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春秋大领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会来事的小伙

春秋大领主 荣誉与忠诚 2142 2020.07.28 00:02

  奴隶大多数垂头丧气,他们身体上没什么大毛病,心理上则是遭到了很大的摧残。

  谁被烙就惨叫一声,随后被霍城的士兵看管着,押解到一旁。

  像是都认命了那般,过程中并没有奴隶反抗。

  吕武接收了女奴隶,一数下来竟然有三十七名,还都是适合生育年龄的女奴隶。

  这一下,他不送礼都不行,趁着没人注意也就摘下了压住衣摆的玉佩,一脸感谢地塞到了原的手里。

  原起先有些错愕,手掌触摸的感觉是玉,摸不出什么质量,也不会去看,笑眯眯地将玉给收进了衣袖里面。

  华夏文化讲究君子如玉。

  春秋时代,玉的作用远远超过了其余的时代。

  在这个年头,玉是一种很文雅的礼物,贵族相交互相赠送玉是一种十分符合礼仪的事情;到了战场上,有机会去俘获敌方贵族的话,不是直接包围擒获,应该先送上玉,暗示那个敌对贵族别反抗了,给个俘虏的机会。

  送玉给朋友,送的不是礼物,是友情。

  给敌对贵族玉,再进行俘虏,意思其实就是不将敌对贵族视作商品,给予了同阶层该有的尊重。

  既是,尊重作为敌人的贵族,也是在尊重自己的阶层。

  同时,敌对贵族收下了玉,以后家里来赎人,给钱就能解释是在买那块玉,并不是自己成了可以买卖的商品。

  另外,要是家族不来赎人,贵族也会被脸上黥面,玉就成了汤药费了。

  上了战场的属民、武士啥的,他们就没这待遇了。

  原要是现代人的话,得评价吕武是会来事。

  他只是按照祁奚的交代,能给方便就尽量给方便,不算是自己搞暗箱操作。

  也是看在吕武待人有礼的份上,他很愉快地在完成上司的任务,没想到还能被赠送一块玉,心情就更好了。

  吕武倒是想给祁奚送些礼物,只是身份不平等,再来真没带什么贵重礼物,想想也就作罢了。

  男奴隶的黥面在继续。

  林带着一些人留下来继续关注。

  吕武则是带着人去了东市。

  现在的任何一座城市都有两个市集,一般会在东面和西面。

  东市是卖杂物的地方,含括各种粮食、器具等等,其中也有兵器。

  西市则是卖家禽和大动物(活)的地方,其余像是皮革、筋、骨等等,也是在这边。

  老吕家暂时不会大肆列装铁质兵器,吕武肯定要购买一些青铜武器。

  这也是吕武为什么会带上那车布匹的原因。

  相比起奴隶的便宜,武器贵了非常多。

  以货币计算,没将杆给算在内,仅仅是一个青铜戈就要十二枚铲币;长度约五十五厘米的青铜剑,要价二十六枚铲币;一问皮革盾,开价六枚铲币;还有等等其余的装备。

  “我了个妈!”吕武一圈走下来,市面上不同的店铺,相同的武器价格一致。他小心肝一颤一颤,想道:“一个戈头就是十二个男奴隶。我要是想武装一百属民,等于至少一千两百个奴隶没了!”

  而那只是装备戈,没算上衣裳、步履和甲胄。

  领主当然能武装属民,只不过武器还是归于领主所有,算是借出去的。

  差不多就是领主的临时武装,平时不长年累月地训练,战斗力高不到哪去。

  真正的武士,他们需要自备好武器,并且出战时还得自带生活用品,其中包括平时吃的粮食。

  武士会这样,是他们不用给领主缴税。

  不缴税,那就缴赋,社会规则就是这样的。

  吕武找了一家挂有魏氏家徽的店铺,没扯自己跟魏相认识的虎皮,询问有没有一百五十个戈和十五柄剑的存货。

  结果,店铺里不但皂长(店长)用奇怪的眼神打量吕武,连带伙计都用鄙夷的眼神偷瞄吕武。

  这些人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吕武身上,没看吕武都带了什么人过来。

  他们的眼神和表情都在表达同一个意思:哪里来的土包子,不知道魏氏是晋国最大的武器制造方和批发商,还是武器销售界的扛把子?

  吕武无视了他们的态度和眼神,又问:“售锭否?”(卖原料不)

  皂长这一下没掩饰自己的鄙夷了,冷笑了几声,说道:“何处小子,敢言制兵可胜我主。”

  你特么哪里来的混小子,不知道我老魏家在武器制造界的霸主地位吗?

  几名武士脸色很奇怪,动作却一点都不慢,一声大喝,又摆出了护主的姿态。

  店铺里的人,他们没有因为老吕家武士的动作有什么惶恐,甚至用表情鼓励武士赶紧闹事。

  尼玛,敢在老魏家的店面闹事,闹一个试试!?

  只是,他们越看那些武士,越加感觉到不对劲了。

  瞅着,怎么很眼熟吖?

  吕武脸一下就冷了下来,他在衣袖里找了找,掏出一块竹牌放在皂长前方的木板上。

  竹牌上有图案,左边是一个有蛇尾巴、头疼三叉的窈窕女人;中间是一根禾苗;右边则是一条双头龙。

  这个竹牌是魏相在确定与吕武合伙做项目后给的。

  上面的图案是魏氏的族徽(崇拜的图腾)。

  皂长看到竹牌先一个愣神,随后脸色转为错愕,再从错愕转为惶恐。

  他哆嗦着嘴唇从柜台里面绕出来,一个“噗通”对着吕武跪倒,并顺势拜了下去。

  其余的伙计因为站位不同无法看清竹牌。

  他们看到皂长跪了,尽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反正跟着跪就对了。

  “我特么本来想低调的啊!”吕武先是讲了一句谁也听不懂的话,再沉声说道:“可有售料?”

  脑袋抵在泥土地板上的皂长,答道:“贵人,此处只售兵(武器)。”

  吕武让武士将装有货币的箱子抬进来,数了该付的钱,道:“取兵。”

  皂长这才站起来,呼喝伙计赶紧地将货物拿出来。

  吕武装逼也就只能装到这份上了。

  杀掉这家店铺掌柜,弄死伙计,甚至是痛打一顿,没必要的事情。

  反正这家店也不敢瞒今天发生的事情,他们会遭到什么处置,看吕武对魏氏有多重要了。

  吕武等人拿东西离开。

  皂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一忽溜跑到门面后方,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由于不适合出发,他们当然是要在霍城留宿一夜。

  居住的地方都是现成的。

  只是需要付出极少的租金。

  食物什么的都自己带了,但是需要向本地人购买柴薪。

  翌日清晨,吕武先去拜见祁奚,没见到祁奚,对出来说话的那人,请求代为进行辞别。

  比来时更加庞大的队伍也就离开霍城,踏上了归途。

  

举报

作者感言

荣誉与忠诚

荣誉与忠诚

来些票子哟,萌萌哒的作者菌跪地摆碗,

2020-07-28 00:0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