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春秋大领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这就是春秋时代

春秋大领主 荣誉与忠诚 3204 2020.07.15 14:57

  后来,吕武搞清楚一点,他自己未必会被点名奔赴战场,家族却一定要派出武士听候调遣。

  现在是春秋时期,情况跟汉、唐、宋、明,真的不一样。

  并且是在晋国!

  但凡是个贵族,不是能单纯依靠贵族的身份享受,必须承担相应的义务和责任。

  依附自己的武士以及领地属民,首先就是挂在贵族身上沉甸甸的责任。

  鱼肉属民?人家跑掉也就是了。

  属民跑去上告,有的是贵族愿意站出来主持公正。

  鱼肉武士阶层?晋国被自家武士干掉的贵族可不少。

  现在可是春秋,死于刺杀的国君亦是不知凡几。

  所以,真不能轻易作死。

  而税,作为国家一份子,谁都该缴,只是贵族产出大,承担也就多。

  贵族受到国家征召参与征战是一种荣誉,同样是建立功勋的途径。

  属民和自由民想上战场为国效力还没有那个荣幸。

  所谓自由民,要么是祖上阔过(出过贵族),不然就是武士的后代,他们就是所谓的“国人”。

  倒是奴隶上战场的机会比属民或自由民大,但他们通常干的是一些体力劳动。

  拿奴隶当炮灰?

  晋国是一个军果主义国家,贵族都很珍惜能够有建功立业的机会,武士也需要卖力杀敌来证明自己的价值,获得战利品,以及攀爬向更高的阶级。

  能上战场的都是专业的“战争机器”,也就是平时专门训练杀人技巧的群体。

  现在泛华夏文化圈的各个国家,除了西边的秦国和南边的楚国之外,打的交战还是一种君子战争,也就是约定地点,再互相开片。

  不想打了,投降能输一半。

  贵族被俘会享受到贵族该有的待遇,交赎金也能赎身。

  除非是灭国之战,又或是城池攻防战,不然战争不但让女人走开,自由民、奴隶基本上没资格参战。

  但是,自由民和奴隶,却是需要承受战败后的痛楚。

  比如加税,又或是被掳掠财物,甚至是人被当成战利品;奴隶被当成赔偿物,交给胜利者。

  当然了,楚国现在可不认为自己是华夏文化圈的一份子,他们很骄傲地说自己是蛮夷。

  吕武从家老那里旁敲侧击地普及了这个年代的“常识”,再一次庆幸自己魂穿到了一名贵族身上。

  即便是作为一个小贵族。

  日升日落,又一个在睡梦中被蚊虫叮咬的夜晚过去。

  吕武醒来时第一时间伸手饶痒的位置,睁眼看到的是茅草屋顶。

  梳洗?

  牙齿是用充满韧性的植物叶子(一般是柳枝)和手进行清理。

  用盐清理口腔的话,不是什么盐都行。

  牙膏那是压根没有的。

  清水洗一下脸,再拿葛麻布擦一擦,一套梳洗就算走完了流程。

  既然知道除了缴税之外,还需要派出武士参战,吕武就有必要了解一下家族有多少名武士。

  现在的他还不知道,其实贵族的交税只是纳赋,也就是出兵力,包括亲自前往听命,不是交钱或粮食。

  这一些他之前并没有专门了解,倒是有见过一两名武士,但不知道家族到底拥有多少名武士。

  他没有用旁敲侧击的方式,吃朝食的时候,直接问了在一旁的家老。

  家老没有多疑,甚至欣慰吕武问起,直接答道:“主,可用武士八名,其三为老卒,余为轻兵。”

  所谓的老卒就是已经参与过战争的步兵,他们一般有自己的武器。

  轻兵指的是无法自备甲胄和武器的人,不是指什么兵种。

  他们是依附在吕武家族的群体,以西方的说法,就是骑士之类的人。

  吕武一听有些武士连武器都没有,怎么都觉得不靠谱。

  他问:“依旧例,需派几名武士?”

  家老再答:“十五。”

  吕武脑子里闪现四个大字:沃特法克?!

  这样一说的话,家族连征召需要的武士数量,都不足?

  他想问很多问题,却是忍了下来。

  半个月足够观察出很多东西了。

  这个家族以前咋样不提,到了吕武这一代明显还在下滑。

  已经得到上级贵族的暗示,老祖母最近忧心忡忡,显然是在想办法。

  吕武首先想到的是从奴仆中挑选,一想却觉得有些不太合适。

  毕竟,要是奴仆合适的话,老祖母不可能没想到。

  家老犹豫地说道:“主,或可运陶至临村贩。”

