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春秋大领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1章:这是古典战争

春秋大领主 荣誉与忠诚 2365 2020.08.05 00:02

  某种程度上,成为战场较为受人瞩目的吕武,他内心里多少有些紧张,却是一点都不会怂。

  这一套金属甲胄经过反复地试验,早就证明防御力有保证,他的战斗技巧并不怎么样,可是有着异于常人的大力气。

  再来,这是两军对垒,又不是让他自己一个人去单挑对面的数千秦军。

  那么长的时间与车组人员训练下来,又一再进行对战模拟,吕武并不感到陌生了。

  比较现实的是,他真的需要立功,哪怕有风险也必须去尝试!

  这个就好比如韩厥得到赵盾的赏识。

  去拼了,失败迎接死亡;成功则是收获前途。

  很多贵族的前程就是获得上位者的赏识,靠搏命去挣来。

  已经逐渐搞懂春秋贵族法则的吕武,他不觉得自己会是一个例外。

  晋军率先抵达作战位置,可是并没有对还在行进中的秦军发起冲锋,同样没有发射箭矢。

  目前华夏文明圈的战争还比较君子。

  国家与国家爆发战争了,军队进入战场范围,一般会两军当着对方的面,明晃晃地扎营。

  要开战之后,出战的军队都会等待对方将阵型摆好。

  会是这样,跟当今岁月为什么要进行战争有关。

  大国之间打的是争霸战,主要是想打服对方,让对方承认己方的强大。

  因此,战争一般也就成了“征”之战。

  所谓的“征”之战,大国打小国是为了获得小国的“贡献”。

  简单说,将对方打服,迫使失败方每年进行上贡和听候调遣。

  要是一再频繁地吞并小国,该是好几个大国联合起来,去打那个侵略性过度的国家了。

  大国打大国则是为了争取国际地位。

  秦国一再挑战晋国,其实就是为了获取国际地位,并不是以灭国为战争目标。

  晋军率先列好阵型。

  站在战车上的吕武看了一会秦军的动向,扭头看向了己方的队列。

  第一彻的晋军,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视线会情不自禁地看向吕武,一切只因为吕武过于显眼。

  阵型分布成了前后两个梯队,前面自然是吕武所在的这一批。

  所有的战车都被摆在了最前方,每一辆战车后面都站立着二十五名徒步的士兵。

  战车的款式并不一致。

  非常多的战车都是革车,也就是没使用金属防具,会在一些需要防护的地方弄上皮革,拉车的马匹没有半点的护具。

  一些战车则会在正前方和左右两边搭上一两面木质包金属的盾牌,战马身上会披上皮革甲,它们更加符合兵车的标准。

  吕武的战车上,他腰间悬挂战剑,手里握着长戈,车壁却还有弓与箭囊,甚至挂着几把小斧头,同时也有一面盾牌被放在易于拿起来的位置。

  作为御手的青,他的责任就是控制好战车。

  戎右的凌,他需要负责的事项挺多,既是盾牌手也是弓箭手,必要的时刻也需要操起长戈。

  老吕家的武士,他们穿着胸前有一块铁板的戎装,头盔、护肩、裙甲等其它配套则是藤条编成或皮革缝制。

  除了甲胄之外,大多数武士是手持战戈,仅有少数的武士手握战剑。

  他们却是都有一个皮革背囊被负在背后,里面插着一柄柄小斧头,甚至裙甲左右两侧也都别了两柄斧头。

  这些斧头全是铁质,背在背上的都比较小巧,握柄是一种有弯曲的木头,长度约三十厘米;腰间那两柄斧头就比较大了,握柄同样带有弯曲幅度,长度也达到了六十五厘米。(参考消防斧)

  吕武麾下的三个两司马,师翰和峭品的士兵很传统,倒是原密的士兵有些特色。

  他们之中大多数穿的都是藤甲,少量是皮革甲,武器不是戈就是剑。

  比较特别是原密的士兵,他们背上有木匣,插着一根根短矛。

  其他人或许看不出原密那些武士背着短矛是个什么意思,吕武却知道是标枪来的。

  其它各卒的组成,要么是很传统,却也不缺乏存在特色的兵种。

  硬要说出战士兵之中以什么兵种最多,是弓箭手占了五分之一!

  对面的秦军一阵忙碌后可算是将阵型给摆好了,他们摆出了三行的阵型。

  一辆插着某种旗帜的秦军战车向前继续驶进。

  晋军这边是程滑的战车迎了上去,他的战车上也有一杆旗帜。

  两名战场指挥官的距离拉近之后,互相彬彬有礼地问候行礼,高声说了一些场面话。

  他们到底说了什么,也就前排的双方将士能听见。

  比较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他们没什么好说的,要回各自的战阵,是御手控制好拉车的马匹,战车上的人跳下去,抬着战车在进行转向。

  这一点没什么好奇怪的。

  现在的车没有车轴,想要转弯需要绕很大的幅度,可不就需要大力士跳下去扛着挪位?

  程滑回到战阵。

  对面的史颗也在差不多的时间回去。

  战场上原本轰隆作响的战鼓声停了下来。

  吕武正在观察时,却听到己方战阵中,不知道谁高喊了一声什么。

  晋军战车上的人开始下去。

  徒步的士兵则是单膝跪地,双手摆出投降状地高高伸向天空,将脑袋低了下去,嘴巴里念叨着什么。

  吕武不懂会学,其余贵族怎么做,他也跟着怎么做。

  晋军都跪地当然不是要投降,他们是按照自己的传统,进行战前的祈祷。

  他们在干这事的时候,对面的秦军一边看一边讨论。

  结果是晋军这边很有节奏感地在吟唱祈祷,秦军战阵则是太多人说话出现了“嗡嗡嗡”喧哗声。

  祈祷完毕的晋军,该上战车的人上去,士兵重新站立起来。

  所有的贵族都在看本阵的“旌”,等待下一步指示。

  秦军那边率先敲响了战鼓声。

  随后,晋军这边的战鼓也被敲了起来。

  只是战场上双方的“旌”都没有做出什么指示。

  而这时,秦军那边冲出来了七辆战车,身后却没士兵跟上来。

  他们在看到对方时都是一愣,觉得干不过对方的战车主将率先放弃,几个不服输的战车主将则是在大眼瞪小眼。

  “致师?”宋彬大声对吕武喊道:“主?”

  啥意思?

  吕武不动声色地看向宋彬,心里却清楚自己穿得太招摇,冲出来的秦军是要找自己单挑。

  而这,符合计划!

  紧张,吕武自然是会有点紧张的。

  吕武握住长戈的手浮现了青筋,看向了自己的御手与戎右,又看向了不远处的程滑,想要得到什么示意。

  程滑还是一脸木木的表情,发现吕武在盯着自己看,眼睛没眨一下就直勾勾地看着吕武,没给半点提示。

  奔驰出秦军本阵的战车,有三辆直奔吕武所在的位置前方,他们缓缓地降慢了速度,先后对吕武行了一礼。

  吕武回了一礼。

  秦军战车主将发现同袍也在干相同的事情,又是一阵互相之间的怒目而视。

  看到这一幕的吕武哪里还不明白。

  这特么是果然盯上了自己!

  他开始观察对面都是些什么人,琢磨着程滑有指示之后,自己上去能不能打得过……

举报

作者感言

荣誉与忠诚

荣誉与忠诚

谢谢伐谋的马甲、书友20190107034210356、安慕希灬纯甄分别打赏100起点币。

2020-08-05 00:0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