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第一狼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明月

第一狼王 云集山 2065 2019.11.09 16:00

  费托微笑道:“我并不是想讥讽你,我只是想说,你知道成为比泽洛斯的徒弟有多难吗?”

  明月愣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二十年前,比泽洛斯是王国炙手可热的风云人物,想拜在他门下当徒弟的人,没有一万人,也有九千人。”

  “不会这么夸张吧,我的师父有这么厉害吗?不觉得啊。”

  费托笑道:“十步之内无王者。你自幼由比泽洛斯抚养长大,跟他过于亲近,自然会觉得他没有威望。但是,我对他却是相当了解的,虽然非常的人想拜入比泽洛斯的门下,但是他招收门徒却有严格的标准,以前没有一人能通过他的考核。”

  听到费托这么说,明月也有些惊讶,她不想总对费托板着脸,毕竟费托以“白虎神盾”绝技保护了她的平安。于是,明月放下了心防,语气不再冰冷。她叹了口气,说道:“现在我总算知道了,可能就是因为我的身世,所以比泽洛斯才会收我为徒吧。”

  “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但总归是好事,不是吗?”

  “你到底想说什么?”

  费托望着明月,柔声道:“我是想说有些事,是你无法选择的。但是你无法肯定,这种不由你选择的事情,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你既然无法选择,不如就敞开自己的心扉接受。”

  明月踢着地上的雪团,没有说话。

  费托续道:“你当然不愿意自己是狼王的女儿,其实我更不愿意你是狼王之女。但已成为既定事实,无法改变,那你不妨换个角度去想这件事,至少你因此成为了大魔法师的徒弟,学到了许多精深的魔法,对吗?”

  明月耸了耸肩:“就算换个角度想,我也没学到什么精深的魔法啊!师父是教了我很多东西,可是我就是学不会。学了这么多年,也就学会一项火球术。”

  “慢慢来吧,你还年轻,成为魔法师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有比泽洛斯这样的名师指导,有朝一日总会成功的。”

  “我可不这么看,我非但学不会高阶的魔法,就是很多基础魔法都学得很吃力。原来我觉得是自己天资愚钝,现在总算知道是为什么了!可能就是因为我体内有狼人之血,所以对于人族的魔法,有些抵触吧。”明月性格倔强,本不爱于陌生人多说话,但她对费托总有一种亲切的感觉,话匣既已打开,她就将自己的烦心事一一说出。

  费托道:“这是比泽洛斯说的,还是你自己臆想的?”

  明月道:“师父是很有耐心的人,虽然我魔法学得慢,但他从来没有责骂过我,这些是我自己想的。”

  “那你可能是想多了。学习魔法快慢很难说是什么原因,也许,比泽洛斯虽然是杰出的魔法师,但却不是一个好的老师。”费托耸了耸肩。

  明月也笑了起来,谈话气氛变得轻松了许多。

  费托续道:“你体内虽有狼人之血,可是你要知道,你的母亲清泉公主可是位天赋出众的魔法师。”费托提到清泉公主时,原来闪亮的眼神又黯淡了下来。

  刚刚活跃起来氛围,随即转冷。

  费托、明月都陷入了一阵沉默。

  明月发觉费托外貌粗犷,但情感却很细腻。她还敏锐地察觉到,费托只要一提到自己的母亲“清泉公主”,眼神就会产生变化,她觉得费托与自己的母亲之间似乎有特殊的关系。

  明月话锋一转,试探地问道:“你喜欢我的母亲?”

  费托的脸上表情僵硬了起来,他并没有回答明月的话,而是用力地摇动着雪松,松树上的积雪“噗噗”落下。

  明月发现费托的脸色变得难看之极,她后悔了不该突兀问出这个问题。她很想安慰费托几句,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好。

  这时,费托沉声道:“如果当年我跟着你母亲一起出征魔山,我就不会让这一切发生!”

  “……”

  费托说完,从腰间抽出了一柄匕首,冷峻地盯着明月。

  明月吓了一跳,不由倒退了两步。

  费托跨上前一把抓住了明月。

  “你……你要干嘛……”明月不明白费托的情绪为什么突然会有这么大的转变,刚才还是和蔼可亲,瞬间却变得跟凶神恶煞一般。

  “别乱叫!我不会伤害你!”费托将匕首柄端塞入了明月的手里,随后放开了她。

  明月松了口气,她觉得费托简直是个疯子。她揉着被费托抓疼的手腕,骂道:“你神经病啊!什么东西!我不要!”

  明月想把手中的匕首扔到地上,抬手时却见剑身通体黝黑,剑锋隐隐泛着红光,握在手中,隐隐能感觉到一股寒意。

  明月虽对兵器不精通,但也能看出这柄匕首非同一般。她一迟疑,便没有再扔掉匕首。

  只听费托沉声道:“这把剑叫做‘回天’,是以白城铸剑大师以稀有铁矿黑曜晶铁制成,锋利无比,被奉为白城的三大名剑之一。”

  “你把这东西给我干嘛!我又不使剑!”

  费托道:“你的身份已经公开,未来的路充满荆棘,就算比泽洛斯也未必能随时随地守护在你的身边。你虽然不会剑术,但这柄匕首削铁如泥,还是可以用来防身的。”

  费托说完,走上前抚摸着明月的秀发。

  见到费托痴痴看着自己,明月不好意思地垂下了头。

  费托手托住明月的下颚,用力地将她头抬起。

  明月近距离看着费托,只见对方的眼神又从刚硬变成了柔和。

  明月心中暗骂:“这人果然是疯子,不可理喻,一会儿一个样。”

  明月虽然心里咒骂费托,但却一动都不敢动弹。

  “脸型不像,但是眼神还是很像的。”费托喃喃自语道,随后他放开了明月,转身离开。

  明月望着费托的背影,心情五味杂陈。

  明月轻声说了两个字:“谢谢。”

  她话语虽轻,但费托仍能听到,费托回过头,说道:“你不必谢我,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的父亲。”

  费托说完,头也不回地头回了宿营地。

  明月心中一寒,怔怔地望着费托的背影。

  她现在确定了一件事,费托绝对是个疯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