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春秋大领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成败在于今日

春秋大领主 荣誉与忠诚 3102 2020.07.17 07:00

  吕武还是低估了这时代大贵族的魄力和眼光。

  他回自己的封领,半个月后,魏氏来人了。

  半个月对于现代人或许很久,可现在是做什么都快不起来的时代,已经算是极有效率。

  也就是说,魏氏显得很急。

  来的是魏氏嫡系血脉之一的魏相,他是吕锜的儿子。

  而吕锜是魏寿的儿子,分家之后称吕氏,但两氏其实还是亲如一家。

  比如吕锜的儿子还是冠着“魏”的氏。

  魏相并不是直接来。

  他派出了自己的家臣先通知吕武,约定了什么时间会来。

  这也是相当贵族的一套做法。

  既是证明了自己身份的不简单,也是表达了对主人家的尊重。

  老祖母对魏氏,哪怕是已经“别出”了的魏氏族人到来,显得非常的的慎重。

  一直待在自己屋里难得出来一趟的老祖母,她亲自指挥众奴仆对家宅进行了大扫除。

  而家宅收拾干净了还不够,通往家里的道路,奴仆去清理了杂草以及各种杂物,还弄来了新的土重新覆盖了一遍。

  要不是约定见面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三天,吕武有理由相信老祖母会做得更加夸张。

  “武,魏氏乃我附主。”老祖母带着十足的殷切,说道:“武,你需把握啊。”

  老吕家依附魏氏,吕武是知道的。

  只是,一名已经别出了的魏氏子都能让老祖母这么慎重,可以想象小贵族与大贵族的差距有多大。

  而现在的魏氏还没有真正地发迹,并不算晋国的顶尖贵族。

  不用老祖母多提醒,设计出这一件事情的吕武,他本来就对这一次会面充满了期待,怎么可能不重视。

  在某天的上午。

  有一队魏氏的人先过来,人数约有百个左右。

  一名魏氏的家臣先来到吕家,之前见到谁都不讲话,直至见到吕武才告知魏相就在后面,很快就要过来的消息。

  这名魏氏家臣自称御彻。(叫彻,他是替魏氏某大人物驾车的御手)

  连御手都能是家臣,说明现在不是谁都能当车夫。

  这个很合情合理,识字而又有别的技能,在春秋时代就是人才。

  其余人都是武士。

  他们没有进入吕宅,分为几队人开始在周边巡弋,或者说进行风险评估。

  御彻找各种理由在吕宅内走了一圈,像是看完了什么,没有任何歉意地对吕武说道:“竟已如斯?”

  这是看到一个家族的破败。

  吕武却知道御彻是在查看宅里有没有埋伏之类的。他有感觉到被冒犯,心里不喜也摆在了脸上。

  御彻却是改变了话题,讲起了在后宅看到的新鲜事物,试探吕家最近有没有招揽到什么人才。

  很真实。

  吕家的一切都能看得出破败不是一时半会造成,是经过了长久的时间形成。

  这样一来的话,说明吕家本身并没有人才,突然出现了新鲜事物,只会是外人带来。

  吕武却不理会御彻的试探,只是保持着不爽的表情,但该招待的却不怠慢。

  大概一个小时之后,更大的队伍到来。

  那是一支人数超过千人的庞大队伍,光是战车就有五辆,其中的一辆便是魏相的座驾。

  吕武充分认识到了什么是大贵族,并且知道魏氏还是受到了赵氏被灭的影响,担忧自家嫡系血脉出门的安全性。

  毕竟,晋国的众卿内斗从来都是血淋淋。

  赵氏被灭的余波还在持续影响,忠于赵氏的武士一再刺杀参与灭门的众贵族。

  各个贵族也趁这个机会打击敌对贵族,杀了人再往赵氏余孽头上扣黑锅。

  吕武看到的魏相是一个美少年,但看不出有养尊处优的痕迹。

  魏相约是十多岁的年纪,言行举止方面受到严格的教育,体现出一个贵族所该有的仪态。

  吕武亲迎魏相,将之接进宅院,却很识相地停在视野开阔的亭子,等待魏氏的武士去各个房屋进行检查。

  “国中纷乱……”魏相本来要解释,讲了几个字停下来,改了个话题,说道:“恶金为众家(贵族)所弃,武为何以恶金制锅?”

  那一天,吕武指导匠人打了一口锅,既是为了今天弄些菜式,也是展现自己价值的一部分。

  武士检查完毕,留下一部分,其余人退了出来。

  吕武将魏相请进了室内,分别就坐之后,说道:“家道艰难,招待不周,请‘上’勿怪。”

  谈正事,自然是要“登堂入室”以示尊重。

  吕武这才解释为什么要用铁去制造锅,尽可能地用现在所能表述出来的语言,又讲了受热、导热、制热的一些原理。

  他并不知道魏相被称为晋国的第一才子。

  哪怕现在魏相只是表现出聪慧,没有晋国第一才子的名声,智力以及思维也该形成一定规模。

  魏相细细地品了一下,不像是来谈生意,反而追问起了吕武提到的一些知识。

  一些没搞懂的东西,魏相会反复提问,直至完全弄明白,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魏相站起来稽首一礼,说道:“武,得(名)师教授?”

