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春秋大领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谁会是笨蛋呢?

春秋大领主 荣誉与忠诚 2214 2020.07.25 07:00

  吕武当然知道这年头送礼物也是有讲究的。

  比如,什么样的人该送哪种礼物,免得对方拿不出回礼。

  程婴同时知道这个礼节,但他知道是一回事,他并不是吕武的家臣,愿意说是情分,不说也不算什么。

  现在,吕武拿出了中看不重用的华丽甲胄,并说是送给梁挈的礼物,本来就是事先备下的计划。

  要是梁挈立刻推辞,并暗示吕武,自己拿不出来等价的回礼。

  吕武不想当一名恶客,其实应该将甲胄收起来,换上另外的礼物。

  只是梁挈看到甲胄的时候感到震惊,随后心生贪婪不愿意拒绝,又踟蹰着自己能用什么来换。

  场面一时间也就僵住了。

  最后,梁挈很真诚地说:“贝(钱)两箱;山间之隶,尽归武子;敝(自谦称呼)亦回以三十车粮;山间黑石,今岁武子可自取之。”

  那个山谷里面的奴隶大约七八百的样子?

  一车粮食大概是现代的一千斤重,三十车不算在正常交易该出的数量里。

  另外,梁挈还答应吕武一年内能够不经告诉,取走任意数量的煤炭。

  吕武装模作样地沉吟了一番,点头表示这样也能接受。

  这里,他却也试探出来了,梁氏的财力没想象中那么足。

  而梁挈也看出吕武是在对老梁家进行试探。

  他知道回礼不算等价,多少是有些底气不足,接下来对待吕武也就更客气了一些。

  出来一趟,与邻居达成了一些合作意向,还在交易份额外,弄到了七八百奴隶以及三十车粮食。

  知道那些事情的老吕家武士以及属民,不顾场合进行了欢呼。

  因为多了七八百奴隶的关系,吕武需要更多的人手,只能让家老卓带着十名武士返家。

  两天之后,家老卓带来十五名武士以及四十名青壮,来了。

  而在这两天,梁挈不是在家中设宴款待吕武,便是带着吕武游览自己的领地。

  两名小贵族进行自己的社交,一点都没有耽误麾下做事。

  老吕家的属民将货物交割出去,装上了此番的收获,又特地去煤山,将空出来的三辆牛车装满了煤炭。

  等待家老卓返回,吕武知道有些急,却是向梁挈购买了很多的麻袋。

  青带着随行的武士再去山谷,将已经属于老吕家的奴隶带到煤山,分发麻袋再监视奴隶装煤炭。

  结果吕武走的时候,除了武士和车夫之外,属民和奴隶都肩扛一麻袋的煤炭。

  梁挈有问过吕武黑色的石头到底能做什么。

  吕武却每次都避而不谈。

  梁挈倒是很稳得住,他觉得黑色的山是自己的,不信吕武一年之内能拉走多少,迟早能窥探出煤炭的用处,获知价值。

  以前老梁家对黑山只有嫌弃,发现好像有什么用途之后,很开心能变废为宝。

  在吕武率队离去之后。

  梁挈带着装有那套甲胄的箱子也出门了。

  他是个小贵族,很清楚自己不能穿华丽的甲胄。

  小贵族与小贵族对等。

  小贵族与大贵族不对等。

  所以,献给大贵族吧?

  他怕大贵族的回礼不足够,带着众多武士出了封领,直奔胡人的地盘而去,想的是卖给胡人首领。

  而且,老梁家的奴隶也被清空,肯定是要“补货”的嘛。

  带着收获回转的吕武。

  由于带着众多的收获,走的速度远比来时慢了很多。

  夜幕再一次降临前,他们在距离之前宿营七八里外的旷野,选了一块平地作为临时营地。

  搭建营地时,程婴找到吕武,问道:“来日,梁氏知甲无用,岂不为敌?”

  其实那件甲胄也不是完全没用,只是防御力真的不太行。

  吕武笑着说:“足下为我吕氏忧?”

  程婴微微皱眉。

  他真的想知道吕武为什么要那么干,一旦梁挈真的察觉到甲胄有问题,两家可要成为仇敌了。

  而吕氏与梁氏的友好关系才建立,双方还达成了长期合作的意向,吕武怎么都不该为了占一次便宜,去做那样的事。

  “梁氏之主实为贪婪。”吕武笃定地说:“重宝难持,梁氏亦然。如此,賏可知了?”

  现在已经有“怀璧其罪”这个成语,并且还很出名。

  同样的道理,小贵族有宝物是一种灾祸,只因为没那个实力去保护那件宝物。

  程婴深深地看了一眼吕武,内心再一次感到了惊讶。

  而他们交谈时,营地却是出现了喧哗声。

  原来有奴隶要逃跑,被武士追上。

  武士当场杀死了三个反抗的奴隶,其余追回。

  逃跑的奴隶是趁看守没注意,捡了地上的石头,磨断了捆绑自己的绳子。

  吕武下令检查绳套。

  他当着众人的面惩罚了看守不利的武士,嘉奖挽回损失的武士。

  若是犯错了又进行挽回,武士犯下的错依然被惩罚,嘉奖却没有。(不鼓励玩忽职守)

  惩罚是处以鞭刑。

  随后,吕武又让挨了鞭子的武士去将刚才追回来的奴隶杀掉,用以震慑其余的奴隶。

  他这一套举措下来,并没有武士感到不服。

  主要是因为晋国的国情在,再来是他处理的方式对武士来说,已经很温和了。

  不然,犯错的武士被杀掉,又或是进行该年代最流行的砍手、砍脚,割耳、割鼻啥的,武士再不服,也是被砍或被割的命。

  这个时代有封地的贵族,领地内任何事情都是领主说了算,其中包括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去处理。

  那就是所谓的“领主权利”,其中包括了立法权、执法权、审判权。(真正的封建领主)

  即便是国君,不想成为“封建公敌”的话,是无法绕过贵族,去贵族领地执行什么权力。

  下令杀人的吕武没什么心理负担。

  当然不因为他是天生杀胚。

  干掉胡人而已,目前的华夏文明圈只把胡人当成一种野兽。

  而吕武,他不是土生土长的春秋人,可是几千年文化的熏陶下,对杀胡人只会感到欢喜,心生不仁反而会是毛病。

  一个小插曲过去。

  得到足够震慑的奴隶,没人敢再尝试逃跑。

  翌日。

  庞大的队伍接近老吕家的封领,远远地就看到路口挤满了人。

  他们看到队伍归回,不知道路口等待的哪个人率先发出欢呼。

  队伍中的属民以欢呼回应。

  随后,欢呼声响彻了遍野与村庄。

  安全回到领地的吕武肯定也高兴,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停过。

  他能理解人们为什么那么高兴。

  只因为封领增加了奴隶,等于多了干活的人手。

  再则,领主用这一次行动表现出了自己的能力,属民看到了封领兴盛的迹象。

  而这是一个领主与属民,荣辱与共的时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