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春秋大领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出发,俺纳赋去

春秋大领主 荣誉与忠诚 2769 2020.08.01 12:00

  要是吕武穿越到汉和唐,绝对能依靠自己的“发明”和“创造”过得非常舒服。

  至于宋和明?因为社会氛围的关系,单纯搞发明创造会比春秋更惨。

  在宋或明混个功名?读书科举的话……,呵呵,能和一帮屁事不干,钻书里的虫子比?

  穿越到宋和明,吕武真不信比读书,穿越者能跟那时代的人较量。

  穿越带着成熟的思维过去,现代人的思维跟当代不是一回事,想纯净也纯净不了了。

  等于是,一输就是输在起跑线上了!

  他穿越到了春秋时代,还是军果主义的晋国。

  在晋国这个国家,没有军功就等于哪怕现在拥有什么,长时间不获立军功就该衰败。

  原因相当简单。

  没有武士愿意追随一个在军事上没有任何建树的领主。

  无法获立军功,封地也得不到增加,再失去武士的依附,导致交不起“赋”,结局也就注定是个悲剧。

  得益于晋国上上下下的风气,打仗方面他们还真不怂,大多时候遭到挑衅就是刚,还真的越打越强了。

  想着要保命的吕武,他接下来一直窝在作坊,一边打造自己的甲胄,另一边也没闲下来。

  老吕家前一段时间围猎获取了不少的皮革,抓捕野人除了有人口的收获之外,其实也获取了一些战利品。

  野人平时也会打猎并储存皮革,他们无法进入大邑进行交易,只能与同为野人的群体交易,可是交易量注定不大,更多的皮革只能搁着。

  老吕家针对野人的围猎进行了一个半月,抓了将近六百个男男女女的野人,其余的缴获没多少,各种皮革却是多达两千多张。

  吕武很清楚这次出征意味什么,武装自己的同时,没忘记那些要跟随出征的武士,准备一些皮甲总是靠谱的。

  这个年头武士的甲胄,绝大多数其实是藤甲或木甲。

  藤甲自然是用藤条来编造,一般是编成平面板,放在身前和背后再用麻绳系住就算成了;还会编一些护肩、护臂之类,用以作为配套。

  他们用来编造的藤条没有经过桐油的浸泡,只是取藤条的坚韧,防御力跟用桐油浸泡再编制的藤甲没得比。

  木甲当然是用各种木头来当甲胄的主要材料,只是相对于藤甲来说,没什么防御力的关系,仅是能起到自我安慰效果。

  另外,搞出木甲这玩意,其实也是迫不得已。

  一旦晋国抽调贵族带兵参战,可是有一定的要求。

  例如,需要多少的甲士之类的。

  当然了,穿木甲去报到,碰上了较真的统帅,少不了被训斥,又拒绝承认某贵族带来的是甲士,依然以未完成标准进行记录。

  吕武研究了两天,根据现有工艺决定还是弄札甲。

  札甲其实就是方形的甲片直接用皮条,绳索互相穿组,甲片横向纵向均互相叠压的一种甲胄款式。

  掌握铸造法与锻造法之后,制造札甲的工艺不算有难度,只是制作时间略久。

  担忧可能会来不及制作完成,他还决定打造板甲。

  这个板甲当然不是全身套起来那款,就是需要用到铸造技术,铸出符合体型需要的铁板,再配以皮革进行加工,留下一些钻孔用以皮条与其它配套互相固定并束紧。

  当然了,吕武都已经实验出了初代钢,用的肯定会是钢板。

  本着一套板甲是弄,几十套也是弄,吕武干脆就改了一些已经完成的皮甲款式,准备趁着还有时间,打算能打造多少板甲就算是多少。

  而在打造板甲的过程中,他又想到了能不能将溪水利用起来,搞出一套现阶段能做出来的水利锻造设备。

  他一番查看下来,老吕家的溪水流速显然并不合适。

  同时,之前大批打造出来斧头被拿出来,它们只是差了一个开锋的程序,原本是准备用来砍伐树木。

  全部拿出来分配给匠人进行开锋,却没有分发给武士。

  另外,他还命匠人赶造一批小型的斧头,并且用来弯把的柄,打算用来当作投掷型武器。

  这是吕武打算竭尽全力在这一次服役中表现,必要的时刻将会将新式武器拿出来。

