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生活时尚 海上花月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歌仔戏阿兰

海上花月圆 芊芊菀茉 2701 2022.05.14 14:59

  冷清,这样冷清的生意一直持续不停,事情的转变发生在闽南最重要的节日,酬神日(观音菩萨成道日)。

  走在街上到处可见立着整整齐齐,象征神明威灵的彩旗,家家户户都捧来一碗食物,摆在神像前的八仙桌上过炉进香,据说这样诉求神力非常灵。

   这样的节日心悦从来没有参与,她只是想来看歌仔戏,来找发小阿兰。

  因为闽南每到有重要的节日,都会请戏班子唱好几晚。 

  天色还尚未黑,心悦藏身在石台阶上可以看见,高甲戏班子已经在宫庙前上演《陈三五娘》的戏码。

  那些爱看戏的老早就自个搬个小凳子来听戏,满满都是人,还有一群小孩子围着戏班后台奔跑嬉闹。

  心悦眼神掠过戏台,四处打量,最后目光落在阿兰身上,这是她第一次真正见到阿兰在台上唱戏的模样。

  戏台上阿兰正用闽南语唱着:替他整衣替他缝,替他洗衣替他晾,望他知道我心意......换约三哥看月眉,我做红娘很用心,为了我自己暗恋他......

  这一段唱完,看戏的都在说,演丫鬟的阿兰比主角还要唱得好。

  连围观的外地人都夸阿兰是他们听过最好听的闽南话,没有之一。

  是啊,虽说阿兰的戏份不多,但一出场就情绪饱满层层灵动,没有人能不爱阿兰。

  她演出了角色眼里明明满满的暗恋,却为了忠于主人而使劲把爱意藏在心中,只眯起双眼傻笑给爱人看,那个瞬间小心翼翼,又心有不甘,纯真,紧张,羞涩,就都从阿兰脸上涌了出来。

  换第二场戏的时候,心悦悄悄地绕过人群,来到戏班后台找阿兰,才抬脚要走进,却听见化妆间传来争议的声音,心悦抬头去看,只见演五娘的主角李凤对着阿兰喝道,你唱得再怎么好也只是配角,一个没有正经学过戏曲的,仅靠胆肥想出名,痴人说梦吧。

  满满一屋子的演员,都看着阿兰。她也不是好欺负的,直接说,姐姐这样说我就不对,从来英雄不问出身。况且平时我都对着镜子反复练习,反复纠正,这是我自己努力得来的。

  阿兰是在参加两岸戏·曲说唱大赛,才有机会接触歌仔戏。

  在她们这样的小地方,虽然已经开始出现土豪阶层,但几乎没有正规的艺术机构。

  至于戏班,就更不要说了,连个像样的老师都没有,还想学。

  李凤抓着阿兰的戏服,冷冰冰说,哟,我可没有冤枉你,你成天学我的动作,学我的妆容,学我的发音,就想复制我。不过再怎么学,你也没有真的懂,只会顶着张婴儿肥的脸到处跑戏班要角色。

  阿兰直接甩给李凤一句话,我学你了吗?知道你是主角之后,我就很不想来了,你知道不。

  阿兰的话瞬间让李凤尴尬起来,瞬间假假掉起眼泪说,请你有点自知之明,用比较圆润的形式,离开戏班。早上是不是你故意在我茶里加了什么,整得我今天嗓子一点都不舒服。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不明白,你让我在大家面前唱不好,下不了台阶,对你有什么好处。

  阿兰直摇头,说自己不是那种人。

  这时候,李凤却又故作不可置疑的架势说了句,哪种人?

  阿兰立马被这句话呛得烦不胜烦,翻翻白眼,她又能怎么回应呢。

  其实刚开始,阿兰一见到李凤非常热情,总问李凤需不需要什么,考虑对戏多,相处得多,经常帮李凤端茶倒水,做些跑路活。

  然而李凤爱理不理的,满脸冷漠,叫她不要假模假式的好不好。

  阿兰脸一红手足无措,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歌仔戏园是真美,美得让人心醉。

  然而,直面人性真糟,糟得让人崩溃。

  心悦无奈的看着,很不是滋味,于是走上前去,轻咳了一下,笑着对满屋子的人说,怎会这样不识相,即使你很讨厌阿兰,都无法抗拒我们大家喜欢听阿兰唱戏,我们都是她的忠实粉丝。