  知识从来都不是平白无故地获得,肯定是有所积累,再得到教导。

  吕武可以编造出无数的谎言,来解释自己为什么会懂那么多。

  比如睡梦中得到神仙的入梦教导,又或是得到老天爷的垂青被灌顶,或是遇上了很厉害的老师。

  神仙和老天爷会是一个不错的说法,并且想找证据压根就找不到。

  厉害的老师?

  首先现在是春秋,厉害的人没一个不出名,并且有着背景很深的跟脚。

  魏氏绝对有那个能力去查清楚最近谁来过吕家,甚至做到查清楚封地内都有哪些陌生人。

  所以了,虚构出一个很厉害的老师,是最差劲的选择。

  吕武说道:“重金求书,未得;我自小喜欢琢磨,偶然查检金乌照射兵器,得出此论。”

  现在想买书,压根就买不到。

  并且书其实就是竹简。

  任何一家有一套记载竹简的书,不管上面记着什么,都会被视为宝物。

  金乌就是太阳。

  吕武说是自己研究得出来的知识,魏相立刻就信了。

  没有多么复杂的原因。

  首先吕武是贵族,肯定识字,本身就高人一等。(知识上)

  再来便是吕家破败,作为还没有行冠礼的实际继承人(还是唯一),以魏相的思维会觉得吕武想方设法打算重振家族。

  一个想要重振家族的人,无所不用其极都是平常的。

  偶然间琢磨出了一些什么新知识,绝绝对对算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魏相再细细观察一下吕武,看得出平常有在很刻苦地锻炼身体,一双眼睛很有神并且灵动。

  吕武被看得有些发毛,站起来说道:“不若,我亲自厨庖,予上品尝。”

  现在孔丘(孔子)还没有出生,没有儒家,更没有孟子,自然也就无法跳出来喊君子远庖厨。

  连李耳(老子)都还没降生,孔丘想要从老子的一些著作中得到灵感创建儒家,也得有。

  事实上,以后的百家,现在很多还没有出现。

  魏相更加重视吕武讲的一些没听过的观点和知识,只不过吕武已经回避,也就跟着来到厨房,想看看怎么用铁锅烹饪。

  现在的菜种类极少,像是葵、韭、葱、薤、蓼、苏、姜、芸、蒜、荠、芥、茱萸、芜菁、襄荷、芜荑等。

  吕武能够弄的花样也就不多。

  仅仅是油爆葱花就是春秋没有的一道烹饪手法,魏相看得一愣一愣的同时,闻到了从来没有闻过的香味。

  根据吕家所能获得的蔬菜,再加上一些被现在人当成主食,其实现代是配料的东西,炒了一些小菜色。

  除了炒菜(有些弄了瘦肉)之外,吕武还弄了清蒸螃蟹、炒虾、炒虾仁、炖鳖……等等的一些菜式。

  缺乏一些调料和佐料的关系,以现代人的眼光看来自然不怎么样,吃起来口感也绝对一般般。

  但是!

  现在的人都吃的什么?

  即便是贵族,吃的食物也仅仅是用更多的厨房用具来烹饪,吃法和吃的口感方面单调到乏味。

  魏相看着摆在案几上的众多菜色,再抬头看了看对面的吕武,没吃之前就赞叹道:“武,为‘牙’。”

  这个“牙”是对烹饪极其厉害的人,发自内心的赞叹。

  比如一名在烹饪和对吃很有研究的人,他叫“易”,后来就被称呼为易牙。

  现在执行的是分餐制。

  平民百姓缺乏家具,都是端着装食物的东西,随便在什么地方吃。

  贵族则是分别安坐在自己的案几,不会凑到一块。

  也就是,不会吃同一餐盘里面的食物。

  吕武没有谦虚,示意魏相再看看用餐工具。

  春秋当然有餐具,并且很多餐具都有自己的特定用途。

  像是用来割肉的匕首、手钗(还不是装饰用物)、箸(筷子)、勺子(各种)。

  广泛使用的就以上四种。

  吕武准备了多种用途的盘子和碗,又多增加了充满现代特色的餐具,但因为吕家没有冶炼匠人,都是采取木制。

  魏相看不懂多种餐具有什么用途。

  吕武作为主人拿出了新鲜的用餐工具,自然是亲自示范了起来。

  不提各种餐具的使用方式,魏相用筷子夹起一些菜色,放进口中嚼了起来。

  而吕武则是用期待的目光看着魏相,等待得到回馈。

举报

作者感言

荣誉与忠诚

荣誉与忠诚

新书需要大家的支持,请有票投票哦。

2020-07-17 07: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