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春秋大领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领主太特么难当了!

春秋大领主 荣誉与忠诚 2387 2020.07.29 11:45

  春秋的封建是真正的封建。

  贵族家的领地,不管发生了什么,外人根本就管不着,其中包括了国君。

  要是国君想管,他需要找贵族谈话,用任何的方式让贵族听话。

  一旦贵族不乐意,他不怕被报复的话,完全能够不甩国君的脸色。

  当然了,贵族对自己的领地拥有所有权利,其余贵族也有看他不爽,去进行打击报复的权利。

  所以了,尽管其他人管不着领主想在自己的领地干什么,但他们能蓄意孤立,乃至于去挖坑将看不顺眼的贵族给埋了啊。

  领主的领主法是为了保护自己,包括治下武士、属民,其实也是约束。

  国家的律法是为了约束包括国君在内的任何人,也是在保证社会能够正常运行。

  没有规则,谁都为所欲为,真正的丛林法则,只会造成混乱。

  有那么一种情况却是在任何时代都通用。

  惹了众怒,什么法都不好使!

  吕武有点不敢大开阔斧了,但画饼肯定是要画的。

  他开始对奴隶进行讲话,先告诉奴隶,老吕家不是一个严苛的家族。

  这一段话得到了属民的欢呼。

  随后,他说是要与奴隶们进行约定,一旦哪一些奴隶表现得优秀,得到了他的认可,将会将丹书给销毁,恢复该名奴隶自由民的身份。

  讲完后,现场静得落针可闻。

  属民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他们感到无比的错愕。

  奴隶则是压根不信,觉得又有哪个人会干出这种蠢事。

  吕武就只是画个饼,真的释放奴隶也只会小心翼翼,不去刺激其余的贵族。

  他完全不管众人的反应,开始大声讲述一些规定。

  包括属民要是干得好了,不但可以分到一个女奴隶,还能从他这里获得奖赏。

  他还举例,说被挑选成为武士的属民,就是一个很好的明证。

  老吕家多了不少武士这件事情,属民已经知道。

  只不过属民以为只是临时的领主武装。

  他们听到那些人会成为真正的武士阶级,先一阵愕然,再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

  尤其是被挑选为武士的家属,他们叫得比谁都激动,甚至流下了泪水。

  俺家出武士了,以后不用交税,成为有权利上战场的“士”啦!

  一个家庭因为出了一名“士”,整个家庭的阶级也就起了变化,他们不再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泥腿子,有那个资格被贵人看上,指不定哪天能立下大功劳,也混个小贵族的身份。

  来自魏氏的武士大多在频频皱眉。

  他们的家族可能世代都是魏氏的武士,小的时候被挑选出来,再使用魏氏独家的方法训练成为杀人机器。

  真要拼命搏杀的话,他们觉得自己一个人能轻松对付新被赐予武士身份的五个人。

  结果,那些人特么跟自己一样是“士”了?

  简直是在侮辱和糟蹋“士”这个阶层!

  吕武有点无语,他没说选拔出来的二十多个属民全都是“士”,等待欢呼声弱了一些,看向了旁边的家老卓。

  忠心耿耿但不聪明的卓被吕武看得有些困惑,等程婴上去耳语几句,才算是反应过来。

  家老卓及时地站出来讲话,将情况也说得清楚明白。

  听完的属民,家中没被选中的人还好,家里有人被选中的则是心生落差之下感到无比失望。

  这个时候又该吕武出来讲话,言明第一批会提拔十人成为武士,人选也将从已经被挑出来的那些人中去选。

  曾经以为自己成功,结果还没真正获得成功,有多高兴就有多失望之下,又听见自己已经获取到“门票”了,刚才有多失望就爆发出多少奋斗的决心。

  吕武对他们充满了干劲肯定喜欢。

  都去拼搏和奋斗呗。

  谁行谁上,便宜都是老吕家的。

  确认了属民可以转为武士,奴隶的触动并不大,他们倒是明白了老吕家正在上升期,处在底层人员最容易打破头顶天花板的阶段。

  实际上,贵族需要对麾下的武士进行扩编,一般都会优先从自家的属民中去提拔,迫不得已才会对外招揽武士。

  用后世的话来讲,家养的比较靠得住。外来的人就算再有能力,谁特么知道会不会随时背叛。

  另外,属民被自己的领主提拔,以后要是发达了,身份变得比领主还高,一旦去嘚瑟的话,很快又会坠入谷底。

  那是没人会喜欢一个不懂感恩的人。

  现在就有一个现成的例子。

  韩厥就是受到赵盾的赏识才真正发了迹,韩氏也才有机会成为晋国的“卿”之一。

  他一直都感念赵盾对自己的赏识和帮助,进而感激赵氏主宗,发达之后就成为了赵氏主宗最为忠实的盟友。

  也就是赵氏主宗被灭得太突兀和迅速,不然韩氏超大概率是和赵氏主宗一块迎战众贵族。

  胜了,赵氏和韩氏一块升天。

  败了,赵氏和韩氏也是一块升天,只不过这个升天是真的举族升天。

  吕武让武士牵来一匹白马,再次重申与属民、奴隶的约定,钢剑奋力捅进了白马的下颚,顺势托着柄头向上猛顶,剑直接穿透白马的脑袋,露出了剑尖。

  那一瞬间,白马都没来得及嘶鸣一声,全身上下一颤,僵硬着四蹄直接向侧边轰然倒下去。

  立刻有武士上去将白马的脑袋抱进一个大木盆。

  在场的武士眼睛都在看吕武……,他正在用衣摆擦拭的那柄剑。

  另外,他敢那么干也是事先知道自己好像异变了,身板看着不怎么强壮,力气却是出奇的大。

  只是,他一直都在藏拙,没示人。

  武士对吕武刚才的那一桶有自己的评价,姿势只能说马马虎虎,可是特么直接捅穿脑袋了啊!

  脑袋全是骨头,很硬的骨头。

  这都能直接捅穿?

  那柄剑,该多么的锋利?

  杀白马以盟誓?这是吕武不要脸“抄”刘邦的作为,区别是刘邦还得有三百多年才出生。

  所以了,谁抄谁,不就明摆着了嘛!

  家老卓用手沾了一些马的血,走过去在吕武的额头和嘴唇分别抹了一下。

  吕武下意识就想躲,只是想到了什么又没躲。

  他感受着额头的温度,和嘴上的腥味,坦然地环视众人。

  其实这是一个很正经的盟誓过程,只不过杀的不一定要是白马。

  一旦做出这样的行为再说话不算数,人们相信发誓者会被在冥冥之中监视的神弄死,并且家族会凄凄惨惨。

  善于观察的吕武,他怎么会忽视来自魏氏那些武士的不爽。

  现在的老吕家底子太薄,他能选的只有安抚。

  因此,他当着所有武士、属民和奴隶的面,大声赞扬了(魏氏)武士的尽忠职守,又公布将会进行赏赐。

  得了面子又有收获的武士,思想单纯的一些人,恨不得立刻为吕武抛头颅洒热血。

  所以,其实这个年代的人很容易满足,又挺好忽悠的。

  吕武对这结果挺满意。

  哪些奴隶会成为自由民,他说了才算,能控制好数量,不会真的闹太大。

  武士的前途和命运也被他主导。

  说白了,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而看了全程的程婴,他脸上的若有所思就没停过……

举报

作者感言

荣誉与忠诚

荣誉与忠诚

呃,求票

2020-07-29 11:4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