  吕武知道春秋,但他也就是知道春秋,还知道一些历史名人,重大历史事件。

  社会习俗、律法、人情往来,包括贵族应该怎么社交之类,一概还需要学习。

  从而,他也就不知道想卖东西,不是随随便便能去贩售。

  比如家老提议将陶器运去隔壁村卖,那个村子要是某个贵族的封领,没有协商为前提算是侵犯到该贵族的权益,有协商则是需要出一些血。

  吕武从家老的提议确认了一点,老祖母缺钱,缺到有些没顾忌的地步了。

  而老祖母之所以急需钱,以当前的状况来看,是需要钱雇佣武士。

  有些家族破败到供养不起武士,他们也就会脱离那个家族,成为无主武士。

  同时,一些武士没有了依附的家族,又失去了自己的一切,会成为流浪武士。

  以上两个类型的武士,他们都很愿意被短期雇佣,有贵族……尤其是大贵族想收留更是求之不得。

  得出这个结论之后,吕武还有了新的觉悟。

  不是这个年代的贵族……,或者晋国的贵族自觉自律,就是用糊弄形式派出人手的代价会很大。

  与家老交谈完毕,吕武决定去后宅区。

  一个家族的兴衰从很多方面能够看得出来。

  春秋时期并不是没有享受的法子,住什么地方,吃什么东西,有多少名奴仆,等等的很多都能体现出一个家族的实际状况。

  吕武之前没特别注意家里的大型牲口。

  这一次来到后宅区,他很刻意去观察了一番。

  首先,马厩里的两匹马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色,并且照顾得不是很好。

  牲口圈里的五头牛,看着倒是很健康,显然有被悉心照料。

  羊却是只有不到二十只,看不见鸡鸭成群。

  吕武还特别数了数后宅区干活的奴仆,老老少少加起来的人数十八名。

  他像是闲逛似得将所有住宅区逛了一遍,统计下来的奴仆,拢共有二十六名。

  刚穿越过来那会,他还纳闷自己怎么都是个贵族,咋就没个暖床的妹子,睡觉、起床、梳洗、吃饭……反正都没人服侍,显得一点都不贵族。

  而知道一些事情之后再去观察,结论就会非常明显。

  用来作为劳动力的牛被细心照顾,马却是那个模样。

  堂堂的家主,小贵族也是贵族,却没有专门伺候着的奴仆。

  一切无不说明这个家族真的破败了。

  另外。

  现在并没有什么打工契约,说是仆,其实就是奴隶。

  武士有自己的家庭,除了当差之外,平时是居住在自己家。

  他们有自己的奴隶干各种事情。

  晋国已经进行改革,执行了兵农合一的国策,但武士除了春播与秋收,还是不干农活。

  所以了,武士的主要职业还是干一些跟暴力有关的事情。

  有针对性地观察了一圈,吕武回到自己的屋子。

  他本来还以为既然是个贵族,怎么都能当一当二世祖。

  结果?

  第一个是家族现在的状况不允许,再来是需要付出贵族该有的责任和义务。

  不能好好照顾领民,他们跑了就会无法制造产出,家族也就没有无法得到供养。

  武士则是延续家族存在下去的武力,也是满足国家征召的基础。

  一个家族连该出的武士都出不了,等待的下场是被收回封领。

  “需要想办法挣钱!”吕武之前弄制陶只是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能赚钱也只是顺带。他了解到一些新情况,心态变得急迫起来,想道:“没有完成义务,承担不起责任,现在是贵族,不代表永远是贵族。而想要完成那些,现阶段急需钱!”

  在春秋时代,钱并不是万能。

  但是在所有时代,没有钱则是万万不能。

  咋?

  吹玻璃?

  还是酿酒?

  又或者弄香水?

  还是弄餐饮?

  吕武将一些穿越同行干过的事情,根据自己现在的处境,给想了一遍。

  他在脑海中列出一个个项目,再砍去短期内无法完成的那些,独留一个觉得最为靠谱的选择。

  “去大城市搞餐饮,需要店铺……”吕武觉得自己家拿不出来钱来买店铺,改了想法:“路边摆摊犯法不?”

  炒菜到宋朝才有,但平底锅并未出现。

  吕武已经知道这个时代出现冶铁技术,用来造兵器未必过关,打造铁锅……,又不是要打造什么厨房精品用具,打几口铁锅应该不难?

  没有太多的调料,可以从做法方面下手。

  即便只是放一些可炒的菜,弄炒各种肉,难道不比白水煮肉和烤肉吃着香?

  “豆浆油条,行不行?”吕武去库房看过了,有各种豆,还非常多。小麦也有一些,想买也容易。他有了想法,脸上却是很愁苦,想道:“石磨现在有,磨豆子和小麦都不是问题。关键是特么油啊!”

  现在没有花生,植物合成油也别想。

  肥肉煮油,鱼煮油,成本超级大。

  总而言之,不管是什么油,都贵到离谱!

  所幸,家里的豆子很多,是非常多。

  而各种豆子现在统称叫菽,其实是现在大多数人的主食。

  稻?北方种起来很不划算,基本上没人去种,要精粮也是种麦。

  北方有种大麦和小麦,现在有面食品,但发酵法还没有发明,因此面食都是硬邦邦的玩意。

  吕武开始薅头发,低声痛苦地呢喃:“弄个炸油条,我还得先炼大豆油?!”

  当然,他还得将面的发酵给弄出来。

  另外,他也没搞清楚想象与现实。

  比如,摆摊那是绝对摆不成的。

  尤其是豆浆油条。

  而这,就是春秋时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