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重生豪宅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重生豪宅男

见缝长草

  • 都市

    类型
  • 2019.11.05上架
  • 46.00

    连载(字)

3.48万位书友共同开启《重生豪宅男》的都市之旅

舵主夜空中最亮的Milk 舵主一眸惊天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重生回来干嘛

重生豪宅男 见缝长草 3186 2019.11.04 14:24

  当泛黄的老照片逐渐清晰,当散碎遗失的记忆如珍珠重新被串联...

  李怀看了看墙上的老挂历,确定自己重生回到了2002年。

  先是一番震惊后逐渐冷静下来,李怀有些纳闷的皱了皱眉头,

  我回来干什么?

  上辈子可以用寡淡来形容,既没有什么苦大仇深,也没有什么风光颠沛。

  像小透明一样平平稳稳考上二本,毕业直接回老家小县城考上公务员,相亲娶个不爱也不恨的人搭伙过日子,虽有小吵小闹,但也算过的安定。

  不善于人打交道,朋友就那么几个,也曾被人鼓动创业,结果发现自己根本不是那块料,每天下班后更喜欢一个人看看小说、刷剧、玩游戏。

  虽被人不乏嘲笑意味的称之为宅男,但李怀根本不在意。

  对他来说,钱够用就行,

  小说永远比妹子好看,

  游戏永远比妹子好玩,

  追的小说还没完结,

  期待的游戏还没上市,

  回来TM干什么?

  ...

  现在正值6月,西沉的余晖染红层叠的云彩,暮光伴随着一丝凉意,剧团大院内,正有几个熊孩子一边大呼小叫,一边伧啷啷地滚着铁环。

  那些被深埋心底的记忆如沉渣泛起,带着一丝苦涩与温馨,却又岁月静好。

  这是他的家乡东阳县,一个位于中部晋省的小县城,曾经很长时间带着贫困县的帽子,但李怀知道,随着今年动力煤价格的抬升,这里将迎来煤炭的黄金十年。

  这是一段疯狂的岁月,暴发户层出不穷,连煤矿工人过年给老婆买个上千的衣服,眼睛也不会眨一下。

  这段时间百业兴旺,似乎干什么都能挣钱,连南方的小姐都成批前来,并且打电话给姐妹,“人傻,钱多,速来!”

  然而后世繁华过后,留下的却是一地鸡毛,小县城的人们一边看着挥霍修建的各色建筑,一边哀叹挣钱不易,随后在迷茫中挣扎脱困或堕入深渊。

  那段时间,生意最好的是各种贷款公司...

  当然,这一切都和他家没有关系。

  母亲去世的早,父亲李国强是剧团的一名老职工,天性乐观随和不喜争斗,自己组了个小演艺团,接些红白喜事、开业庆典的活一心挣外快。

  李怀也继承了父亲的性子,只是安守自己的小世界,对风云变换的外界只当风景。

  但,既然重生了,总要改变些什么吧...

  学着那些重生前辈,李怀趴在家里老旧的写字桌上,拿出一张白纸准备写个人生计划。

  然而涂涂抹抹十几分钟后,就放弃的扔掉了笔。

  “谁TM能记得那么清楚!”

  玻璃下压着的老照片中,被父亲画了戏剧丑角脸谱的7岁李怀,也一脸笑吟吟地仿佛在嘲笑…

  拉开抽屉,从夹角拿出一盒皱巴巴的蝴蝶泉,点燃一根后,李怀无奈的仰头靠在椅背上。

  时代大潮中的冲浪者毕竟只是少数,大部分人都是被裹挟前行,在被拍在沙滩上后,回首一看,才会恍然大悟。

  噢,原来海浪是这样的,早知道我TM就...

  然而即便知道是风口,要想做那只飞天猪,也要有把自己吹成气球的能力。

  上辈子年过而立的李怀知道,自己...没那本事。

  生意无非人情,但他却天性散漫,喜欢独处。

  那些人情礼道、迎来送往不是不懂,但即使努力去做也没别人随意为之效果好。

  去找领导,连礼都提不进家门的就是他这种人。

  更何况他上辈子大学只顾着玩儿,毕业后直接考公务员,干的又是社保登记资料的活,几乎一直在与社会脱节,像互联网浪潮这些东西都只是雾里看花,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做什么计划都不如努力学习考清北。

  废柴啊,即使重生也照样是废柴...

  总不会比上辈子差吧,李怀安慰着自己。

  什么互联网金融大佬不想了,

  继续当宅男吧,

  不,看有机会挣点儿钱,当个豪宅男。

  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

  ...

