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春秋大领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我来闪亮登场!

春秋大领主 荣誉与忠诚 2283 2020.08.04 11:14

  尼了个玛痹的!

  还没真正开打,顶头上司就预言要跟来犯的秦军拼了。

  这是怂了?

  还是对战事取胜没信心???

  不管是哪一种,对吕武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程滑话讲完,轻轻地挥了挥手,示意几个卒长可以退下了。

  卒长们出了军帐,又是一阵阵的面面相觑。

  年老的一个卒长叹了口气,示意啥都别说了,老老实实又本本份份地跟着憨上司混着吧。

  只是卒长的吕武,他无法获知更多的消息。

  事实上,秦军带着一帮盟友过来的同时,正北面也有狄人组成的大军在向晋国边疆逼近。

  秦国来了四五万人,有多少战兵需要等他们亮出旌旗,才能真正地确认下来。

  各个小国却不会亮出旌旗。

  会是这状况,一来是小国出兵少,不能喧哗夺主,再来就是不敢彻彻底底地惹怒晋国。

  在紧张的气氛中,又是渡过了两天。

  在新一天到来的时候,吕武走出自己的军帐,宋彬早就在账外等待。

  “主,秦人亮旌,示以军。”宋彬看着挺兴奋,又道:“前,秦将派大夫史颗致师,不得道义,羞愧而归。”

  亮出旌旗,昭告自己来了多少个军团。

  致师就是两军阵前的一次见面,分为派几个人又或是主将上去友好谈话;派出猛将互相单挑;见面约谈哪一方还是干脆投降算了。

  吕武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他没听见有什么大动静,两军咋就完成了一次致师了呢?

  至于史颗是谁,他就更不知道了。

  宋彬的意思很清楚,秦国是无缘无故地来侵犯晋国,属于出师无名的那一种,结果在阵前被驳斥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史颗掩面驱车回去了。

  他见吕武没搞懂状况,开始履行一名家臣的责任,为吕武讲解这一次秦国大夫史颗装逼失败意味着什么。

  简单的说,秦国来进犯晋国纯粹就是嬴姓、赵氏、名荣的秦君(秦桓公),又一次脑子抽了的瞎胡闹。

  在此前,秦国一再与晋国交好,两国长期还有很频繁以及拥有历史悠久的联姻关系。(秦晋之好)

  秦国因为跟晋国关系稳定,有足够的精力以及机会致力于跟西戎过不去,他们花了几百年的时间专门对付西戎,双方杀了个血流成河,以秦国取得优势而告一段落。

  估计是秦国觉得西戎不再是威胁,开始谋求东进,已经有两次欺骗晋国,但两次都被晋国打得满头包,给龟缩了回去。

  这一次秦国呼朋唤友,其实列国只是碍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少少派了些军队参与会猎(参战),甚至个别国家只是来个大夫应付着,真正响应的也就白狄。

  而白狄并不是华夏文化圈的一份子,列国间要是有个鄙视链的话,他们绝对是最底层。

  秦国大夫史颗装逼失败,他回去没有多久,秦军营地出来了一些队伍。

  他们直奔着晋军城外营地而来。

  发生些什么事,吕武当然还是不清楚的。

  后面,他听到有人说,卫国不跟秦国一块瞎胡闹,跑去向韩厥致歉却没见到人。

  见卫国来人的是智罃,他狠狠地敲了卫国一笔,表示原谅卫国脑子被门夹的行为了。

  得知还能这样的吕武嘴角一抽一抽。

  没等他感概完春秋的战争有点胡闹,程滑来命令了。

  他们这一个旅需要进行集结,然后开拔出营。

  实际上是五个旅要出营。

  命令来自韩厥,要出动一个师跟对面的秦军好好玩一玩。

  真正到了战时,晋军营地内反而没有了紧张感,得到了命令的各“卒”找到自己的顶头上司,听从指令排在什么位置,跟着哪根旌旗一起出门就是了。

  吕武身穿金属战衣,握着一把长戈站在战车之上。

  他的御手是青,戎右是凌。

  宋彬则是成为另一辆战车的“主”,御手是林,戎右则是锉。

  两辆战车的后面都跟着二十五名徒步的武士,他们就是紧跟战车行动的步兵了。

  老吕家不但吕武太过于吸引眼球,武士的甲胄有异于各个贵族,也是频频受到注目。

  晋军出营,先在自家的营地边上列阵……,也就是各个“卒”听从指示,该去待在什么位置。

  对面的秦军也在战鼓的轰隆作响中,大批的战车和士兵从营地里出来。

  吕武频频看向本军那杆最粗最大的旌旗。

  每一次那杆旌旗有摇动,代表着一个命令被下达。

  随后,会有乘车或是徒步的“尉”,一边大声公布命令,另一边没停地移动着。

  出战晋军得到的命令是列成两行。

  简单说,就是出战军队成了前后两个部分。

  吕武所在的旅被摆在出战部队的最前方,他又恰好是在“彻头”位置,也就能够目视到对面的秦军到底在干些什么。

  要是从高空进行鸟瞰。

  东面的一大片红色就是晋军;西面一大片杂色的则是秦军。

  会是杂色,主要是秦军将士并没有统一战袍的颜色,以至于看过去能看花人的眼睛。

  晋军的脚步声本来并不整齐,向前推进的过程中,脚步慢慢形成统一,一阵阵整齐“踏踏踏”的迈步声掩盖了战车轱辘的滚动声和马嘶声。

  第一次上战场的吕武其实对什么都好奇,他不但会观察对面的秦军,还会时不时左顾右盼地看看自己人。

  因为是“彻一”的关系,他所在的这个“卒”的四辆战车与其余“卒”的战车,都是并驾齐驱的行进姿态。

  吕武在看别人,他其实也是别人的一道风景线。

  原密还是第一次看到全副武装的吕武,看到那一身被阳光照射能反射的金属甲,再看款式从未见过,看上去是那么的华丽丽,满心的羡慕嫉妒。

  不止是原密一个人看到。

  实际上,晋军很多都能看到站在马车上显得威风凛凛的吕武,他们很克制地没有交头接耳,很纳闷己方什么时候出了一个猛将兄。

  以现在的观念,没点本事敢在两军交战时穿的华丽,其实就是很显眼的靶子,必定会遭到密集箭雨针对,对方勇猛的人也会生出邀请单挑的兴趣。

  吕武知道自己成了焦点。

  他知道这么穿很华丽,不管是为了防御力,还是想要有所表现,都是必须的。

  “此……”韩厥没出营地,他在营内靠前的高塔之上,一眼就看到了甲胄能反射阳光的焦点人物,问旁边的智罃,道:“何人?”

  智罃也不知道,他对下方不知道谁大喊了几声,让过去搞清楚。

  对面的秦军也在惊奇。

  他们远远地就能看到对方有一个自带“光环”的某某谁,心里不由暗暗起了警惕之心。

  带兵出战要雪耻的史颗,他用手遮在自己的双眼上方,抵在了额头的位置挡住阳光,无意识地看着吕武的方向,暗下决心:“耻也,辱也!必雪之!”

  

举报

作者感言

荣誉与忠诚

荣誉与忠诚

其实作者菌挺迷惘的。   现在每天票数五百多,日收藏增涨也有四百左右。   新章节的本章说,只有作者菌写出BUG的时候多一些,平时不多。   看来书友们是属于沉默看书型的?   总之,感谢有你们的陪伴!   加油,加油,加油!

2020-08-04 11:1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