话题,转到了商业的事情上面来。

  他说梁氏的粮食产出很足,与周边几家有长久并稳定的贸易,问吕武要不要也向梁氏购买粮食。

  这点吕武很直接地答应下来。

  上一次梁氏只付了少许的货币和布,绝大部分都是粮食。

  老吕家已经同意梁氏来作为陶器的二道贩子,有所改变的只是日后结账专门收取粮食罢了。

  而不管粮食还是布,其实也是货币,年景不好的时候,甚至胜过钱币。

  等吕武听梁挈问要不要奴隶,瞬间就来了精神。

  晋国是中原霸主,经常会带着一帮小弟(属国)出去,主要是跟自称蛮夷的楚国交战,时不时也需要痛扁一下周边几个不听话的小弟。

  有战争就会有俘虏,再来是战败国的赔偿,奴隶的渠道一般都是这么来的。

  只是,国家掌握的奴隶基本上会被大贵族吃干抹净,即便有漏下的也是一些歪瓜裂枣,小贵族需要也只能买了。

  梁挈一见吕武很有兴趣,招呼了家臣,过了一小会才带着吕武出了庄园。

  他们来到的是一个两面山壁包夹的谷地。

  这里的出入口扎了栏栅,布下了数量不少的武士。

  里面则是一圈有一圈的篱笆墙,每个圈里面都有着一些手脚被捆绑的人。

  看穿着服饰,绝大多数就是所谓的胡人,少量则是穿着华夏衣冠。

  吕武走了一圈,表面上对梁挈的推销左耳进右耳出,甚至会露出嫌弃的表情。

  他即便是再不懂春秋知识,也知道买胡人是一件极其亏本的买卖。

  慨因胡人特么不会种地,怎么教都很难教会的那种。

  而种花家买奴隶基本上是为了增加种地人手。

  吕武为什么要做出嫌弃的姿态?说明他其实想买。

  老吕家当然也需要种地,只是封领范围有限,能开辟出新农田的地皮不多了。

  他却没打算走大地主路线,要不就白瞎了领先这个时代两千六百年的知识累积。

  梁挈也就是看吕武年轻,以为会很好骗。那么卖力推销,吕武却是一点都不掩饰嫌弃,还怎么尽情表演下去?

  而就在他带着吕武返回庄园,心里无比失望时,吕武开口了。

  “此番前来,在下多有失举之处。”吕武让武士抬来一口藤条编织成的箱子,亲自将箱子掀开,指着里面铜灿灿的甲胄,说道:“此礼,友也。”

  就让这件盔甲来作为我们建立友情的礼物吧。

  然后,你收了之后,该以什么来作为回礼?

  一时间,梁挈的眼睛无法从那件甲胄上离开,贪婪地注视着甲胄的每一个细节,但内心却无比挣扎。

  其实,这也是吕武错误地估错了甲胄的价值。

  即便是一件中看不是那么中用的甲胄,在没发现它不中用之前,真不是一个小贵族能买得起的。

  梁挈爱装逼,脸皮厚,又狡猾。

  可他还是华夏文化圈的一名贵族。

  贵族收了初次来拜访客人的礼物,至少要回以等价的礼物,不然就该成为贵族之耻了。

  

举报

作者感言

荣誉与忠诚

荣誉与忠诚

谢谢133955打赏1000起点币,大风白小楼、松明山人分别打赏100起点币。

2020-07-24 17:4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