  正巧心悦手提着一件为阿兰做的旗袍,停了停说,阿兰,这是我带给你的旗袍,是我看你表演时,估计你的身材和我差不多,为你量身定做的,希望你会喜欢。

  心悦这样突然的出现,阿兰惊得像挨了一下闷棍,脸上生起一阵不自然的绯红,紧接着竟双手用力挥退心悦给的旗袍,话都没有一句扭转了身子走自己的。

  阿兰的冷水迎头浇下,叫心悦心里积了个笼统的问号,心悦连忙追出去,喊着阿兰,等等我......

  被心悦一叫,阿兰在小亭子僵僵地站住,许久才肯转过身来,生疼的说,我不要你来插手管我的事,不关你的事。谁要你来找我的,我们以后最好都不要有联系。我...我不要你看到我这般不堪,我很落魄,混到现在还只是一个配角,知道样样都不如你,你走,我不要让你看见这样的我。

  阿兰很小的时候她父母就去了南洋,就再也没回来过,她和阿嬷(奶奶)相依为命。

  阿嬷是个装神弄鬼的怪半仙,所以阿兰的成长总有一种莫名而难以言喻的恐惧,这也使她性子刚强早熟,成了不会说好话的女孩。

  唱戏是阿兰的心头好,然而摆在阿兰面前的却是从小龙套到大龙套,但阿兰偏偏不服输,无论如何都要混出点成就来,谁想就这样,多么不甘心。

  天闷热得像心里架着一团火,身子汪了一滩汗水,就像阿兰的野蛮和稚气卷裹而来。

  心悦微微一笑,上前亲切拉一拉阿兰冒汗的手,这才仔细看阿兰,只见她那双灵活明亮的大眼睛里极力藏着自卑,身穿白色戏服映衬得如同天鹅一般纯洁,行走起来如同白蛇一般足底生香。

  ”今日突然来,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没有和你说一声真的很抱歉。不过你这话说的我伤心,我哪有样样好,我和你一样,也正在经历着不好。”

  阿兰挑挑眉说,你骗谁,你看你穿得这样上档次的旗袍,全身散发的气质就是贵,想来这些年你一定混得很好。我才不要你为了顾及我的心情,用这样善意的谎言我一点都不想听。

  这个时候怎么也不能和她冷战,于是心悦拿出刚刚那件旗袍,浅浅而笑说,我身上穿的是我自己做的,不是什么高档次衣服。这件是我一针一线为你设计的旗袍,都是按着你从前喜欢的颜色和样式来做的。你就拿着,喜欢就穿不喜欢就扔了,我都不会说什么。

  这话说得阿兰一时不能自己,转而忆起小时候她们形影不离,无话不谈,连上学时都要一起喜欢同一个男生。

  她缓缓接过心悦给的旗袍,抚着旗袍上的绣花闻出香味来,心头一暖,眼角一层一层的涌出泪来。

  心悦针针缝的都是她最爱的样子,是她最爱的粉色,是她最爱的桑蚕丝面料。

  半晌阿兰淡淡说,我也不晓得今天是怎么了,总是爱发脾气,心里头烦躁得很,夜里也不睡觉,也做不下什么事,才对你这样。

  心悦比谁都了解阿兰,晓得她从小就爱使点小性子。有时候,发发脾气没有什么不好的,憋着更不舒服。

  说着为了安抚阿兰,心悦依依唱起了歌仔戏:风吹微微,月亮圆圆,山明水秀世间少,从此脱出金钩钓,无忧无愁乐逍遥......

  当心悦唱到“不受财势来干扰”的时候,阿兰一个插曲”我多温存你多娇”。

  婉转间高兴非常她们手握手,含笑相对目光里的诚恳之色,所有的不快尽数泯去了。

  阿兰神色瞬间放松了几分,露出了轻松的笑,告诉心悦她平时都有参加一些商业活动,需要很多不一样的服装,会帮着她拉客户的。

  心悦忍不住笑,你啥时候也会油嘴滑舌了,不过确实我需要你给我介绍生意来,我现在是穷得揭不开锅了。我回来了,就不打算走了。

  阿兰听得入耳打趣说,你不走了,很好,我们又可以聊我们喜欢的那个男生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