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春秋大领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2章:来自魏相的提醒

春秋大领主 荣誉与忠诚 2503 2020.07.31 12:00

  这一个月以来,吕武对武士的要求其实并不多。

  武士学会什么叫服从,听到命令脑子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开始在执行命令。

  现代人经过研究,训练服从性,不想搞出人命为前提,没有比练军姿或队列更合适的办法了。

  吕武就反复地折腾他们,动不动让站一两小时的军姿,再要求他们反复地排列队形。

  除此,武士并没有被吕武要求再做点什么。

  他们却有自己的习惯。

  出身魏氏的武士,他们平时就保持着持续的锻炼,使自己吃(保)饭(命)的手艺不至于生疏了。

  新被提拔起来的那一批人,他们因为还有选拔那一关,会更严格地要求自己。

  谁都不想被淘汰,训练时倍加认真,能自由活动了则是开始模仿出身魏氏的武士怎么使用武器。

  弱者学习强者,很自然而然的事情。

  这样一来的话,老吕家的武士,可不就有魏氏武士的影子吗?

  吕武让武士们站在原地,他则是带着魏相去就近参观那些训练器材和设施。

  特么的!

  光哔哔显然解释不清楚了。

  这些训练器材和设施,魏氏有吗?

  一圈看下来,幸好是魏相够聪明,品懂了吕武想表达的意思。

  “武之妙想,仅见耳。”魏相觉得吕武跟自己是同类,也就是一样聪明。他也想通了,哪怕吕武学魏氏的方法来训练自家武士,也只能学到皮毛,说道:“此番,武要演兵?”

  吕武觉得和聪明人交流就是爽快,将自己的想法大体上描述了一下。

  老吕家周边有野人。

  那些临时领主武装训练了一个月,是时候拉出去实战一下。

  而去围猎野人会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夜幕降临之后,吕武再次设宴。

  同时,他吩咐家老卓准备足够多食物,请示过魏相之后,将食物装车,送去了魏氏武士驻扎的营地。

  这一送,吕武穿越前好几个老吕家的储备量又没了。

  其实也能不支应粮秣,但老吕家需要魏氏的地方太多,自己困难也不能表现得太吝啬。

  魏相每一次过来都会带着数量庞大的武士,连带仆众也是一大堆。

  老吕家的屋子就那么多,数千来自魏氏的武士和仆众,自然是需要自己搭建营地。

  有美食打底,再加上吕武应对得当,宴会自然是尽欢而散。

  魏相没留在庄园,回到营地过夜去了。

  昨天,吕武有些担忧程婴心里没逼数出来瞎晃悠。

  幸好程婴还是很有逼数,老吕家来客人之后,老老实实地待在自己的屋子没瞎晃悠。

  他们却是没想过一点。

  化名賏的程婴不是在推销自己吗?知道有大贵族来老吕家,他却没有出来展示自己,显得很不正常。

  翌日。

  东方还没有放亮之前,魏氏营地就已经炊烟道道。

  同样的,老吕家的村子也升起了一道道的炊烟。

  吕武今天特别起了个大早,天没亮就起来梳洗,要用最好的精神面貌迎接新一天朝阳的升起。

  他亲自弄了早点,等待天色放亮,拧着一个食盒,带上几名武士,穿过偌大营区来到了营地魏相的大帐前。

  “武。”魏相应该是刚刚起来?他没出去迎接吕武,等待吕武入账,有些睡眼惺忪地招呼道:“陋室不便……”

  陋室?

  这个大帐的内部空间比吕武的卧室都大,地上铺着不知道什么材料的地毯;一些木台在左右两边架起高度,摆上案几和坐蒲;正中间有一个三脚架的香炉,它正在冒出一缕缕的烟,散发着某种香味;两侧的边上,一些铜制的装饰品立着,它们是一些灯架,正在燃烧着油灯。

  就这,还是陋室?

  吕武那个看不到铜制艺术品的卧室,岂不是狗窝?

