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春秋大领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6章:与众不同的老吕家

春秋大领主 荣誉与忠诚 2179 2020.08.02 12:00

  选择了营区驻扎位置,吕武忙里忙外地忙了一圈,夜幕也准时地降临了。

  夜色之下的霍城,城墙段上布置了火把,城墙外的五十米处也都布置了篝火,尤其以城门口外围点的篝火数量最多。

  这样做是为了防止被突袭。

  城内,却有司马派出执法队进行同时,严格规定哪些地方能起篝火,哪些位置则是要放置火盆,有些地方则不是有一丝火光。

  吕武所在的营地是小贵族集中地。

  他自然要趁着这个机会多认识几个人,找到机会扩展人脉。

  有梁挈这么一个看似交游广阔的润滑剂在,吕武与其他小贵族很快就渡过了刚认识时的拘束。

  他们天南地北地聊了一阵,大多是在吹牛逼。

  比如,某贵族讲自己去过哪些地方,认识的人(特指贵族)有多少,他们多么的看重自己,什么的之类。

  还有贵族炫耀自己参加了多少次战争,表现是多么的优异等等,觉得自己在这一次之后,肯定会让上司看到自己的优秀,获得好职位,又或是增加多少封领的面积。

  轮到梁挈吹牛逼,他吹的是自己时不时去欺负北边的胡人,每次能抓多少奴隶。

  当然了,他还免不了吹嘘自己领地的富足,点了吕武、霍角、间原等几个小贵族的名字,说都在进行贸易,还主要是他卖东西给他们。

  包括吕武在内被点到名字的小贵族,很给面子地回应,说是有那么一回事。

  一个叫原密的小贵族有点看不过去,嘀咕了几声,说梁挈不就是欺负了胡人嘛,好像其余贵族欺负不了似得,充分表示出了自己的不屑。

  而这个叫原密的小贵族并不是在无的放矢的进行嘲讽。看他的氏是原,排除祖先一再迁徙的可能,绝对是原地的贵族。

  原地在赵地以北,是一个布满了沼泽的区域。(不是宗周的那个原,是邯郸以北,后来改为甲氏)

  那里归于赵氏的时候就没经过多少开发,甚至被狄人进行了渗透。

  简单的说,原地那边华夏贵族的数量很少,狄人的部落却是非常多。

  能在原地立足的贵族,绝对是有两把刷子的。

  梁挈没直接呛原密,甚至没有回击,改了话题引到了吕武身上,谈起了前一次吕武送他的甲胄,又提到了吕武在批发陶器的事情。

  关于吕武的甲胄,他们之前都已经亲眼见识过,只是不知道彼甲跟此甲完全是两个样。

  原密或许觉得吕武跟梁挈是一伙的,对吕武启动了嘲讽模式。

  先评价铁甲的坏处,少不了讲生锈带来的恶果之类。

  又提到老吕家贩陶,小打小闹也就罢了,大肆宣扬是要跟范氏正面互刚吗?

  提到了范氏,不少小贵族都是脸色一变。

  吕武挺纳闷原密怎么逮谁喷谁,却不得不解释清楚。

  挑战范氏这个贩陶业霸主,哪怕真的要挑战,找死了才大张旗鼓。

  “此人位于原地。”梁挈偷偷跟吕武讲:“原地多狄人,必是深受其害。”

  别跟这倒霉蛋一般见识,他这个苦逼的封地在“原”,平时压根就没好日子过,还不知道啥时候家破族灭。

  吕武问道:“因何纳赋?”

  梁挈一脸神秘地摇了摇头。

  这是什么意思?

  是知道了,不想说。

  还是压根就不知道?

  赵氏主宗已经覆灭,赵氏成了祁奚封地之一。

  原地和屏地原属于赵氏主宗的封地。

  等赵氏主宗一灭,赵地倒是有了新的封建领主。

  另外的原地和屏地则被看成了鸡肋,压根就没有大贵族愿意接盘,小贵族则没那个资格去接盘。

  上面没有一个大贵族作为靠山,像原密这种封地在原地和屏地的小贵族就彻底苦逼了。

  包括但不限制于没有个大靠山顶在前面,平时的纳赋也出现了问题。

  不想被削减封领,必须完成纳赋行为。

  原密肯定是找到了路子。

  这就是原密为什么明明是原地的贵族,跟霍城这里距离那么远,却跑过来纳赋的原因所在。

  只是原密绝对满腹的牢骚与委屈,以至于成了人形喷子。

  吕武归纳了信息。

  别人怎么想的不知道,他却是觉得原密既然能在狄人遍布的原地站稳脚跟,还找到路子纳赋,显得很不简单。

  首先证明原密的家族武士不差,还有贵族愿意罩着,或许是个不错的临时队友。

  有原密这么个人形喷子,小贵族饭前的社交有那么点不欢而散的各自离去。

  要是原密只喷吕武,他绝对是要回击。

  关键是原密逮谁喷谁,吕武才不愿意当那个出头的椽字。

  同时,他发现原密得罪的人着实有些多,打消了找原密当临时队友的心思。

  他们虽然是在营地,霍城却是不会管吃管喝。

  也就是说,他们需要自己去寻找水源,也要自己生火造饭。

  营地里却是有专门的灶台,由于绝大多数得到征召的贵族还没有到齐,灶台的数量十分充足。

  吕武来到春秋吃了将近一个月的猪食,说什么也不乐意再委屈自己。

  哪怕是出门在外,他都带上了自己的炊具。

  没有那个条件去搞足够的食材,灶台摆上陶罐,先生火将稻米煮成了饭,好了之后进行冷却;再去将肉糜、葱、腊肠先爆炒一下;随后烧一罐沸水;一切程序完毕,米饭再混着其余的食材一块煮一小会,煲仔粥也就算是成了。

  在吕武进行烹饪时,周边其余贵族的臣属都傻眼了。

  他们哪里闻过那种爆炒的香味,觉得仅仅是香味都能用来当做配菜。

  宋彬在打下手,他在老吕家印象最深的就是吕武关于吃的讲究,一再吃下来的感悟是跟着自家领主有美食吃。

  吕武也就弄了两罐煲仔粥,一罐他自己享用,另一罐则是给宋彬。

  老吕家其余的武士和属民。

  担任辅兵角色的属民负责伙食,武士等着吃就好了。

  武士习惯了每顿食用肉,他们带出来的不是肉脯就是肉糜,很不讲究地水都没开就先洒些油,混合着植物类食材一块煮,差不多好了就弄些盐巴,晚餐也算是成了。

  属民自带的都是植物类的粮食,煮一些这种豆、那种豆,一顿就那么应付过去了。

  吕武和宋彬当然是回到自己的帐篷吃。

  老吕家的武士则会待在外面,他们有意无意会靠向其他家族的武士,吃的那个叫“啧啧”有声。

  其他家族的武士,他们闻到了肉味,再看看自己陶罐里面一点油花都没有的糊糊,表情瞬间有些郁郁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