  时间就在忙碌中一分一秒地过去。

  时节来到收割的季节。

  吕武在忙也不能不重视农作物收割,制定好作坊的匠人工作量,将精力转到农务上面来。

  晋国是处在多山地的区域,仅有少量开阔的平原,并且肥沃的平原农耕区绝大多数是掌握在大贵族手里。

  老吕家有四周边长十里的封领,农田却是只有一千三百亩。

  晋国的农田分为公田和私田。

  贵族的田亩都是私田,也就是有什么收获都是自己家的。

  公田则是属于国家所有,由司徒(相当于农业部长,却有征发徭役的权利)管辖,收获当然是国家的。

  现在的主要农作物是各种豆子,会栽种一些小米或麦、稻之类。

  另外,桑树也被算作农作物的一部分。

  老吕家秋收完毕后,家老卓向吕武进行汇报,当年拢共收获了八千九百七十七石各类粮食。

  春秋时期一石是现代的五十公斤,也就是今年老吕家的封领收获了四十五万多斤的各种粮食。

  听上去数量好像挺多?

  但现在的一个成年男子,一顿饭会吃掉两三斤的各种植物类食物,女人、老人和孩子怎么也有个一斤或数两。

  他们的大胃王其实是被逼出来的。

  毕竟,摄入的油水越少,对食物类的粮食需求就越多。

  老吕家现在算上武士和家属、属民、奴隶,人口达到了两千三百多。

  所以了,不以贸易形式来获取粮食,老吕家办不到自产自足。

  吕武之前已经在大肆购买鸡崽、鸭崽、鹅崽,只是缺乏渠道的关系,数量一直都上不来。

  他又在鼓励多多养猪。

  哪怕短时间内没有成效,只要持之以恒下去,迟早能看到老吕家封领里的鸡、鸭、鹅成群,一户养个三五头猪。

  这样一来的话,不但老吕家的伙食质量会大增,对植物类粮食的消耗也会减少。

  秋收后的第六天。

  霍城那边有队伍过来。

  他们送来了征召命令,指明吕武出战,又该多少战车和多少名士兵。

  通知完老吕家之后,霍城的队伍一刻不停地赶往下一家。

  而接到命令的时候,吕武想带去出征的那一套札甲,只是做到了一半。

  板甲因为制作工序少得多的关系,倒是造出了二十多套,但就别要求能有多好看了。

  临近出征前,吕武按照华夏习俗去拜见了老祖母。

  而因为老吕家只有老祖母这么一位长辈健在的关系,她亲自安排送行。

  只是在吕武出发的当天,老祖母并没有露面,主持送行仪式的是家老卓。

  能到场的属民则是全来进行观礼。

  礼仪没太过复杂的地方,无非就是祭奠祖先与各方神明,请求他们注视着老吕家要出征的人,庇护他们不在战场被流矢所伤(杀),能够在战场上取得收获,荣耀而归,等等。

  同时,老吕家搭建了“棘门”,出征队伍从“棘门”而出,就代表进入到出征状态。

  所谓的“棘门”,原先是帝王外出,在止宿处插戟为门,称“棘门”。(棘,通“戟”。)

  后来逐渐出现了演变,然后数次演变成为不同的习俗,回归到成为君王仪仗的一部分。

  老吕家的“棘门”,其实就是一种用荆棘和各种材料搭建起来的拱门。

  出“棘门”预示着进入服役状态。

  等待归师回军再走“棘门”则是代表解除作战姿态。

  所以“棘门”其实也能当成凯旋门的一种。

  吕武自己乘坐一辆战车,配以御手与戎右,成为一个战车组,他们身后跟随着徒步的二十五名武士;跟着的那一辆则是宋彬为“主”,再加上御手与戎右,一样有二十五名武士牢牢跟随,更后面则是装载物资的车辆以及属民。

  而这一次,他还征发一百二十名属民作为民伕。

  这年头,贵族出征,算是纳“赋”的话,粮食要自己携带。

  属民不是要去战场上拼杀,主要是服务领主和武士,也是看管携带的物资。

  在满山的秋叶,以及遍地枯黄杂草的季节,吕武将要第一次履行作为贵族对国君(国家)的义务了。

  

举报

作者感言

荣誉与忠诚

荣誉与忠诚

谢谢大家继续继续打赏1000起点币。

2020-08-01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