  似乎有了前行的方向,李怀站起展了个懒腰,推门走了出去。

  这是剧团几十年的老筒子楼职工宿舍,全是一间房的单间,门外是露天朝着大院的走廊。

  按照很早以前的规定,每户分得两间,所以李怀和父亲各占了一间。

  院里一起长大的小伙伴总羡慕李怀能有自己的单间,可以做些青春期夜晚想做的事。

  殊不知,李怀也羡慕他们,有妈喊回家吃饭。

  当然,这种羡慕也随着明年集资房的集体搬迁烟消云散,父亲这段时间不停接活就是为了这件事。

  掀开竹门帘进入另一间房,身穿半袖白衬衣的李国强正在写字桌上改着稿子,眉头紧皱,左手夹着的香烟烟灰都攒了一截。

  做为剧团曾经的台柱子,父亲李国强自然长的不差,身高体长,浓眉大眼,很符合那个时代美男子的标准。

  李怀继承了父母的基因,也有些小帅,但他很早就明白了一件事:

  男人的魅力值与钱包和身份挂钩。

  小李子那神颜即使再祸害,大长腿们也照样疯狂向上扑。

  而普通男人,终究有天会被现实和金钱毒打摧残,变成油腻中年。

  看到李怀进来,李国强抬起头爽朗一笑,“小怀睡醒啦,火上有热的汤面。”

  说完,连忙站起走到了铁炉旁,打开铁锅一看,里面早已糊成了一团。

  李国强脸色有些尴尬,“写东西忘了,咱们出去吃吧。”

  这是伴随李怀童年常见的情景,虽然父亲尽力同时充当爹娘的角色,但男人在有些事上总不如女人细心。

  “怎么不能吃?”

  李怀走过去,盛了一碗糊糊,拌上辣椒和醋,吭哧吭哧就是几大口,随后抬起头呵呵一笑,

  “真香!”

  李国强眼中闪过一丝心疼,“忙过这段时间后,想吃什么爸都带你去吃。”

  说完,又坐到桌前改起了稿子。

  看着父亲的背影,李怀眼睛有些发红。

  父亲就是这样,从小就对他十分娇惯,有什么苦都自己咽,父子俩相依为命,虽不富贵,但也平平安安。

  李怀知道,这时候有好几个阿姨对父亲图谋不轨,但父亲生怕再婚后她们对自己不好,因此当了好长时间光棍,直到自己重生前才找了个老伴。

  上辈子懵懵懂懂没在意,这辈子绝对要上心。

  中国式父母最大的悲哀就是将后半辈子人生全部奉献给了孩子,而李怀认为最大的不孝就是心安理得占据父母的人生,甚至啃老,生下孩子不管,丢给父母自己去潇洒。

  嗯,要慢慢扭转老爷子的想法。

  想到这里,李怀端着碗一边吃,一边走到了父亲旁边。

  李国强眉头紧皱,半天没动笔,显然正在卡文中。

  李怀低头一看,父亲正在创作一个小品,是北方经典的《憨憨相亲》,应该是演出次数太多要顺应时代重新改编。

  小演艺团面对的是广大农民群众,又不受广电管辖,因此不开车都不好意思拿出来见人,就比如卡文的这段:

  村妇女主任:憨憨,你也这么大了,嫂子给你介绍个对象怎么样?

  憨憨摇头:不要,要老婆干什么,既废吃来又废穿,一人光棍多自由,就算晚上睡不着,我也...

  李怀摇了摇头,在一旁眉飞色舞提点了一句。

  “不错!”

  李国强大喜,“既押韵又有趣。”

  说完,父子俩同时愣住了。

  李怀若无其事地两口扒拉完饭,提起书包就往外走,

  “我去上晚自习,快迟到了。”

  李国强意味深长的摇了摇头,“儿子长大了。”

  ...

  小县城这时的夜生活很单调,随着夜幕降临,许多商铺都已经开始拉下卷闸门,但即使这样,也有几家服装店音响开的此起彼伏。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陪你去看流星雨落在这地球上..”

  李怀穿着校服背着书包在行人稀稀落落的街道上漫步,似乎随着这些老歌的声音,也找回了属于这个时代上学时的感觉。

  那是一种在半开半露的羞涩中,透漏的一股闷骚。

  他现在在县一中上高二,今天是周日晚上,按例要返校上晚自习。

  那时候脑子抽风,大概想要融入淫贱的男声宿舍群体,因此虽然学校离家只有两条街的距离,但也义无反顾办理了住校,美其名曰替父亲减轻负担。

  李怀决定明天就找班主任谈谈,停止住校。

  转过拐角时,旁边的福临门酒店走出来一对,迎面与他撞上。

  男的肥头大耳,满脸油腻夹着手包,女的短裙抹胸,身材曼妙,青涩的面孔浓妆艳抹。

  双方侧身而过时,李怀奇怪的察觉,这个女人看自己的眼神有些躲闪。

  似乎有些眼熟...

  李怀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女人催促男人钻进了桑塔纳。

  一些久远的记忆浮上心头...

  这是他初中的一名女同学,既是班花,也是不良少女。

  李怀还记得初中上课时,自己透过玻璃窗,羡慕的看着她和那些‘大哥’嘻嘻哈哈逃课去玩儿的景象。

  当时老师指着窗外:“你们谁想学她!”

  李怀默默转头一看,心里说道:“我想…”

  这名女同学叫什么来着,当时还想女追男泡他,李怀虽然言词拒绝,但其实没少梦中相会,颇废了不少肥皂。

  嗯...前世这时候好像也遇见过,当时给他造成了巨大的震撼,第一次对人生和命运展开思考,并发愤图强,努力学习了一周。

  不过现在吗...

  李怀摇了摇头,“傻姑娘,去东莞多好,攒点钱再回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