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第一狼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猜忌和谎言才是最致命的毒药

第一狼王 云集山 2241 2019.10.03 22:00

  只听钮文西续道:“若是普通的狼人,蔷薇警卫队会像往常一样,将其烧死或斩首。不过既然抓到的是狼王之子,那就不能轻易杀了。毕竟,这是一张制约狼族的强力王牌。于是,警卫队将小白狼囚禁于学院的地牢之中,准备将其作为与狼族交涉的筹码。”

  说到这里,钮文西转身对着白发少年说道:“你就是小白狼雷伊吧,你此刻不是应该在阴暗潮湿的地牢中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白发少年默然无语,垂下了头。

  火炉中的火苗飘忽不定,酒馆的光线忽明忽暗。

  比泽洛斯突然沉声道:“他确实就是小白狼。”

  钮文西有些诧异,问道:“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

  比泽洛斯道:“是我把他从地牢中提了出来,押往绝壁长城。”

  钮文西有些不信,将信将疑地问道:“为什么?”

  比泽洛斯道:“国王要用小白狼的命去换一个人回来。”

  钮文西道:“是什么人?”

  比泽洛斯道:“二十年前,王国的首席圣骑士鲁欧在与塞外狼族的战斗中失手被擒。鲁欧是国王的亲信,他甚至准备将王国的公主嫁给鲁欧。自从鲁欧被俘之后,这二十年间,王国通过多种渠道与狼族沟通,希望能够换回圣骑士,但均未成功。这次,老国王得知白狼王之子被抓后,立即与蔷薇学院交涉,希望能够用小白狼的命,换回鲁欧。”

  钮文西道:“时间都已经过去二十年了,圣骑士鲁欧可能早就不在世上了。”

  “鲁欧曾是老国王的御林铁卫队长,老国王与他有着很深的感情,只要有一线希望,老国王都想试一试,毕竟狼族方面也始终没有回复说他们已经杀了鲁欧。”比泽洛斯顿了一顿,又道:“国王有这种诉求,蔷薇学院的院长当然不会有异议。于是,国王派人与塞外狼族交涉,狼王很快就同意了这项交易。双方约定,换人交易的地点,就选择在绝壁长城外的五十里的黑城堡中。我奉国王之命,将小白狼押往绝壁长城,就是为了准备进行这项交易。”

  “啊,原来是这样!”钮文西拿起酒杯,对着比泽洛斯道:“真是辛苦你了。”

  比泽洛斯笑了一下,拿起酒杯,又和钮文西喝了一杯。

  钮文西放下酒杯,脸色一下子变得严肃了起来,他淡淡地道:“可我所知道的事情,却和你说的不一样啊。”

  钮文西从桌上的皮囊中掏出了一把十字弓弩,抽箭搭弓,箭锋从十字弓的弩口处的红色蔷薇花穿出,正对着比泽洛斯。

  钮文西说道:“你不是王宫魔法师吧!”

  比泽洛斯脸色倏变:“你说什么?”

  钮文西道:“你已经聊爆了。”

  比泽洛斯皱眉道:“聊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钮文西指着小白狼,说道:“按你所说,他是白狼王之子,老国王要用他来交换被俘多年的圣骑士。如此重要的一个犯人,国王不派重兵押送,只派你一人押运,这符合常理吗?”

  比泽洛斯的表情变得不自在起来。

  钮文西续道:“另外,据我所知,十天前,小白狼已经从蔷薇学院的地牢中消失了。为此,蔷薇学院的院长紧急召集学院内的魔法师,下令即使挖地三尺,也要将小白狼找出来。小白狼既然已经逃脱,又何来你从地牢中提出小白狼这一回事呢?”

  比泽洛斯的脸色变得很不自然起来。

  钮文斯道:“我听说小白狼被抓之后,塞外狼族就一直在想方设法进行营救。狼王为了营救自己的孩子,甚至恳求狼族的最高精神领袖血月使徒出面处理此事。据传血月使徒在魔山已经隐居多年,不问世事,但狼王的求恳之下,血月使徒承诺亲自出手营救小白狼。”

  钮文西对着比泽洛斯,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不会就是那位传说中的血月使徒吧?”

  比泽洛斯盯着钮文斯,并不说话,他缓缓地从怀里掏出了一瓶墨绿色的方瓶,放到了桌面上。

  钮文西见到墨绿方瓶,倒吸了一口凉气。

  女巫的毒药!

  巫师是蔷薇魔法学院专有的一种特殊魔法职业,巫师具有毒术和医术两种技能,被誉为“魔法皇冠上的明珠”。由于大部分的巫师都是女性,后来这种魔法职业也渐渐被称为“女巫”。

  钮文西瞪大了眼睛:“你……你……”

  比泽洛斯道:“弓弩对着巫师,这是一种无礼的冒犯,你想长眠于此吗?”

  钮文西身上的杀气明显减弱,但他兀自嘴硬道:“猎魔人并不惧怕巫师的毒药。”

  比泽洛斯淡淡地道:“你这么说,不是已经默认了我的身份吗?”

  钮文西道:“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蔷薇学院的巫师大部分都是女性,而你却是男的,你怎么可能会是巫师!”

  比泽洛斯道:“大部分的巫师是女巫,那是因为相比起男性,女性拥有更好药理天赋。但也有少部分天赋异禀的男性能够成为巫师的,比如我。”

  钮文斯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比泽洛斯把玩着墨绿药瓶说道:“我并不需要你的相信,我是可以自证身份的,你想要吃毒吗?”

  钮文西凝视着比泽洛斯,态度软化了下来,慢慢放下了十字弓。

  钮文西再次坐回椅子上,皱眉道:“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比泽洛斯微微一笑,说道:“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钮文西侧过了头,注视着比泽洛斯。

  比泽洛斯道:“伪装和潜伏是狼人最擅长的技能,身为狼族最高精神领袖的血月使徒自然更擅长此道。蔷薇学院作为‘魔法师的摇篮’,一向都被狼人视为眼中钉,早在很多年前,狼族就开始了对蔷薇学院的渗透计划。”

  钮文西道:“不错,这些年,学院内陆续有魔法师被杀的消息。”

  比泽洛斯道:“蔷薇学院是有名的魔法殿堂,能够在这种地方潜伏下来并暗杀魔法师,试问除了血月使徒之外,还有谁能做得到呢?”

  钮文西点了点头。

  “所以,我在想,血月使徒并不是隐居,而是很早便离开了魔山,来到蔷薇学院内进行潜伏。学院接连发生命案,令院长知道出现了内鬼,只是进行了多次排查,一直没有找到元凶。自从学院警卫队抓到小白狼后,院长就一直担心,隐藏在学院的内鬼会出面营救囚犯。因此小白狼被抓获的次日,就被院长秘密地押送至王城,交由王国方面的警卫队看管,在学院地牢内的囚犯仅仅是一个假身而已。”

  这次,轮到钮文西的脸色变得不自然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