  这年头的坐,其实是屈膝跪坐。

  换作平时的话,吕武爱是什么坐姿就什么坐姿。

  现在,他不能太过随意,找了个位置以标准的屈膝跪坐的姿坐好,说道:“相子,武带来一味。”

  魏相来了点精神。

  吕武将豆浆和油条从食盒拿出来一份。

  自然会有魏氏仆人进行传递。

  豆浆还在冒着热气,仅仅闻上去就很香。

  油条用荷叶包着,免得一抓上去就是满手的油。

  吕武率先示范怎么吃。

  吃豆浆油条,肯定是要拧着油条的一边,再将油条浸入豆浆一小会,拿起来再吃,才算是在吃豆浆油条。(其余吃法都是异端!)

  魏相有样学样,一吃就有点停不下来。

  其实这个年头舌头能品尝到的味道真不多,并且想要粘点油,基本需要吃肥肉或啃油饼。

  肥肉直接吃,太腻了。

  油饼啊,发酵法没被研究出来,硬那是真的硬。

  事实上,面没有经过发酵,甭管是弄什么面食,都会有些硬。

  经过数个月的失败再失败,吕武本着失败是成功它妈妈的真理,可算是让失败生下了成功,将发酵法的“发明”给实现了。

  所以了,吕武搞油条,又或是想弄包子、馒头……等等,没障碍了。

  同时,为了搞豆浆,他连带弄出了豆腐。

  豆浆的甜味是加了适量的蜂蜜。

  这年头可没糖!

  所以了,吕武一开始也是忽略了。

  他想要搞豆浆油条摊子并不现实。

  没开始就结束,只能自己当小吃,偶尔弄一下。

  不过,发酵法的研究成果是个创举,带来的好处多不胜数。

  “武,真真‘牙’也!”魏相吃得很爽,并且有些胃胀,急需活动一番,提议道:“今日便行,如何?”

  不是要去围猎野人吗?

  吃饱了啊!

  很适合溜达,再娱乐一番。

  没错,对魏相来说,捕或杀野人,就是一项跟围猎动物没什么区别的娱乐。

  这一次是吕武要检验武士的训练成果。

  尽管魏相带来了两千多武士,他们却不会参与到围猎当中。

  同时,让魏相单独跟吕武的队伍走,他自己愿意,家臣也不会同意。

  结果就搞成了明明老吕家的武士会是主角,队伍里却有魏氏五百武士随行的场面。

  队伍太过庞大,还有十来辆战车,隐蔽性什么的压根就别想了。

  吕武心里暗暗叫苦,放弃了一些看样子不可能成功的行动目标,选择了几个难度有些大,却是对方不会轻易逃跑的目标。

  那些不会轻易逃跑的野人,基本上是有开辟出农田的野人。

  他们只是不上税,也不给领主服务,不代表没劳动技能。

  魏相当然知道自己的到来给吕武增添了麻烦,可他并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这是上位者一种连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心态。

  比如一个富人他觉得一百万只是零花钱而已,却不知道普通人想要有一百万需要用一辈子去累积。

  还有,顶级富豪的一个小目标就是一个亿,却是普通人无数辈子都无法完成的目标。

  但他们并不是故意的。

  只是他们真无法理解……或察觉,自己以为很正常的事情,对普通人来讲,一点都不正常。

  老吕家的武士还是非常给力的。

  被转赠的武士,他们不知道是不要让老东家后悔,铆足干劲要在老东家面前表现。

  而那批新被提拔起来的青壮,他们还想着改变自己的阶层,为子孙拼搏一个光明未来,自然会更加的卖力。

  因此,过程是曲折的;结果却是美好的。

  三五天的看下来。

  魏相笑吟吟地对吕武说:“武,须有心计。”

  吕武脑袋顶上冒气一个“呃”加一排问号。

  心计不是贬义词吗?

  魏相让吕武要有心计,啥意思?

举报

作者感言

荣誉与忠诚

荣誉与忠诚

小众题材,想出头不容易。   请多投票和留言支持哦!   感谢!   感恩!

2020-07-31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